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巴基的左手隱隱顫抖著,而魔倫卻輕描淡寫的地飛起一腳,將他踹了出去。黑影扣動了手中左輪手槍的扳機,那普通的子彈打在他的皮膚上毫無反應。即使他的槍法很不錯,命中了頭部也是一樣。魔倫呲著牙,對他微笑著:“我記住你了,我會第二個吃掉你?!?

      “那還真是不勝榮幸?!焙谟袄^續扣動扳機,五聲槍響過后,毫無作用。

      而魔倫不管不顧,他對著羅德便是一拳揮出。要將這個弄臟自己衣服的凡人當場殺死,而一只飛來的爆炸箭頭卻讓他的動作停滯了那么一瞬間。

      不過就是這么一瞬間,便讓彼得·帕克有了救人的機會。

      他手中的蛛絲黏在羅德的背后,將他拖了回來。

      戰甲內,羅德喘著粗氣,他剛剛不是不想動彈,而是在面對那家伙時完全沒法動。一種從內心深處涌出的恐懼感讓他整個人都僵住了,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家伙的拳頭離自己越來越近。

      如果不是鷹眼的箭和蛛網頭及時出手,他可能當場就死在那兒了。并非夸張的說法,羅德在內心深處真的就是這樣想的。

      如果他挨了那一拳,他必死無疑。

      煙塵四散中,魔倫猩紅的眼睛分外刺眼。

      “...現在,你們真的激怒我了?!?

      他悶悶地說道。話音落下,下一秒便故技重施,再次瞬間出現在了鷹眼面前??肆痔刂粊淼眉皺M起手中的弓抵擋一下,便被抽飛了出去,如同一只斷了線的風箏似的往地面落去。

      他在空中自由落體,身體各處沒有一處不疼,那男人的力量大到他覺得自己如果不是擋了一下可能立刻就會死亡。但他眼下做不了任何事,只能看著自己離地面越來越近。

      克林特閉上了眼睛,他想到避難所中的娜塔莎和他的家人,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起碼你們都沒事...這就夠了。

      帶著這樣的想法,他打算欣然赴死。

      但死神今日顯然不想收他。

      他的身體自己漂浮了起來,克林特驚愕地睜開眼,看到黑袍法師正站在他面前,眼中赤紅的光芒毫不掩飾。

      樓頂。

      魔倫一擊得手,本想繼續對其他人下手時,卻忽然僵住了。

      他站在原地,臉上開始不斷留下汗水。那些細微的血管一點點爆裂,鮮血涌出,使他看上去宛若惡鬼。隨后,他突然開始顫抖,他的眼球爆開了,鮮血飛濺而出。隨后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甚至深深地埋下了自己的腦袋。

      和他的行為不符的是,他此時正瘋狂的怒吼著,像是想要抗拒身體的行為似的。

      但他做不了任何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腦袋碰到了地面。

      隨后,一只腳踩了上來。

      一個聲音在他耳邊輕蔑地笑了。

      魔倫漲紅了臉,他竭盡全力掙扎著,聲音在夜幕下傳出好遠。即使他動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卻依舊無法移動身體分毫。他就那樣跪在那兒,標準到不能再標準的五體投地。片刻后,那聲音的主人輕笑著,用一只腳踩上了他的頭顱。

      “自詡高貴之人...好像也沒多高貴?”他嘲諷地說。

      “不用你說我也猜得到,你現在應該很不服氣吧?正好我心里也有些氣...不如,我們再打過?”

      他話音落下,四周的景色突然變化了。圖騰們的香氣在魔倫的感知中消失了。他依舊身處夜晚城市的樓頂,但周圍已經沒有了半個活人。

      除了法師。

      魔倫站起身,他看著雙眼同樣一片赤紅的法師,想要說些狠話來找回場子,而法師壓根沒那個興趣。

      “提醒一下,當你站起來時...第二次機會就已經開始了?!焙紊餮云届o地說著話,他站在原地做了個手勢,身體中龐大的魔力涌出,頃刻之間便將魔倫壓成了一灘血肉模糊的碎片。

      而這,只是開始。

      何慎言手指微動,一道白光閃過,不知所措的魔倫就再次站在原地。他回想了一下剛剛發生的事,突然瞪大了眼,疼痛瞬間遍布全身。而他的第二次死亡,也再次來臨。

      不知從何而來的泥土將他徹底包裹,盡管他已經不再需要呼吸,可依舊感到窒息一般的痛苦。他在三分鐘后再次死亡,窒息而死。

      白光再次閃過。魔倫再次站在原地,他這次甚至連衣服都是嶄新的,不同的是,他面色蒼白著,剛剛復活就連連尖叫:“停下!求你停...”

      他的話沒有說完。

      法師平靜地再次用來自地獄的火焰將他活生生燒死,隨后再次復活。

      白光不間斷的閃過,他的死法也一直在更新,在不斷重復的死亡與復活之間,魔倫的神志逐漸磨滅了。他開始還會求饒,可到了后面,只是發出無意義的叫聲,呆滯而毫無反應,甚至對疼痛都沒太大反應。

      有時,能做個瘋子是一種幸福。而法師并不想讓他擁有這種幸福。

      他動了動手指,魔倫再次恢復了神志。折磨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法師厭倦為止。

      -------------------------------------

      西索恩的維度內。

      冥神端坐在他的王座上,看著黑暗神書傳回來的畫面,愜意地微笑著:“看來我的老朋友的確留了一手,不,搞不好是很多手...她如果真的封死了平行宇宙的門,魔倫和這些可愛的蜘蛛們根本就不會來到這里。她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呢?真有趣...”

      他用修長的手指敲著自己的臉頰,對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情充滿了期待。

      不管好壞。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