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你和誰做了交易?”何慎言瞇了瞇眼。

      這種情況只能是有更強大的法師...或東西,出手替它抹除了這部分記憶。就連它的靈魂之中都找不到任何有關這些東西的存在證據。那些東西就像是拼圖上最關鍵的一塊,卻被人偷走了,被扔進了下水道,無論如何都找不回來了。

      老人鑲嵌在泥土圓球之中的頭顱對著他嘲諷地笑了笑,咧開的嘴巴里空空蕩蕩,沒有牙齒,也沒有舌頭,只有一片純粹的漆黑。

      “唉?!?

      何慎言嘆了口氣。

      他知道折磨它一點意義都沒有,就算再怎么使它痛不欲生也無法讓那些死去的人回來,而它也不會告訴自己真相——但是。

      但是他就是要這么做。

      它開始尖叫,法師眼中的紅光溢散到甚至照亮了整個叢林,他的嘴角露出一絲自己都沒注意到的快意微笑。

      另一個維度。

      西索恩端坐在他的紅色王座上,這個維度什么也沒有,只有他一個人。在過去的無盡歲月中,他都是如此,坐在那王座上,于黑暗中冷眼旁觀人間發生的一切。發出只有他自己才聽得見的嘲笑聲。

      他此時微笑著看著黑暗神書傳回來的畫面,尤其是何慎言折磨那個邪神信徒的靈魂時,他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爛到無以復加。

      他對著自己的身側說道:“你還真是冷血,古一。居然連自己的弟子都要這么算計。你自詡為地球的守護者,卻放任這些骯臟的東西肆意屠殺你發誓守護的人...”

      在那本來什么也沒有的虛空中,一個穿著黃袍的女人現出了身形。她的臉上無悲也無喜,她說道:“這都是必要的,西索恩,你不會懂的?!?

      “是的,我確實不懂你為什么不告訴他真相,甚至和他的敵人聯起手來欺騙他,如果我能明白這點,那可能我就是至尊法師了?!蔽魉鞫鼽c了點頭,他放肆地大笑起來,笑聲回蕩在這黑暗的維度中,也回響在古一的耳邊。

      “但我知道,你是個虛偽的人,這點從未變過,古一?!彼又爸S地說。

      “那個大祭司的逃跑是你一手策劃的吧?你從多少年前就開始下這盤棋了?哈,你看著它殺了多少人卻無動于衷?何其虛偽!而他們還叫我黑暗之神!”

      “說真的,我的朋友,只要你愿意,我可以馬上將這個稱號讓給你?!蔽魉鞫髡玖似饋?,他的白發在腦后飄揚。男人做了一個滑稽的躬身禮,示意古一坐上他的猩紅王座。

      “你又懂些什么?”古一面對他的嘲諷,和那些說出口的如刀般鋒利的真相卻顯得毫不在意。

      她只是淡淡地說:“我要保持他的人性,他想找到自己原本的世界。這件事甚至可能永遠都不會實現。在一片沙漠里尋找一顆特別的沙子?等他真的找到那一粒特別的沙子,他可能已經成為了比你我更恐怖的東西。而地球必須要有一個守護者。我不能放任他離開,只要他心中依舊對這件事抱有懷疑,那么,他就一定會隔段時間回來看看?!?

      “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這說不通。這個宇宙里已經沒有能夠威脅到地球發展的東西了...而平行宇宙的路已經被你封死。就算是其他宇宙的你也無法來到這里,你是眾多個古一中最強大的那個個體?!蔽魉鞫鲹u了搖頭。

      他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這個冥神平靜地說:“肯定還有別的原因,古一。我就坦白的說吧,這是我們認識這么多年以來,我第一次對你感到作嘔。即使在過去,我已經不止一次見識過你是怎么玩弄陰謀詭計的...但從來沒像今天這樣。你不只是讓我感到惡心?!?

      “你讓我感到恐懼?!?

      “如果地球在你心中真的那么重要...那你又為何離開?”

      古一笑了。

      “你看,西索恩。地球在我們心中都很重要,只不過,我愛她的方式比較特別而已?!?

      說完,她就離開了。

      西索恩坐在王座上,他的右手撐著頭,沒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良久,黑暗之神看著畫面中何慎言的側臉,突然憐憫地笑了笑。

      只不過,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笑誰。

      -------------------------------------

      怪物們消失了。

      街道整潔如新,倒塌的建筑物恢復原樣。馬克站在街頭,如果他沒有感到渾身作痛的話,或許會覺得過去幾個小時的經歷不過是一場夢,是他再次磕嗨的證明。

      戴維站在他旁邊,他從胸口處拽出一個十字架,注視著它說道:“你知道嗎?老兄,我過去只是把對主的信仰當做一種使我自己平靜的工具。但我現在...覺得祂是真的有可能存在了?!?

      馬克懷里抱著睡著的愛麗斯,他顯得有些心不在焉:“或許吧...”

      他們沉默了下來,街上有三三兩兩的人們,他們或坐或站或躺,都是沒受傷的人。受傷嚴重的已經被有著斯塔克公司標識的無人機運走了。

      馬克抬頭看了眼天空,太陽正在落下,將晚未晚時的天空,在暗藍色中帶了點暈染開的粉紅。他知道,那是太陽的晚安。

      “晚安...”馬克喃喃自語。

      懷中的愛麗斯醒來了,她伸了個懶腰,馬克連忙將她放了下來。這個小女孩似乎不知道害怕與憂愁為何物,她只是站在那里,馬克的心情忽然平靜了下來。

      至少我還活著。

      他想到自己腰間的那把手槍,將它拿了出來,戴維站在一旁瞪大了眼:“見鬼,老兄,你身上還帶著把槍?”

      馬克笑了笑,他退出彈匣,將那最后剩下的一顆子彈取了出來,握在手心,看著天空輕輕地說:“是的,哥們。但我這輩子都不想再看見槍了...我要回鄉下去,回堪薩斯?!?

      “那很不錯啊,你是堪薩斯人?”

      “是的,哈,我年輕時吉他彈得可比現在好多了。唉,就不該來紐約?!?

      “......”

      他們的閑聊讓愛麗絲無聊地轉開了頭,她在四處張望中看見街角處有熟悉的一男一女正坐在地上,那個女人捂住自己的臉,在男人懷里哭泣著。愛麗絲的臉上再次綻放出一個笑容,天真而燦爛。

      她笑著跑了過去。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