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嘿,別那么暴躁?!币粋€男聲在他背后說道。

      法師轉過頭去,一個滿頭白發穿著紅袍的男人漂浮在他背后。這個男人攤了攤手,以一種無奈的語氣說:“我知道你現在應該很生氣,畢竟我們上次見面的時候我說過不會再做這樣的事。但這次的確和我沒什么關系?!?

      法師沒說話,他指了指那覆蓋整個地球的黑暗魔力,和西索恩身上的魔力如出一轍。

      “...好吧,或許這些魔力的確來自于我,但這件事真的和我沒什么關系?!?

      “我知道?!焙紊餮渣c了點頭,他說道:“我只是想讓你出來而已?!?

      西索恩松了口氣,他并不怕法師,而是怕法師把他在人間的媒介,那本和人類歷史存在的一樣久的黑暗神書驅逐。如果那樣的話,他會有相當一段時間看不到新鮮的樂子了。

      那東西對他來說就像是個電視衛星,他呆在自己的維度里沒事干的時候就喜歡透過它來看看真人秀。什么企圖通過黑暗神書統治世界的邪惡巫師啊,還有意外撿到這本書結果因為上面的邪術搞的自己家破人亡之類的這種事他最喜歡看了。

      “是誰借用了你的魔力?”

      西索恩立刻板起臉:“啊,這個嘛...你知道,何,我是個很有契約精神的人。雖然他們不是我的信徒,而且信的是個很惡心的老太婆,但我還是不能告訴你他們是誰?!?

      “明白了,”何慎言點了點頭,“知道他們現在在哪嗎?”

      “天吶,你怎么問得出來這種問題?難不成你覺得我真的會告訴你他們現在就在紐約嗎?不可能!”西索恩義正言辭地說道。

      “......”何慎言用一種難以形容的眼神看了這個冥神一眼,他嘆息著說道:“我不會把你的電視轉播接口驅逐出去的,只要你遵守我們的契約,一切好說?!?

      “那是當然,何。我最遵守契約了?!?

      何慎言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他又指了指那覆蓋地球的黑暗魔力,西索恩立刻苦起臉:“他們雖然不是我的信徒,但我畢竟和他們定了契約,魔力已經借出去了,再收回我豈不是成了言而無信的人?”

      “得了吧,西索恩。我和你定下的契約里還要求你把黑暗神書上面的那些大范圍邪術刪除呢,你做到了嗎?”

      “我在前面加了五頁的危險警告和一小段免責聲明,他們要是有耐心看看前言就能知道這本書的危險性。更何況黑暗神書只會尋找那些心術不正的人,我這么做也算是給你們提前揭示那些惡人了,不是嗎?”

      “別詭辯了,趕緊把你的魔力收回去。另外,你得給我解釋一下,為什么天堂上那幫鳥人的翅膀會插在你的魔力造物的身上?!?

      西索恩揮了揮手,那些龐大的黑暗魔力就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這個男人接著說道:“啊,關于這個...你就得問問其他人了,這件事可跟我沒什么關系。畢竟,就算它們是我的造物,沒有得到‘門票’也是進不來人間的。另外,你對克里人做的事我很喜歡,何。說不定未來有一天你也會站在我們這一邊?!?

      “我會給你準備一個位置的。你喜歡什么樣的王座?黑色的還是紅色的?我推薦紅色的...”他開始喋喋不休起來。

      法師打斷了他的自言自語:“我暫時還沒打算丟掉我的人性?!?

      “你遲早會的,我的朋友?!蔽魉鞫魃衩氐匦α诵?,他說:“從古至今,所有的法師都免不了這條路...包括你的老師。我們都或早或晚會因為某些事而變得冷漠無情。如果運氣好,就會像我這樣,還有點幽默感。如果像其他人那樣...”

      “哈?!彼l出一聲意義不明的低笑聲。法師面無表情的看著他輕而易舉的撕裂了維度,消失不見。

      他低聲說道:“如果我真要變成你那樣...倒還不如死?!?

      說完,他也打開了一道傳送門。

      -------------------------------------

      馬克不安地靠著墻,他懷里抱著愛麗絲,這個可憐的女孩已經睡著了,她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身處怎樣的環境。

      戴維靠在他側面,握著懷里的鐵鍬,手臂止不住的顫抖。

      “見鬼...見鬼,老兄,你看到剛剛那東西了嗎?”他就連話音都帶著顫抖。

      “看到了...”馬克咽下一口唾沫。

      他們從地鐵站的廢墟里一點點往上走,好不容易看到出口,用鐵鍬移開了那些擋在出口的碎塊后,卻看見一個渾身漆黑的龐大怪物正背對著他們站在不遠處,手中還抓著一把人類,就像是吃薯條那樣將他們挨個撕碎活活吞了下去。

      馬克第一時間就捂住了愛麗絲的眼睛,他和戴維兩人立馬轉頭就跑,回到地鐵站內。沒過多久,愛麗絲就因為睡著了。馬克猜是因為她之前哭累了吧。

      “它...它的背后?!贝骶S摘下自己的眼鏡,放在手里無意識的摩挲著:“它...它的翅膀?!?

      戴維像是突然結巴了一樣,他的話語含混不清,吞吞吐吐,馬克知道他想說什么。

      那對潔白的翅膀。

      “嘿,哥們,聽著。不管它到底是什么東西,都跟天使們沒有關系,好嗎?圣經上可沒說天使會吃人,你得振作起來,咱們可還帶著個孩子呢?!?

      馬克的話讓戴維看了眼愛麗絲,那孩子依舊安穩的沉睡著,她對外界的危險一無所知。戴維苦笑了起來:“你說得對,馬克。但我在看見那東西之前可還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呢?!?

      “是嗎?天天去教堂那種?”

      “差不多...我們一家子都是基督徒,我記得我小時候一犯錯,我媽媽就拿著圣經嚇唬我。她不打我,但是會罰我看那些嚇人的片段。我經常被嚇得半死?!?

      “那你還真夠慘的,哥們。我老媽只是拿著棍子在玉米地里追著我跑而已,她跑的沒我快,我沒挨什么打?!?

      兩人閑聊著,像是忘記了頭頂上的怪物和他們的處境。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