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如果你的兒子是個克里人的話,那么我們現在就可以直接開始戰斗了?!焙紊餮哉f道。

      “克里人?不...他不是?!?

      這顆名為伊戈的巨大星球思考了一會,盡管何慎言之前從他聲音中感受到的瘋狂不似作假,可他此時卻表現得非常冷靜而克制。

      他緩緩說道:“我明白了,是至高智慧的手筆...感謝你為他復仇,法師。我看到了克里人的結局?!?

      說完這些,他就打算離開了。而何慎言卻說道:“等等?!?

      “有什么事,法師?”

      何慎言看著伊戈,他敏銳的感覺到這顆活星球肯定知道些什么,但他現在沒時間去問他。于是他只好說:“沒事?!?

      伊戈點了點頭,考慮到他的體型與只是一顆星球的事。這個動作本應顯得很滑稽,但他那張蒼老的臉沖淡了這種感覺。巨量的能量打開了一個通道,伊戈在瞬間消失了。他在離開前還不忘張大了嘴,吃掉了浮在他身側的幾顆小行星。

      法師放下了這個問題,他接著前進。

      -------------------------------------

      馬克從昏迷中醒來。

      他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手指黏糊糊的,他湊近了才發現那居然是血。

      我...流血了?

      他開始回想剛才發生的一切。

      他帶著吉他沖出家門...街上有很多人...他們一起朝著市政府的方向走去...警察也和他們站在同一條線上...

      然后...然后呢?

      然后發生了什么?

      他仔細地回想,但無論如何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躺在一片廢墟中的。

      他摸了摸自己的腰間,那把槍還在那兒。馬克此時的心情異常平靜。他躺在廢墟中,渾身都火辣辣的疼。

      直到右邊一陣輕微哭泣聲傳來。

      一個男人吼道:“嘿!有人活著嗎!”

      那哭泣聲沒理他,帶著稚氣,像是個孩子的聲音。

      “天吶...見鬼,到底發生了什么...嘿!有人聽得見嗎!”

      馬克聽著那孩子的哭聲,他咳嗽了兩聲,干啞的嗓子里吐出虛弱的聲音:“這里!”

      還好,那個男人離他比較近。他聽見腳步聲,頭頂上蓋著的磚瓦被一把鐵鍬挖開了,一個灰頭土臉的男人看著他說道:“老兄,你還好嗎?”

      “我不知道,哥們兒...但你還是先把我放在這兒吧,我剛才聽見一個孩子的哭聲?!?

      男人抹了把臉,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知道是哪個方向傳來的嗎?”

      “右邊?!?

      “好的,老兄,你在這兒待一會,我去找那個孩子?!?

      他離開了,馬克躺在原地,他艱難地活動著身體,試探著自己的手腳,確認他們都還在后。他松了一口氣,但接著又想到他的吉他。

      對...我的吉他。

      他轉過頭四處張望,卻沒看到那把老舊的吉他。馬克不悲也不喜,他因為酒精和du品顯得過度衰老的臉上露出一個丑陋的笑容來,沒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那個男人依舊在大聲喊叫著,他似乎也能聽見那孩子的哭聲了,沿著聲音找了過去。馬克聽見鐵鍬挖在廢墟上的聲音,哭聲一下子清晰了起來。男人的聲音傳來:“天吶...孩子,你的父母呢?真是活見鬼...”

      他的腳步聲和孩子的啜泣聲逐漸逼近,馬克又看到了他。男人彎下腰,他杵著手里的鐵鍬說道:“是個小女孩,老兄。事情真的越來越糟了,唉,不提那些了。你還好嗎?”

      馬克幽默地說道:“我猜我可能只是少了把吉他,除此之外一切都還好?!?

      男人揮舞著手里的鐵鍬,他將壓在馬克身上的碎片一一鏟走:“噢!你就是那個彈吉他的家伙!不得不說,老兄,你彈得不錯?!?

      “哈!”馬克笑了,他笑得咳嗽了兩聲。他說道:“感謝你的夸獎,但我其實很長時間沒碰那東西了。你也是看了電視后出來的嗎?”

      “是啊,老兄。我們都是。我跟我的三個兄弟住在一起,本來在家呆著呢。但是...你也知道,美國隊長的號召!于是我們就出來了。誰知道遇上這種事?”男人的聲音很平靜。

      “呃...”馬克有些尷尬,他不知道要如何把話題接下去,好在男人自己就接上了。

      “沒看見我的兄弟們落在那兒去了。我們家的人一向運氣很好,我老爹挨了四槍都還在鄉下種地呢。我相信他們也會沒事的...好了,老兄。來,把你的手給我?!?

      馬克抬起手,男人將他從廢墟里拉了出來,攙扶著他。馬克示意自己能走路,他深呼吸了一下,看到一旁地上放著的小女孩,她已經不哭了,而是好奇的嗦著自己的手指看著面前的這兩個男人。

      一個皮膚黝黑,帶著眼鏡,渾身是灰塵和泥土。

      一個大腹便便,又老又丑還禿頂,穿著一件老舊的背帶褲。

      她突然笑了起來。

      兩人面面相覷,大人們一向是搞不懂孩子們的腦子里在想些什么的。

      男人伸出手來,和馬克握了個手。他的手很有力,男人自我介紹道:“戴夫·艾爾賓斯?!?

      “馬克·倫德爾?!?

      他們互相說過自己的名字后就沉默了,馬克觀察著四周。這里看上去像是個地鐵站,不遠處還有一輛翻倒的、冒著煙霧和火光的列車。頭頂上的吊燈堅強的閃爍著,半個站牌失蹤了,只剩下半個在一根支撐柱上。

      女孩又不笑了,她繼續嗦著手指。那嘖嘖的聲音分外清晰。

      “所以,我們現在怎么辦呢?”戴夫說道。

      “我也不知道,哥們。我覺得咱們還是接著找找看有沒有其他倒霉蛋也在這里吧。至于這個姑娘...咱們就帶著她?!?

      “我覺得也是,老兄?!贝鞣螯c了點頭,他將手里的鐵鍬遞給馬克,彎下腰抱起小女孩,輕聲問道:“嘿,小家伙,你叫什么???”

      她嗦著自己的手指,口齒不清奶聲奶氣地搖晃著自己的金發馬尾辮,笑著說道:“愛麗絲!”

      “好的,愛麗絲,你好,我叫戴夫...呃,他是馬克?!?

      他們開始在廢墟上行走。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