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法師不帶感情,面無表情的敘述讓他想到了一些反社會分子,但對于魔倫來說,無論何種酷刑用在他身上,米奎爾都不會流一滴眼淚。只是他仍然感到疑惑,何慎言到底是怎么辦到這件事的?魔法?魔法能做到這種事?

      似乎是發現了他的疑惑,何慎言輕笑著說道:“是的,米奎爾先生。魔法有時就是能做到一些無法理解的事情...如果你不打算學習它的話,還是不要嘗試著理解比較好?!?

      說回正題,何慎言接著說道:“在發現他們的弱點后,要對付他們就很簡單了。就算現在我解除對他靈魂的束縛,讓他徹底死去,復活后的他也只會是一個留著口水,對外界毫無反應的白癡,即使那肉體是全新的也是一樣?!?

      不等米奎爾說話,何慎言繼續說道:“我會替你們將他們徹底殺死,一勞永逸...但我并非是什么不求回報的大好人,米奎爾。我需要你們也幫我做一件事?!?

      “很公平,什么事?”

      “先不急,”何慎言笑了笑,他說道:“帕克和我說過了,你們還有一組小隊在外面沒有回來,等到他們回來我會一起說的。放心,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找個人罷了?!?

      他說完這句話后,眼中亮起了赤紅色的光芒。米奎爾不著痕跡地移開了自己的視線,他的蜘蛛感應開始瘋狂示警,那外泄的一絲能量讓他的本能感到了極大的威脅。仿佛法師只需要簡單的一個抬手就能讓他死無葬身之地似的。

      米奎爾毫不懷疑他做得到。

      注意到他身體的微微顫抖,何慎言有些歉意地笑了,他收回能量,眼睛再次變回了黑色:“抱歉,這不是我的本意。還不能很好的控制這些能量,它們太多了?!?

      在他們談話的間隙,又一道傳送門被打開了,這似乎是世界穿梭者們的常態,時常就會有各種人用著不同顏色的傳送門突然來到你的世界,又突然離開,和法師們的傳送門差不了多少,只是跨度略大。

      從中只走出了兩個人,一個身上電路裸露,還不時閃過電流,另一個則看上去根本就是個青少年。他沒帶面罩,青澀的臉上滿是焦急,剛出傳送門就大喊大叫起來:“嘿!有人嗎!誰來幫幫忙!機械蜘蛛俠快不行了!”

      他話音剛落,那個紅藍二色交加的機器人就倒在了地上,看上去凄慘無比,它目鏡中的光芒正緩緩熄滅,甚至連電子音都變得帶了些電流聲:“...很高興見到你,彼得·帕克...”

      何慎言打了個響指。

      于是它身上的那些破損的地方就快速的恢復了,甚至連那些關節處的劃痕都變得光亮如新,這個機械蜘蛛俠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看著自己的雙手,不解地說:“哎?”

      “哎???”一旁的青少年版彼得·帕克看上去比它還震驚,他指著它,活像是那個經典表情包的場景復刻。

      “見鬼,怎么只剩下你們倆了?其他人呢?”米奎爾第一個迎了上去,他焦急地問道。

      “死了...我們遇到了另一個繼承者家族的人,他比魔倫還要強,印度哥們和中東哥們第一個照面就被他殺了,還有那個說話老是帶著rap腔調的哥們...都沒了,我和機械蜘蛛俠差點也死在那兒?!鼻嗌倌臧姹镜谋说谩づ量司裼行┗秀?,他情緒低落地說。

      “該死!我還挺喜歡那個印度版彼得·帕克的...”米奎爾嘀咕道,但他作為一個成年人總不能在這個孩子面前露出喪氣的樣子,更何況現在完全沒必要垂頭喪氣,他拉著青少年版彼得·帕克,對他介紹道:“認識一下咱們的幫手,何慎言先生,他是個法師?!?

      誰知道青少年版本的彼得在看見何慎言的第一眼就瞪大了眼,他結結巴巴地說道:“何...何...何先生?!您怎么會在這兒?”

      何慎言瞇起了眼:“我們見過嗎?”

      “您不記得了?我穿梭世界還是因為您給我開的門呢!”帕克有些意外,但他也沒管那么多。這個帕克看上去非常自來熟,或者他覺得自己跟何慎言已經夠熟悉了。

      “不...孩子,等等。我很確定我們從來沒見過?!?

      “哎?是嗎?難不成您是我認識的那個何先生的平行世界版本?這樣好像也說得通...畢竟世界那么多?!迸量巳粲兴嫉攸c了點頭。

      何慎言的臉上慢慢地帶起了一抹奇怪的笑容,一閃即逝,隨后只余平靜:“不,孩子,事情可能不是這樣的...告訴我,你見到的那個我,他的右手上有沒有一串手鏈?”

      “你說的是一串檀木手鏈嗎?帶著清香那種?”

      法師緩慢而有力地點了點頭。

      “是的,我見過...”就算他還是個青少年,現在也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了。

      何慎言松了一口氣,就像是肩膀上的某些擔子被卸下了一般。他閉上眼,再睜開時,黑色已經被紅色代替了。那龐大到恐怖的魔力毫不掩飾的全部爆發了出來,讓在場的蜘蛛俠們全都因為蜘蛛感應而無法避免的顫抖了起來。

      赤紅色的魔力在他的腳下形成了一扇橙色的傳送門,隨著他的心意,魔倫飛到了他的身邊。

      法師平靜地對他們說道:“米奎爾,關于那個交易,可以取消了。我已經得到我想要的答案了?!?

      “至于繼承者家族...我現在心情很不好,所以,你可以將他們拋之腦后了。我會保證他們沒有一個能活下來的?!?

      他說完后,就帶著魔倫鉆進了門里。

      青少年版本的帕克有些傻眼了,他對米奎爾說道:“什么情況?這這這跟我認識的那個何先生好像完全是兩個人!我上次見到他的時候,他還是個老好人呢!”

      他還帶著稚氣的聲音在這片空曠的大地上傳出去很遠,甚至傳到了格溫的耳朵里,不過她其實也一直在關注這邊。少女挽起自己耳邊的頭發,她笑了起來,廢墟上的陽光照在她的金發上,兩相映照,更加耀眼。

      她輕聲說道:“不,彼得。這才是我認識的那個他?!?/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