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金屬腿自己設計的防御系統已經悄無聲息的運轉了起來,那六條低垂的金屬腿已經悄無聲息地預備好了在設計之初就準備好的,專門用來對付人類的神經毒素。他無視掉腦子里瘋狂示警的蜘蛛感應,強撐著說道:“你認錯人了?!?

      法師笑了笑。

      “是嗎?好吧?!?

      他打了個響指。

      甚至不需要接觸到他的身體,金屬腿就發現自己的視角在霎時間變化了,帶著面罩的感覺一下就消失了,也不再能夠感受到背后六條金屬腿的重量,他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當他看到那熟悉的肚腩時,他意識到了什么。

      坐在椅子上的蛛網頭一下就跳了起來,他指著站在金屬腿身旁的藍色靈體,不敢置信地說道:“奧托博士?!還真是你?!”

      這個靈體的外貌看上去非常其貌不揚,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丑陋。他留著一個像是鍋蓋頭又像是蘑菇頭的丑陋發型,還帶著一副能完全遮住他眼睛的眼鏡,肥胖且矮狀。就算到了如今的地步,他依然想要反抗,或者說嘴硬說些什么:“不,你不明白,我是蜘蛛俠...”

      何慎言只是輕輕地說道:“我看了你的記憶?!?

      這句話讓他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他的靈魂體站在原地,好似一個沉默的藍色大型娃娃。過了一會,他笑了起來。笑聲回蕩在至圣所內。何慎言問道:“你笑什么?”

      “不,沒什么。你不會懂的,我只是想到了一個好笑的笑話而已?!眾W托的丑臉上勾起一抹笑容,從彼得·帕克的身體中被驅逐出來后,失去了蜘蛛感應能力的他此時顯得十分鎮定,不再像是之前那樣身體一直微微顫抖。

      他只是淡淡地說:“如果你想動手,請自便吧。我不會反抗的,而且,我猜我的反抗對你來說根本就——”

      法師打斷了他的話:“我從沒說過我要對你做什么,奧托博士。而且,實際上,你在他的身體里干得不錯?!?

      “什么?”

      奧托怔住了,他似乎不能理解這個男人在說些什么。在他的預料中,暴露后的他應該會被這個法師直接殺死才對,但他說出來的那句話卻顯得那么誠懇。他的大腦混亂了,有些不太理解法師到底想要做些什么,直到何慎言再次打了個響指。

      另一個靈魂出現了,低垂著頭站在原地,像是陷入了沉睡。

      那是一個奧托非常熟悉的人。

      他的敵人,他奪去的身體的原主人,他在內心深處有些敬佩的人。

      那是彼得·帕克。

      他站在那里,沒戴面罩,穿著他自己的紅藍二色蜘蛛裝,而非奧托改良后的紅黑二色。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我記得我明明...”奧托無法理解現在發生的事情。

      他之前對于魔法有些認知,但也不過是復活死人或者召喚出火焰與閃電這種手段,涉及到靈魂方面的這種高深魔法他從未接觸過。更何況,在他的記憶里,他應該已經將彼得·帕克的靈魂轉移到了他原本的身體里,讓他以自己的身份,以章魚博士的身份死去了才對......

      法師神秘地笑了笑:“科技是沒法影響到人的靈魂的,奧托博士。你用你的科技將他的意識轉移到了你的身體里,我很佩服。但他的靈魂本身可還在身體里沉睡著呢?!?

      就在他們說話的間隙,沉睡著的彼得·帕克緩緩醒來了,他看著眼前這一幕,有些摸不著頭腦。而法師大手一揮,直接將他送回了自己的身體里。讀取了記憶的他在片刻后面色復雜地說道:“奧托...”

      “別那么叫我?!眾W托并不領情,他冷冰冰地回答:“要殺要剮隨你的便吧,帕克。失敗者沒有話語權。但我希望你至少不要把我的成果全部抹消,你背后的那六只金屬腿可是一件杰作?!?

      “實際上,”帕克撓了撓臉,他摘下了有些不適應的高科技面罩,說道:“我沒有想殺你的意思?!?

      “你——是有——什么毛病嗎?!”奧托再也無法忍受這種好似他們憐憫自己的氣氛了,他開始怒吼起來:“我,奧托·岡瑟·奧克塔維斯,你的敵人,超級惡人,章魚博士就站在這里!我奪去了你的人生,你的身體,甚至差點殺了你!不,我已經成功過了!要不是這個突然出現的法師!”

      他喘了口氣,但他沒意識到自己已經是靈魂體了,不需要做這種事情。

      他接著說道:“你這個偽善的混蛋!帕克!你大可以直接殺了我!而非羞辱我!你覺得擁有這樣的形象我會很開心嗎?來??!動手??!偷走你身體的小偷就站在你面前!”

      他的怒吼被一旁看戲的粉色兜帽頭與黑影和潘妮·帕克全程聽見了,潘妮·帕克小聲地說:“為什么我感覺我在看晚八點檔的肥皂劇...”

      “是的,而且很古怪,因為其中一個人的臉和我一模一樣...”蛛網頭也小聲地回答了她。

      “肥皂???那是什么?”黑影問道。

      “啊,老大叔,你可以理解為...嗯,算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釋。另外,我叫格溫?!彼α诵?,伸出手和黑影握了握。

      “呃,彼得·帕克?!焙谟坝行┎贿m應地伸出手和她握了握,他看上去有些莫名其妙的尷尬。

      “不,奧托,冷靜一點...”彼得·帕克伸出手,示意奧托冷靜下來。何慎言在一旁對此報以饒有興致的眼光,他還挺想知道這位彼得·帕克會如何解決這件事的。

      “聽著,我從沒想過要去殺死任何人。你可以說我是個偽善的虛偽之人,也可以說我是個傻瓜。但我絕對不會殺任何人,甚至包括你,奧托。這是我的原則?!?

      “我實際上一直在身體里沉睡著,你做的事情我都看得到。不得不說,你作為蜘蛛俠可能比我更出色,你一下就平衡好了我的秘密身份和真實身份之間的問題,甚至還開了家公司...當然,我還是認為你疏遠梅嬸和瑪麗·簡的行為非?;斓?。但考慮到你并不是我,我們可以略過這一點?!?/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