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杰洛特沒騎馬,他選擇步行來到法師塔。

      走到一半時,他就開始后悔了。這鎮子的路又破又泥濘,尤其是剛剛下了雨。他的靴子上全是泥巴,逼得他不得不停下來用匕首將那些泥巴給切下來。他一路走到法師塔底,這座塔并不高。通體黑色,也沒什么奢華的裝飾,甚至連某些人視作門面的塔頂都只是敷衍的用紅磚搭配的。

      杰洛特摘下自己的手套,他敲了敲厚重的橡木門。門后沒有人回應,那扇門卻在吱呀聲中自己打開了。

      一個穿著黑袍的法師背對著他坐在大廳里,喝著悶酒?;馉t里的木柴噼啪作響,沒有蠟燭,昏暗的光線讓法師的背影在黑暗中看上去宛若某種漆黑的怪物。

      “他說是個東方男人時,我還不怎么相信是你,何?!苯苈逄刈叩椒◣煂γ孀?,他說道。

      “他怎么說我的?”法師的聲音很沙啞。

      獵魔人聳了聳肩:“你確定你真的想聽嗎?”

      “當然,為什么不呢?”

      “好吧,他說你是個該死的巫師,還想上他的女兒?!?

      黑暗中傳來一聲驚呼,杰洛特扭頭看去,一個的女孩從樓梯的交界處跑開了,杰洛特沒看見她的臉,只看見她亞麻色的頭發。

      他指了指那個方向,問道:“你真的在教她識字?”

      法師又灌下一口酒,他滿不在乎地說:“是的,有何不可?只要人們愿意學,我就愿意教。學習是人的自由...只是很多人明明機會擺在眼前也不會去珍惜?!?

      杰洛特來了興致,他剛想說話,法師卻將手里的酒塞進了他的手里。獵魔人也喝下一口,他頓時瞪大了眼睛。

      “見鬼!你不能給我喝這種玩意兒!”

      “怎么了?”

      獵魔人沒說話,他一口氣將瓶子里剩下的三分之一全部喝完了。隨后抹了把嘴,說道:“這樣我以后還怎么喝普通的酒?”

      法師無情地嘲笑道:“得了吧,像你這樣的酒鬼只要癮上來了,別說是廉價酒,就算是馬尿你都愿意喝上兩口?!?

      “沒那么夸張...不過,我的確喝過酒精?!?

      “感覺如何?”

      獵魔人砸吧砸吧嘴,他放下手里的酒瓶:“你不會想知道的?!?

      “所以,你這段時間都去干什么了?”

      法師意味深長地笑了起來,他并不回答,而是不知從哪兒又掏出一瓶酒,遞給了獵魔人。他問道:“你見過我的‘一鍵式懶人自助青草試煉機’了吧?它怎么樣?”

      “我們只用了一次?!?

      “一次?”

      “是的?!苯苈逄卮蜷_瓶塞,他凝視著酒瓶里那宛若星空一般泛著光芒的液體,甚至有些不舍得喝下去,他咽了口口水,以莫大的意志力讓自己將塞子塞了回去。

      他接著說道:“機器有了,但學徒必須仔細挑選。十六年來我們只帶回了一個學徒,好在他很優秀?!?

      “哦?”法師來了興致,他抬頭看了眼天花板,女孩在那弄出了一些響動。他問道:“介意和我談談嗎?”

      獵魔人微笑起來,和久別重逢的朋友見面總是值得開心的,而且安德森的確值得他的贊許:“他真的很棒。而我像他那么大時還整天想著怎么成為騎士呢。十六歲的小子...”

      他比劃了一下,手停在自己肩膀前:“...有這么高了,很壯。怪物圖冊看過一遍就能記下,他的劍術風格和我與維瑟米爾都不同,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琢磨出來的?!?

      獵魔人回想起那小子揮劍的模樣,他笑著說:“他未來肯定是一把好手,何???、準、狠。能做到這三點其中任意一點都能在劍術方面有所建樹,而他三點全有。雖然比較青澀,但時間對我們來說從來不是問題?!?

      “聽上去你很期待啊?!?

      “當然...你做的事情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學派的重建從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完成的,我之前一度以為我會是最后的獵魔人,但現在看來,我們還不會那么快就被歷史掃地出門?!?

      興許是酒精的作用,昏暗的光線下,杰洛特的表情有些復雜。他的笑容中帶了些愁苦,但很快又被自己抹去了。

      他問道:“你呢?你來了這兒三個月,教了一個女孩識字。難不成這就是你想做的?以后當個鄉村教師?”

      法師豎起一根手指:“第一,我以前就當過老師,雖然時間不長?!?

      “第二,我當然不可能只是教她識字。安德莉婭是個非常聰明的孩子,同時對魔力的親和度也很高?!?

      獵魔人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所以你的確是想...嗯?”

      “在我的家鄉有句話,叫做齷齪的人看什么都齷齪,杰洛特?!狈◣煹鼗卮鹆怂?。

      “那女孩是自己找到我的,她知道我是個法師,帶來了她全部的家當,三百克朗。央求我教授她一些最基本的法術?!?

      “三百克朗?!”獵魔人震驚了,這可不是筆小錢。十六年過去,克朗作為諾維格瑞發行的貨幣,其價值水漲船高,而三百克朗甚至能買上一整套矮人工匠的全金屬甲了。他不禁問道:“她哪兒來那么多錢?”

      “她在經商上很有天賦...杰洛特,或者我該說,是個天才。一個鄉野里出生的,連字都不認識的女孩。能夠用十五克朗賺到三百克朗,這不是天才,是什么呢?你看,這就是機會的重要性。如果我不來這里...那么她可能一輩子都只會是個旅店老板之女,在幾年后嫁給一個粗野的農夫,為他洗衣做飯,搞不好還要被毆打?!?

      “她怎么做到的?”

      法師攤了攤手:“我怎么知道?不如你去問問她?”

      獵魔人想起自己剛剛的口無遮攔,他搖了搖頭,說道:“我還是別自討沒趣了。言語會傷人,就算是無心之過也一樣。你繼續說?!?

      “總之,她想學魔法...那我就教。有何不可呢?”

      “你不怕她學會你的法術后跑去和其他法師們一樣,接近國王,削尖了腦袋想往宮廷里跑嗎?”

      “她不會的?!狈◣熀V定地回答。

      “你這么肯定?”

      法師神秘地笑了笑,那副笑容讓獵魔人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他知道,法師又在玩弄他謎語人的那一套了。而他對此毫無辦法。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