<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獵鷹’山姆·威爾遜焦躁地用右手食指敲擊著方向盤。

      他的這輛二手車已經很老了,此時停在路上就像是個吭哧吭哧不停喘氣的老頭。之前的那幅天空被遮蔽的景象實在太過駭人,就算太陽再度亮起,它造成的混亂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夠解決的。他接到史蒂夫的消息后立刻就準備出發,從紐約到白宮,開車和火車都需要三到四個小時,雖然飛機只需要一個小時,可在當時那副世界末日的景象下,沒有人敢起飛。

      沒有辦法,他只能開著自己的二手車出發了?,F在正堵在高速路上動彈不得。四周傳來喇叭聲與爭吵聲。他看到有兩個男人正拿著棒球棍互毆,他們似乎并無仇怨,只是為了好玩才這樣做。他的右斜方有一輛車撞在了護欄上,里面的司機當場飛了出去,他的腦袋和身體分了家,血液糊了一地,所得到的只有零星幾個尖叫。

      一片混亂。

      山姆的心中從未像現在這樣急切過,他再一次開始痛恨起政府的制度,在這樣的時刻,他們居然得不到任何有關穩定民心的新聞。電臺廣播里能聽到的只有關于市長呼吁人們不要出門在家安心等待救援的消息,除了這些就是永無休止的暴亂、火災、槍擊。

      “該死!”

      他突然用力的錘了一下方向盤,按動了喇叭。那聲音讓他前方的銀色敞篷轎車上的男人回過了頭,他穿著一身有銀色亮片的大衣,頭上還頂著個不知從哪弄來的高跟鞋,被他用綁帶牢牢綁在額頭上,看上去滑稽又可笑。那男人從車上走了下來,用力地拍著山姆的前引擎蓋,嘴里罵著些不干不凈的話。

      山姆閉上眼,開始深呼吸。

      他努力地克制住自己不要下車去毆打他,但這個男人明顯將他的退讓當成了軟弱。他脫下自己的緊身皮褲,對著山姆露出屁股,一邊搖晃一邊罵著他。

      就在山姆快要忍不住的時候,他的車頂發出了一聲巨響。

      這聲音將男人都嚇了一跳,他的臉摔在了地上。山姆探出頭去,他發現自己的車頂上有一個銀色的手提箱,正中央有著一個大大的、被包裹在黑圈里的紅色a字,右下方還有斯塔克企業的標志。

      山姆看著那手提箱,仿佛不確定這是不是一場夢。直到賈維斯的聲音從手提箱上響起:“山姆先生,托尼先生為您送來了你的裝備?!?

      “托尼?”

      “是的,先生在十五分鐘前被何先生用傳送門送回了斯塔克大廈?!?

      “我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賈維斯?!?

      “我在,您有何吩咐?”

      “...不,沒什么。我只是想說...”他將那箱子拿了下來,動作輕柔地就像面對情人。山姆一腳踹開二手車的車門,他拿著手提箱跳了出來,已經無法壓抑住自己興奮的聲音:“見到你可真高興!”

      -------------------------------------

      史蒂夫用力地將手里的頭盔摔在桌上,他的怒吼聲連門外的人都聽得見:“...你在和我開玩笑嗎?先生!我們現在討論的是民眾們的生命安全!難道你看不到嗎?我不信沒有人和你報告,全國上下各個地區都有大規模的混亂,而你卻坐在你的辦公桌后面毫不動彈!”

      他對面的那個中年男人什么也沒說,他搖了搖頭,以一種冷靜而克制的口吻對史蒂夫說道:“隊長,雖然我很欽佩你對我們民眾的關心。但復仇者已經解散了,而你也不是神盾局或f bi的一員之一。嚴格來說,你和你的這位...”

      他看了一眼手里拿著弓的鷹眼。

      “...前神盾成員同伴貿然闖入白宮,我們是可以對你們提起訴訟的。但看在你的份上,隊長,我會讓你們安然無恙的離開。請不要再擅自闖入這里了,下次,就不會這么好運氣了?!?

      鷹眼忍不住說道:“從那椅子上動動你的肥屁股,召集記者開個記者會,告訴人們危險已經過去了,對你們來說就這么難?這件事有什么困難的?我不明白?!?

      “這涉及到很多國際問題,克林特先生。處于國家安全考慮,我不能向您透露?!彼虮蛴卸Y地微笑著,說辭無懈可擊。

      “你這骯臟的政客...”鷹眼低聲咒罵。

      男人挑起眉,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說道:“這話我可不能當做沒聽到,克林特先生。你的話對我構成了人身攻擊與誹謗...我會依法對你...”

      他的話沒能說完。因為他的臉上挨了一記重拳。

      他的鼻子被打破了,鮮血流了出來。這男人愣愣地看著對他揮拳的史蒂夫,居然沒有反應過來。

      鷹眼看著史蒂夫一把將他從辦公桌后拖了出來,騎在他身上開始毆打他,一拳,兩拳,三拳。他當然看得出來史蒂夫是刻意收了力氣的,但對這個養尊處優的混蛋來說依舊是重得無以復加的重拳,他很快就被打到了昏迷。那張臉上滿是青紫,連額頭都被打的腫了起來。

      史蒂夫仍不解氣,如果有其他人在這,恐怕很難會相信是什么事情能把他逼到這種地步。

      但鷹眼理解他。

      他們在開始時及時趕到了白宮,希望能發射核彈來助何慎言一臂之力,但得到的回答是總統因不明原因死了,沒人擁有這個權利。萬一被其他國家認為是他們要發動戰爭就大事不妙了。

      如果說他的這個說辭還能捏著鼻子勉強信一信,那他接下來做的事情就完全是在挑戰史蒂夫的底線了。

      他晾了史蒂夫和鷹眼一個小時。

      沒人知道何慎言能不能解決那些艦隊,而史蒂夫也不明白為什么這個政客比他們這些昔日的同伴還要對何慎言有信心。他似乎篤定了那些艦隊一定會被黑袍法師解決似的,完全不去理會失敗的可能性,甚至不去考慮那種后果。

      好在何最終還是解決了艦隊,那持續了一個小時的黑暗退去了,史蒂夫和鷹眼提著的心也放了下來。在昆式戰機上的弗蘭克告訴他們,現在全國各地都在爆發混亂,死傷不計其數。史蒂夫立刻就想讓這家伙召開記者會,而他始終在踢皮球。

      就這樣,老實人被逼急了。他也見到了后果。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