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是他本就不存在...還是某些東西讓他不存在了?”金屬腿很快就想到了其中關鍵,他這樣說道。

      法師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有。據我所知,有超過二十種魔法能夠修改他人的認知和記憶。結合其現在的狀況來看,能讓全世界的人都忘記彼得·帕克和蜘蛛俠存在的魔法,只剩下三種。而這三種...并非我自夸?!?

      “它們都無法對我生效。除非...”法師瞇了瞇眼,他已經意識到了一些事情。

      “除非什么?”來到這里后一直沒說話的粉紅色兜帽頭問道。

      “...不,沒什么?!焙紊餮該u了搖頭,他沒說出自己心中的猜測,只是表情顯得陰沉了一些。

      他的沉默讓現場的氣氛變得有些尷尬,在座的五人除了本來就對這些毫不在意的潘妮·帕克之外,都是具有蜘蛛感應的。這種特殊的能力要解釋清楚非常麻煩,簡單來說,就是能預知危險。而法師雖然并沒有對他們動手的想法,但他實在太過強大,以至于哪怕只是一個簡單的表情都能讓他們的蜘蛛感應在腦內瘋狂示警。

      蛛網頭舉起手,他像是課堂上準備回答老師問題的學生似的將手臂高高舉起,耍寶一樣的舉動也讓氣氛輕松了些,他語氣極快地說道:“那么,你要不要試一試梅·帕克這個名字?”

      聽到這個名字,黑影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悲傷。那一閃即逝的感情流露并未逃脫一直默不作聲地粉紅色兜帽頭的眼睛,她安慰似的拍了拍黑影。

      蛛網頭撓了撓自己的后腦勺,他有些尷尬地說:“呃,在我的世界,我有個嬸嬸...她的名字就叫梅·帕克?!?

      法師攤了攤手,他說道:“光是一個名字是不夠的,帕克先生。你覺得梅·帕克這個名字,全世界會有多少同名同姓的人?如果將那成千上萬個梅·帕克全都顯現出來,難不成你還要一個個去分辨嗎?”

      “那...我這有張照片,你可以根據照片來找?!?

      蛛網頭扯下自己的面罩,露出自己年輕的臉,他看上去和黑影并無太大差別,兩人的面貌相似地甚至像是一對父子。他將手伸進面罩后腦勺部位的一個夾層,從中掏出了一張照片。

      那是一張合照,他、一個健壯的老人和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婦人正在其上微笑。

      年輕的彼得·帕克有些局促,他低聲說道:“這是我的叔叔,旁邊的就是梅嬸,那時候...他們都還在?!?

      “你為什么會把照片帶在身上?”金屬腿問道。

      “因為我沒地方住了,東西也都被收走了。我沒辦法帶著相框到處打擊犯罪,只能將這張照片帶在身上了...至少這樣不會弄丟,反正我睡覺都帶著面罩?!彼f完后尷尬地笑了笑,像是為自己的經歷感到可笑。

      何慎言鄭重的接過照片,他看了一眼那個白發蒼蒼的老婦人,隨后就將照片還給了彼得·帕克。

      “呃,這樣就好了?我的意思是...你不需要燒掉它嗎?我看電影里的魔法師都是這樣做的...”他的聲音越來越低,就好像意識到了自己說的話有多離譜。

      出乎意料的是,何慎言并未說什么別的話,他甚至微笑了起來,耐心地解釋道:“不,或許幾千年前需要那樣做。但我們早就將魔法改進了不少,更何況是由我來施法?!?

      他伸出右手,藍色的火焰再次亮起,遮蔽了他的面容,也讓他的聲音變得有些遙遠:“...而且,我也不想毀掉他人珍貴的東西?!?

      他輕輕地吹了一口氣,結果與上次并無不同。蛛網頭重新戴上了面罩,他發出一聲失望的嘆息:“噢...”

      金屬腿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地看著這一切,他的目鏡已經開啟了錄像功能,正將法師來到這里后的一舉一動全都錄了下來,對他來說,一個能隨手讓魔倫變成白癡的人甚至可能比魔倫本身更危險。更別提他看上去好像知道自己是怎么得到這具身體的一樣...

      法師瞟了他一眼,有所察覺但并未做聲,只是動了動右手的手指。他移開了話題:“說說平行宇宙吧,你們的世界都是怎么樣的?”

      暗影說道:“我的世界...不像你們這樣...”他努力從自己的詞匯表里尋找著一個合適的詞語,一陣冥思后終于想到了:“...先進?!?

      “汽車仍然很稀罕,通常是那些有錢人們才坐得起。我生活的城市也叫紐約...但,很黑暗?!闭f到這里,他沉默了一會。

      “我見不到希望。也不像你們這個世界這樣,有這么多的...奇人異士?!彼f完這句話后就閉上了嘴。

      蛛網頭左右看了看,他說道:“到我了?好吧。我的世界也不像你們一樣,有這么多超級英雄。在我的認知里,我好像是唯一一個。其他也有些超能力的人大多都拿著他們的能力去作惡了...盡管我知道其中有幾個并非出自本心?!?

      粉色兜帽頭摘下了自己的面罩,她留著碎金發,面容姣好,甚至還打著耳釘,看上去非常年輕,說出口的話非常敷衍:“我的世界嘛,沒什么特別的。只是個很普通的世界啦?!?

      潘妮·帕克嚼著口香糖,她看上去心不在焉的,視線一直在至圣所里到處亂飄,她似乎對那些古舊的器具很感興趣,并未說話。

      只剩下金屬腿一人了,法師的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金屬腿深吸了一口氣,他也摘下了自己的面罩。他看上去比黑影要年輕一些,但比蛛網頭要成熟一點。

      “我的世界,和你的差不多,法師。剛剛站在你背后的那些人我差不多都認識。只是沒想到你們世界的美國隊長會選擇不穿他的制服?!?

      “復仇者聯盟?”

      “有的?!?

      法師沉吟了一會,他做了個手勢,問道:“差不多明白了...但是,我有個問題要問你?!?

      “奧托·岡瑟·奧克塔維斯博士,為什么你的靈魂會在彼得·帕克的身體里?”

      他這句話說出,金屬腿立刻變了臉色。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