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斯特蘭奇正呆在一片狼藉的至圣所內。

      門口點燃了特制的熏香,天花板和墻壁上畫滿了各種復雜的法陣,其中最大的一個就畫在他的身下。他盤膝而坐,身體漂浮著。他看上去像是正在忍受著莫大的痛苦,表情扭曲,眉頭緊皺,喉嚨里一直發出低沉的悶哼。

      突然,他睜開眼,跌倒在地,喉嚨高高鼓起,隨著一陣惡心的嘔吐聲,他吐出了一大片蟲子。

      它們通體黑色,身上遍布著惡心的粘液,甚至有不少還掛著斯特蘭奇的內臟碎片與鮮血,此時正扭動著身體,向斯特蘭奇爬來,想要回到他的身體中繼續吞噬魔力。

      斯特蘭奇虛弱的直起身,他用提前準備好的地獄傳送門將這些該死的蟲子送了回去,讓它們繼續回去禍害惡魔了。他自己則是趴在了原地,連動都不想動一下。

      疲憊與疼痛二者合一,化作某種食人骨髓的毒藥,在他的身體中肆意地發散著毒性。斯特蘭奇有那么一陣子恨不得自己能馬上死去,他實在太累了,但現在還不行。

      他呻吟著,強迫自己睜開眼睛,手指沾了些鮮血,在地面上劃起法陣。

      說實話,他畫的很爛。

      畢竟他已經神志不清了,現在還能活動簡直是個奇跡。因此他畫出的那些法陣看上去就是鬼畫符而已,甚至不能構成一個完美的圓。

      一只手拍了拍他,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你還是先去休息吧?!?

      斯特蘭奇沒有睜眼,他知道是誰在說話。他虛弱地說:“西索恩...是西索恩,何,必須阻止他,他違背了契約...我...”

      他似乎還想說什么,但依已經昏了過去。

      何慎言剛想給他扔幾個治療法術,卻意識到以自己目前的狀態,釋放出的能量搞不好會將斯特蘭奇直接撐死。他索性招來泥土與青草,混合著斯特蘭奇留下的鮮血在他周圍繪制了一個古老的原始法陣。

      這是薩滿們的法術,在古老時代,他們曾用這種方式溝通空氣中的魔力,以借用地球的精氣來治療人們。效果不能說非常好,但對于目前斯特蘭奇的身體狀況來說,也已經足夠了。

      他順手扔下差不多二十來個防護性的法術,從白魔法到黑魔法,從巫術到薩滿教,這地方現在可以說得上是地球上最安全的地方了。

      做完這一切,他邁步走了出去。

      何慎言站在紐約至圣所外,他能聞到鮮血的氣味,還能聽見人們的哭喊與尖叫聲。西索恩收回他的魔力后,天空已不再黑暗,但依舊陰云密布。他的造物仍舊影響著這座城市的天氣。那些無辜而死之人們的靈魂浮在城市上空,在法師的視覺里,天空滿是倒吊著的死人。

      他的目光掃過他們每一個的臉,隨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隨著他的呼吸,那些正肆虐在城市之中的西索恩造物突然突兀的停住了。它們的身體在一陣顫抖后崩碎成了片片飛灰,那些黑色的碎片飛舞在城市上方,向著某個方向飛去。

      法師漂浮而起,他跟隨著碎片的方向一路飛出了城。西索恩的造物被他驅逐了,它們會化為魔力回到黑暗神書中。因此,只要跟著它們,就能找到黑暗神書的持有者。

      然后...

      法師笑了起來。

      他其實可以一開始就找到這些人,但他沒有那么做。根本原因就是想讓他們知道一件事。

      我來找你們了。

      他沒有遮掩自己的身形,那赤紅與漆黑交加的魔力中閃過絲絲金色,在陰暗的天空中劃過,照亮了整個城市。從他經過的地方開始,那些倒塌的建筑物與崩壞的路面開始恢復原樣。尚未死去的人們只要還有一口氣便不會再死去。

      紐約城外,兩個男人正在一輛車上瘋狂逃竄。他們其中一個的手上拿著一本其貌不揚的漆黑書本。

      “開快點!快點!該死的!如果被那個邪魔抓住,我們死后就無法回到祂的身邊了!”

      “我知道!他怎么回來的這么快?大祭司不是說他會被拖住很長一段時間嗎?我們還特意獻祭了一百人用作遮蔽他的感知,該死的偽神!他的法術一點作用都沒有!只是看上去唬人!”

      “你對西索恩還真是一點尊重都沒有啊,他的法術其實還是挺有用的,力量也比你們信的那位強得多?!?

      一個聲音突然在車內響起。

      開車的男人汗毛豎起,他立刻抬起頭,從后視鏡里看見一個年輕的男人正坐在他們的后座上,滿臉平靜。

      他沒有絲毫猶豫,立刻打算咬開一直放在舌頭下的毒藥自殺,他的同伴也是這么想的。但他們的生命在何慎言找到他們的那一刻就不屬于他們自己了。

      車緩緩停下了。

      法師拉開車門,他走了下來,背對著這輛車站著。在他身后,那兩個男人也下了車,滿臉驚恐地背對著他跪下了。

      “你們知道剛剛那城里死了多少人嗎?”

      他轉過身來,解開其中一個的束縛,他立刻破口大罵:“異教徒死多少都是應該!還有你!邪魔!凡是祂的敵人都終將死去!你會在祂的地獄里被火焰燃燒一萬年!”

      沒有管他,何慎言看向另外一個,同樣解開了他的束縛。開車的男人一句話不說,他整個人都顫抖著,顯然對何慎言的作風有所耳聞。

      法師微笑起來:“聽過我吧?知道在地球上信仰邪神有什么下場嗎?我也真是覺得奇怪...為什么你們就是殺不絕呢?總能從各個陰暗的角落里冒出來,我記得我明明把你們都殺光了?!?

      “還有,你提到的那個大祭司,有興趣和我談談嗎?”

      “你休想,邪魔,我不會告訴你...”

      法師聳了聳肩,他封住了兩人的嘴,讓他們跪好。他說道:“其實我只是逗你玩玩,你的記憶我剛剛已經翻了一遍了。是不是覺得很驚喜?”

      他轉頭對另一個說道:“你知道我是怎么對待邪神們的信徒的嗎?想親眼看看嗎?”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