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杰洛特沒敢告訴維瑟米爾他多放了點鹽,導致那鍋湯咸的要命。他知道自己要是說出來,今年冬天就不用回來了。就算回來了維瑟米爾也不會給他開門。

      吃過飯,他穿上法師送給他的那件龍皮甲,拿著劍和自己的包裹就出了門。他從前的那匹馬現在生活過得非常好,整天在城堡旁邊的山坡上吃草,它簡直是橫行霸道,將那些肉食動物統統趕走了。連帶著山羊和鹿們數量多了不少,倒是便宜了他們。

      杰洛特來到馬廄,牽出自己的新蘿卜,這是頭溫順的黑色母馬。他之前的那匹很不幸的被孽鬼們掏了肚子。換上馬鞍,放上兩把劍。他再次出發。

      沿著山路一路往下走,獵魔人的心中毫無波動。他盤算著自己要不要再去諾維格瑞瀟灑一陣子,上次去沒體驗到那家新開的店。據說服務非常好。他瞇著眼,臉上面無表情,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嚴肅。至于心里的想法嘛...

      說句齷齪都是清的。

      但杰洛特現在是個單身漢,這方面除了說句放蕩也沒人能說他什么。更何況他也沒偷沒搶,掙的錢都是自己勞動所得。除了維瑟米爾天天在他耳邊嘮叨這件事外,也沒什么人管其他的。

      就這樣想著,他一路來到了山腳下的鎮子。旅店的老板又換了,看上去是之前那個的兒子,約莫三十來歲。杰洛特從兜里掏出十五枚克朗放在桌上,要了點干糧帶走了。

      他打算一路南下,逛到辛特拉去。他很久沒去哪兒了,起碼有個十幾年。怪物們就像是麥子一樣,遲早會長出來。有經驗的獵魔人會像是農夫一樣精準的掌握住它們出現的規律,去收割它們的生命以換取錢財——當然,也可能是被收割。

      慢悠悠地出了旅店,十幾年前膾炙人口的白頭俠客的故事現在已經沒什么人提起了。人們喜新厭舊的程度沒有超出他的意料之外,他很難說自己是應該高興終于可以不再被騷擾,還是對此有點難過。不過總的來說,他還是很滿意現在不需要再帶著兜帽到處跑的日子。

      陽光灑在他的白發上,由于龍皮甲的緣故,杰洛特看上去和獵魔人完全不相符。那皮甲的做工實在太精湛了,他進城時甚至需要用斗篷掩蓋起來。他繼續沿著小路前進,看能否殺點水鬼...是的,事到如今,他已經看開了。殺水鬼既能掙錢,也沒什么危險,何樂而不為呢?

      水鬼屠戮者就水鬼屠戮者吧,他樂觀的想著。

      -------------------------------------

      杰洛特渾身血腥氣的走進酒館。

      他扔出手里的五枚錢幣,示意老板給他來杯泰莫利亞黑啤酒。禿頭老板眼睛都不抬一下,他說道:“嘿,白發仔。漲價了?!?

      “我上次來可還沒有?!?

      “你上次來是什么時候?”

      杰洛特注視著他的雙眼,說道:“三年前?!?

      禿頭不耐煩地說道:“那就對了,已經過去三年了。我當然要漲價??禳c,十克朗一杯黑啤酒?!?

      “這太貴了?!?

      “不買就滾出去!這兒只有我一家酒館!你不買就去喝那些鄉巴佬家里的臭水吧!”

      杰洛特并未動怒,他早已習慣了這種程度的侮辱,對他來說壓根算不了什么。他只是再掏出了五枚克朗放了上去,老板終于給他上了一杯黑啤酒。

      他一飲而盡,剛想找個位置坐下,老板卻說道:“你不能坐在這兒?!?

      杰洛特的動作頓住了。

      “為什么?”

      火爐里的木柴劈啪作響,人們喝酒和談話的聲音停頓了一下。他們的目光在老板和獵魔人的身上流轉著。

      “因為你身上太臭了,白發仔。我對你們這種人沒什么好感,但你至少不能把我的板凳弄臭吧?你身上臭的要命!還有那兩把劍!見鬼,給我滾出去!”

      他的爆發來的讓人猝不及防,臉色紅潤,怒氣沖沖地大喊大叫著。杰洛特感到一絲反常。

      他掃視酒館大廳,決定還是先退出這里比較好。

      他在外面站了二十分鐘,老板鬼鬼祟祟地從后門摸了出來,一眼就看到了他。這個禿頭男人一改之前怒氣沖沖的樣子,點頭哈腰地朝著獵魔人奔來,甚至想親吻他的左手。

      獵魔人不著痕跡地抽回自己的左手,他說道:“有什么事直接說吧,你在大廳里的態度讓我很不舒服?!?

      老板尷尬地笑了笑:“我也是沒辦法...大師,我不能讓我的家丑讓整個鎮子的人都知道?!?

      “家丑?”

      “是的,是的。但絕對和獵魔人有關系!”

      “先說好,我不會幫你殺你老婆的情夫,又或者你的情婦這種事。我殺怪物掙錢,不是殺人?!?

      “不不不,”他連忙搖著腦袋,生怕獵魔人跑了:“我是想請您將我的女兒從那個該死的巫師手里救回來!”

      “巫師?”

      “法師...術士,哎!隨便您怎么稱呼!那該死的家伙整天穿著黑袍,自打他三個月前來了鎮子上,咱們這兒周圍連狼都見不到了!肯定是他施了什么邪惡的魔法。當然,要只是這樣我還是很感謝他的,畢竟我又不是那些獵人,狼心和狼肝的價錢我一點都不關心?!?

      “但問題是,他居然要教我的女兒識字!”

      “看在梅里泰莉的份上!他哪是想教她識字??!他就是想上她!我的女兒可是遠近聞名的美人!您一定要幫幫我,把她帶回來!”

      杰洛特看了眼禿頭男人丑陋的臉,他心說你長成這樣你老婆是得有多好看才能讓你的女兒變成‘遠近聞名的美人’,但他沒說出來,有些時候,這種話說出來會導致你拿不到錢。

      他只是淡淡地問道:“他住在那兒?”

      禿頭男人大喜,他指著鎮子外的一座黑色法師塔:“就在那兒!大師!您直接過去就看得到!他不會拒絕任何訪客!”

      “是嗎?那他還是個很好客的法師啊?!?

      “是的,還是個很英俊的東方人,和我年輕時有的一比...嗨,我說這些干什么!您快去吧!”

      “慢著?!苯苈逄赝蝗簧斐鍪?,他問道:“東方人?”

      “是啊,怎么了?”

      杰洛特眨了眨眼,他沒說話,轉移了話題:“讓我們來談談我的報酬?!?/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