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鏡像空間里的時間和現實世界是完全不同的。

      當何慎言帶著已經徹底變成一個白癡,就連靈魂修復法術都對其不起作用的魔倫回到現實世界時,在羅德等人的感知中不過才剛剛過去兩分鐘。

      羅德有些好奇法師到底對這混蛋做了些什么,但他沒問。上次他也是因為好奇,想去看看何慎言是怎么處理邪教徒的,結果那場‘普通’的審訊才剛剛進行十分鐘,他就滿臉蒼白的從審訊室跑了出來,事后足足一個月都在吃素。差點就真的成了素食主義者。

      當然,托尼后面又帶他去吃了次新開的漢堡店,他那可憐的素食胃就又變回了無肉不歡。

      法師看了眾人一眼,他打了個響指,四周的景物飛速變換??臻g如同果凍一般隨著他的意愿隨意的揉捏,不過短短幾秒鐘,他們就來到了至圣所。這里依舊混亂的像個垃圾堆,但此時沒人在乎這個。何慎言心念一動,五把椅子就出現了在了原地。

      金屬腿、紅藍色蛛網頭、粉色兜帽頭、黑影、自稱潘妮·帕克的小女孩全都在一瞬之間坐在了椅子上,法師還很細心的治好了她被踩斷的右腿。

      史蒂夫、羅德、鷹眼、山姆、巴基則站在法師身后。鷹眼敏銳地注意到一直啰嗦個沒完的紅藍色蛛網頭此時正安安靜靜地坐在法師給他們準備好的椅子上,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

      沒管那一眾蜘蛛人,他轉過頭和自己多年未見的朋友們打了打招呼。只有在這時,他的臉上才會露出輕松的笑容。盡管那眼中無法掩飾的赤紅看上去分外駭人。

      至于魔倫,他就像是一灘爛泥似的被扔在了角落里,無人問津?;钕駛€垃圾堆里的塑料袋。

      “呃,何,你的眼睛...”羅德的面甲彈開了,他面色古怪地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對何慎言說道。

      “只是個小問題而已?!狈◣煶α诵?,沒有過多解釋:“就把這當做某種無害的后遺癥吧?!?

      “你這幾年都跑到哪兒去了?哥們,想見你們法師一面可真難!不光是你,還有斯特蘭奇!”山姆抱怨道。

      “我跑到其他世界去玩了一圈,見不到我是很正常的事情。至于斯特蘭奇...哈,原諒他吧??蓱z的家伙有兩年沒睡過好覺了?!狈◣熜ξ鼗卮鹆怂?,順手拍了拍他的翅膀,往上面扔了個永久固定的小小強化法術。

      “其他世界?”史蒂夫摘下自己的頭盔,他理了理自己前額被汗水打濕的頭發,問道。

      “是啊,史蒂夫,你也知道的,我一直都想回家。怎么說呢,你們可以把這當成旅游,只不過跨度長了點?!?

      “那可不是一般的長,見鬼,你一定得跟我們說說其他世界都是怎么樣的,還有,之前天上的克里人戰艦是你解決的吧?”鷹眼在朋友們面前似乎非常健談。

      法師一一回應著自己的老友們,只有巴基沒怎么說話,他只是捂著自己的右手,在法師的目光掃到他時投去了一個感謝的眼神。

      敘舊完畢,他打了個響指,讓他們回去休息了。接下來的事情和他們并無關系,甚至只會徒增煩惱而已。

      他轉過身來問道。

      “好了,你們中那位,或者那幾位是彼得·帕克?”

      金屬腿、蛛網腦袋、黑影舉起手。

      何慎言點了點金屬腿,示意他把手放下:“你不是彼得·帕克。至少你的靈魂不是...很有趣的技術?!?

      他不咸不淡的一句評價讓其他幾人對金屬腿報以了異樣的眼神,而他自己的后背已被冷汗浸濕了。繼承自彼得·帕克的蜘蛛感應讓他此時甚至不敢大聲呼吸,那個穿著黑袍的男人在蜘蛛感應里宛若一顆太陽,無時無刻不散發著自己強烈的存在感。他甚至有一種光是注視著他就會讓自己被燃燒殆盡的錯覺。

      “你有...你有什么事嗎,先生?”蛛網頭咽了口口水,他問道。

      “只是想確認一下你們到底是不是彼得·帕克,僅此而已?!狈◣煹鼗卮鹚?,揚起下巴點了點被扔在角落里的魔倫。他接著說道:“我看了他的記憶?!?

      “他來自一個名為繼承者的家族,飄蕩在無窮無盡的平行宇宙中以你們這類人為食物...也就是蜘蛛俠。而在他的記憶中,我發現大多數世界的蜘蛛俠通常都名為彼得·帕克。也是他們吃的最多的人...”

      法師冷靜的敘述讓蛛網頭打了個寒顫,反倒是那個黑影,他顯得卻有些毫不在意。他摘下了自己的黑色面罩,露出一張英俊而棱角分明的面孔來:“雖然我們都叫彼得·帕克,但至少不會都長得一樣吧?”

      “當然——不會。不過,這并不是我的重點。你們未經允許闖入我的世界,還帶來了一個這么危險的敵人...如果不是我在,那么后果會十分嚴重,這點你們同意嗎?”

      五人全都點了點頭。

      “很好,那么,既然我們都達成了共識,就可以進行下一步的談話了?!?

      法師笑了笑,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他修長的五指間陡然亮起一抹亮藍色的火焰。他對著那火焰輕輕地吹了口氣,它便開始瘋狂的舞動,漲大,一時之間甚至觸碰到了至圣所的天花板。

      但就算如此旺盛,它依舊沒有令人感到溫度。片刻之后,火焰緩緩地熄滅了。

      感到摸不著頭腦的蛛網頭忍不住了,他問道:“呃,先生,你的表演...嘿,那是表演吧?算了,別管了。我的意思是,這是什么意思?”

      何慎言沒計較他的小小無禮,大多數情況下他還是比較好說話的。法師甚至給他解釋了一下:“只是一個小戲法,用來搜尋這世界上存在的人...我搜尋了彼得·帕克這個名字?!?

      “沒有結果?!?

      “我們的世界中并不存在這個人,甚至連和他同名同姓的人都不存在?!?

      法師說著話,他眼中的紅光明滅不定。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