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夜晚的紐約。

      那些怪物造成的破壞已經被還原了,甚至就連電源線路都被修復好了。無形之中免去了市政府一大筆錢。但死去的人是回不來的。

      紐約的各大醫院內早已人滿為患,但醫生和護士甚至不夠用,沒有辦法,托尼只得讓他工廠里的生產線繼續加急生產出無人機。同時還把他那些用作作戰的無人機稍微改造了一下,充當護工。他研發的搜救系列無人機在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中挽救了許多人的生命,但他對此顯得并不如何開心。

      托尼·斯塔克坐在自己大廈的頂端,他沒帶頭盔,看著眼前的夜幕摸著自己的光頭沉默著。羅德坐在他旁邊,兩個男人正分食著一份漢堡王的套餐。

      托尼拿起他放在一旁已經快冷掉的雙層吉士堡,狠狠地咬了一口。

      “先生,佩珀小姐已經到樓下了?!辟Z維斯的聲音從他放在一邊的頭盔中傳來,羅德聽見后看了他一眼,帶著幸災樂禍的壞笑一躍而下飛走了。

      “......”托尼沉默著,他一口一口吃著漢堡,直到身后高跟鞋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他站起身來,有些不知所措的背對著佩珀對她說道:“咳,聽著,佩珀。我......”

      女人打斷了他的話語,一雙手環過他冰冷的金屬戰甲,抱住了他。托尼低下頭,他看到那雙扣緊的雙手因為過于用力都泛白了。手部的裝甲解除了,他拍了拍佩珀冰冷的手,轉過身將她拉近自己懷里,輕輕地吻了吻她。

      “嗷!”

      本應該是很美好的畫面,他卻發出了一聲痛叫。佩珀從他的懷里掙脫開來,退后幾步挽了挽自己的頭發。夜幕低垂,托尼看不見她的臉色,但她的聲音中卻帶著笑意:“誰讓你伸舌頭的?托尼·斯塔克?我還沒原諒你呢!”

      “嘿,寶貝,不。這,這只是正常的生理反應,你看,我在外太空被那幫該死的藍皮外星人關了那么久...”他捂著自己的嘴口齒不清地便捷起來,佩珀終于忍不住了,她笑出了聲,走近了,再次給了托尼一個擁抱。

      托尼無言地擁抱著她,能感覺到她的顫抖,還有滴到自己手上的眼淚。他輕輕地說:“見到你真好,維吉尼亞·佩珀·波茲?!?

      -------------------------------------

      紐約市警局前。

      一大群記者帶著他們的長槍短炮包圍了這里,電視臺的直播車將這里圍得水泄不通。但警局前的發言臺上卻只站著一個人。

      他穿著一件染血的藍色警用制服襯衫,右手吊在胸前,被白布包裹。

      很快就有人認出了他,那是紐約市警局的局長,喬治·斯泰西。

      等到記者們全都在準備好的凳子前落座了,斯泰西局長敲了敲話筒。

      他張開了嘴,卻不知道要說些什么。只是用左手摘下了自己的警帽,露出花白的頭發。這個當了一輩子警察的老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沙啞地說:“我要向所有在這場災難中失去了家人的人們表示歉意。nypd本應保護你們,但我們在災難剛剛發生時就被攻擊了,我們抽不出任何人手。在過去的幾個小時里,有超過百分之四十的警察應公殉職?!?

      他沉默了一會,才接著說:“今晚過后,我會辭職?!?

      還不等記者們消化他說出來的這個消息,斯泰西又接著說道:“但,在此之前。我有個問題必須要問問聯邦的官員。為什么從災難開始到現在,我們沒有看到任何前來的支援?據我所知,紐約附近有三個駐軍點,他們就算是開車過來都不需要四十分鐘?!?

      “現在,紐約市的醫院里人滿為患,醫生們大多帶著傷給人治病。我們正在經歷醫療物資短缺、人手不足、甚至醫護工作者們本身就是病人的情況。而聯邦政府依舊沒有給我們任何的援助。我想問問,是否紐約在他們眼里已經不算是聯邦的一份子了?”

      說完這些,他就閉上了嘴。站在那里宛若一尊沉默的雕像。各式各樣相機的閃光燈與攝像機對著他的臉拍攝著,老人臉上憤怒的表情一覽無遺。

      “我也有個問題想問問聯邦!”另一個人在臺下高聲喊叫,他穿著一身滿是塵土的西裝,頭發凌亂,額頭上還有鮮血。他一瘸一拐地走上發言臺,說道:“我是紐約市現任市長,霍布森·哈倫?!?

      閃光燈更加瘋狂的閃爍了起來。

      霍布森和斯泰西局長對視了一眼,他點了點頭,隨后握住話筒說道:“我要在此對聯邦政府發問。請聽好,所有在電視機前觀看這場直播的人們,我并非是以市長的身份發問的。而是以一個紐約市市民,一個合眾國的公民身份發問的?!?

      “為什么在災難發生的第一時間沒有任何支援?我們的軍費每年支出難道不是全球第一嗎?我們養了那么多軍隊,成天在國外發射子彈,而如今國內需要支援居然得不到半點幫助?”

      “這是我的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為什么到了現在還沒有任何物資援助?我沒看到支援的醫生、沒看到救災的物資、甚至沒有一個白宮的發言人出來說我們會盡快對此作出決定?!?

      他對著鏡頭比出一個大大的中指:“我從災難開始的那一刻就在給華盛頓辦公室的人打電話,你們這幫混蛋!我打了不下于二十個電話!你們居然一個都沒接!沙灘之子!”

      似乎是不解氣,他索性用力地錘了一下發言臺,那反震的力量讓話筒發出一陣嗡聲?;舨忌叵?,后來有好事者做了統計。他在十五分鐘的發言中當著全國觀眾的面用了超過一百二十種收錄在牛津詞典里的俚語破口大罵聯邦政府的無能與腐敗。

      在他發言的最后,他說出了一句令在場記者幾乎瘋狂的話:“如果聯邦政府不打算對我們施以援手,那么,我們也不會再進行納稅等一系列責任。我會在聯系州長,在州內發起一項投票。在幾百年前,我們一個一個的加入了這個聯邦,成為了它的一份子。而如今,它已經變得不是我們理想中的那個樣子了。所以,我們申請脫離聯邦?!?/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