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西索恩,不想再被罵一次的話就趕緊出來說話?!焙紊餮缘脑捄敛豢蜌?,他舉著那本在過去被無數黑暗巫師們視若珍寶的神書,甚至不肯打開它。

      西索恩的聲音從里面傳來:“...有什么事?”

      “我得沒收你的這本書?!?

      “噢!別??!你不能剝奪一個老人這點僅有的愛好!”

      “你怎么說都不行,反正上次我們的協議你也沒遵守,不是嗎?我答應讓你的書繼續留在地球,條件是你得把那些危險的邪術統統刪除。但你沒這么做,你先違背的契約?!?

      “...好吧,但是,嗯,我覺得事情還有點余地?!蔽魉鞫髡f道。

      “沒有條件可談...”法師不耐煩地回答了他,他要趕緊解決這邊的事,然后去看看那幾個蜘蛛俠到底是怎么穿梭世界的,說不定能給他提供一些靈感,誰知西索恩卻打斷了他。

      “不,這個消息你一定會感興趣的,是有關古一的哦?!蔽魉鞫鞯穆曇糇兊糜鋹偲饋?。

      “......”

      “怎么不說話?”

      “我知道你想說些什么,我不是個白癡,西索恩。不是那種被人賣了還要幫她數錢的人。我知道這一切是怎么回事...而我遲早會找到她和她算賬的,不需要你在這兒看樂子?!?

      何慎言的回答有些超出了西索恩的意料,在他的維度里,這個冥神臉上的表情只能用奇怪來形容。

      他一面笑得非常開心,是那種迫不及待想要看戲的開心,另一面又很難受,因為他想說的事情別人都已經知道了。所以他只好嘆了口氣:“好吧,好吧。但我還是希望你別把我這唯一的小小樂趣給剝奪了,你不讓我看地球上的樂子,那你就把書扔到宇宙里去嘛,反正死點外星人你也不會心疼的吧?”

      “你自己想辦法,我才懶得把魔力花在這種事情上?!焙紊餮杂行o情地回答讓西索恩再次哀鳴起來,他就像是個孩子似的,毫無身份地通過黑暗神書一直大吵大鬧,直到忍無可忍何慎言一把將書用魔力扔向了太空。西索恩這才放過了他。

      拜托了那個見鬼的冥神,法師的表情變得平靜起來。他呼出一口氣,熱氣在南極變成了茫茫白霧,身處這片雪地上,讓他的心情變得前所未有的平靜。

      騙子。

      他這樣想著,隨后打開了一扇傳送門,回到了至圣所。

      五只蜘蛛們還在那里,得益于至圣所的隱秘法術,他們沒被來來往往的人群看見。當何慎言從門內走出時,他看見的是一片奇怪但和諧的景象,他們蹲在至圣所前的路燈上,倒吊著聊著天,除了潘妮·帕克。她和一個大型的機器人坐在至圣所的門口,正一起聽著歌。

      蛛網頭率先看見了他,他從路燈上一個漂亮的翻滾,輕若無骨的落地后,對著何慎言揮著手:“噢!嗨,先生!你回來了!”

      法師有些不太擅長應付這種自來熟的類型,他和他握了握手,隨后對身后有著金屬腿的帕克說:“稍等我一會,你可以趁著現在和奧托留下的那個人工智能熟悉熟悉了?!?

      帕克知道他指的是什么,那是奧托的杰作,一個被他以自己愛人命名的人工智能,名為安娜·瑪利亞。想到這點,他就開始頭疼。何慎言并未殺死奧托,而是將他裝進了一個瓶子里,將這個皮球踢回給了自己。他不知道自己倒是要如何去跟安娜·瑪利亞說這件事。

      怎么說?

      你的愛人實際上不是我,而是在我身體里的章魚博士,奧托·奧克塔維斯。我現在回來了,所以要和你分手,但是別擔心,你愛人的靈魂被我裝在了...一個瓶子里...

      他的內心瘋狂的吐槽著這件事,但面上依舊古井無波:“好的,何先生?!?

      法師對他微笑了一下,隨后走進了至圣所。

      他徑直走上樓,來到一間小房間,斯特蘭奇正在里面沉睡著。他推開門走了進去,用魔力輕柔地喚醒了斯特蘭奇。

      “...事情解決了嗎?”斯特蘭奇醒來后,并未在乎自己全身上下的疼痛感,而是首先問出了這句話。

      “當然?!焙紊餮岳硭鶓敯愕狞c點頭,回道:“你以為我是誰?”

      斯特蘭奇艱難地扯出一個笑容,牽動了他的傷勢,這笑容很快變成了齜牙咧嘴地倒吸冷氣,他咬著牙給自己釋放了一個止痛法術,這才舒服的嘆出一口氣:“啊,當然。古一最得意的弟子,天才般的法師嘛,你當然能解決...見鬼,你怎么也不給我止個痛?這也太痛了!”

      “痛點好,能讓你長點記性?!焙紊餮詿o情地回答他,隨后說道:“另外,還是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她了?!?

      斯特蘭奇皺起眉:“怎么了?”

      “發生了一些很復雜的事情,斯特蘭奇??傊?..下次我和她見面時,我們會有一方死亡的?!狈◣煹幕卮鹱屗固靥m奇的眉越皺越深,他知道自己的老師到底能干出什么事情來,也知道何慎言說出的話就不會更改。但他對此卻無能為力。

      他只是又嘆了一口氣:“好吧,不管你們誰死了,我都會去給你們收尸的?!?

      “得了吧,連穿梭世界都做不到的人還提這個?趕緊養好你的傷。另外...我有件事情要問你?!?

      “什么事?”

      “你認識彼得·帕克嗎?或者說,蜘蛛俠?”

      “不認識,他是誰?惹到你了?”

      斯特蘭奇的回答不似作偽,因此更讓何慎言感到疑惑。他索性將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說了一遍。于是斯特蘭奇也陷入了疑惑。他嘀咕著:“沒理由啊,如果是那三個法術的話...我們多少能有所察覺才對?!?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斯特蘭奇?!焙紊餮悦鏌o表情地接上他的話:“除非是她親自施放?!?

      斯特蘭奇的馬臉上,他的表情變得難看了起來。他沒多說什么,只是沉默著點了點頭。何慎言接著說道:“我要離開了。得和那幫蜘蛛去處理一些東西,我感覺,我應該能在這件事里找到我想要的東西?!?

      “你又要走了?”

      “是的,斯特蘭奇。另外,幫我和史蒂夫他們告個別?!?

      “你不能總把這種事情交給我來做,何?!彼固靥m奇翻了個白眼。

      “這是你的職責,至尊法師?!?

      “我的職責可不是替外出旅行的人發通知單給其他人告訴他們他出去玩了!”

      “也沒差。算是你職責的一環吧,總之,我就離開了。好好養傷吧?!?/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