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杰洛特不得不承認他昨晚睡得很好,自從離開凱爾莫罕長途跋涉后,他很久沒有過如此安穩的睡眠了。沒有波瀾,不必留心警惕可能襲擊的野獸、怪物或盜匪,他可以睡到自然醒。

      獵魔人躺在他的床上,陽光透過窗戶打在他的臉上。他一個翻身下床,拿起擱置在一旁柜子上的吊墜帶上,穿戴整齊后打開了門。

      昨晚那驚鴻一瞥看見的星空仿佛只是他的錯覺,門外是旋轉而下的樓梯。杰洛特順延而下,看見了坐在一樓大廳里吃著早飯的安德莉婭。

      “早上好?!迸_他點了點頭,繼續吃起了自己面前的軟面包。她的餐盤旁放著一本攤開的古籍,杰洛特瞥了一眼,發現上面的東西他一個字都看不懂,

      “呃...早上好。嘿,你有見到何嗎?”杰洛特看了眼桌上籃子里放著的軟面包,他拿起一個吃了起來,一邊吃一邊問道。

      安德莉婭頭也不抬:“老師現在應該出門散心去了?!?

      “散心?”

      “是的,杰洛特先生。請您坐下吃吧,這里很寬敞。老師每天早上都會消失一段時間,直到中午才會回來?!?

      杰洛特有些尷尬地坐了下來,他沒想到女孩這么敏銳,居然發現了他并不是很想繼續留在這里和她共處一室的心思。

      獵魔人決定不再說話了。他嚼著嘴里的面包,意外地挑了挑眉。這面包出乎意料的好吃。

      他吃的很快,三下五除二就站起身來,打算離開法師塔去和禿頭男人說明他的委托無法完成了。他對安德莉婭說道:“那么,我就先離開了。請你告訴何一聲,如果他想找我的話,我會在鎮鎮上的旅店里住一段時間?!?

      “好的,先生?!卑驳吕驄I依舊沒有抬頭,她甚至忘記了咀嚼嘴里的面包。那本書仿佛有著什么魔力一般,將她的視線牢牢地釘在了上面。

      獵魔人走到門前,他剛將手放在門把手上,便聽見外面傳來的嘈雜人聲和大聲呼喊。

      “聽著!你這邪惡的巫師!你最好把我的女兒交出來!我知道你殺了那個獵魔人!但你可沒辦法殺了我們所有人!”

      杰洛特皺著眉打開門,他看到一群村民正手拿草叉圍攏了法師塔前的空地,他們穿著粗布衣服,群情激憤。有的甚至手里拿著糞桶往法師塔上潑,這是某種鄉野間的傳說,污穢的物體可以讓魔法失效——杰洛特心里想,待會估計有好戲看了。

      昨天見過一面的那個禿頭男人正臉紅脖子粗地站在人群前方大聲叫罵,但當他看見走出門來的杰洛特時,他立馬閉上了嘴。

      杰洛特反手關上了門,他不知道里面正在專心讀書的女孩聽見沒有,但他不想讓她聽見這些話語。禿頭男人走到他面前,有些不可思議地說:“你...你沒死?”

      獵魔人的眉頭皺的更深了:“你為什么覺得我一定會死呢?”

      禿頭男人面色一滯,他吞吞吐吐地回答:“呃...這個嘛,獵魔人大師,您看,巫師們不都是...嗯,不都是草菅人命的嘛!”

      從他嘴里聽見一個成語的杰洛特有些意外,他沒想到這混蛋的狗嘴里居然還能吐出一塊象牙的碎片。他冷淡地說道:“委托沒法完成,你可以留著你的錢了?!?

      “什么?!”

      禿頭男人原本想要生氣——或者說,他覺得自己應該生氣,因為這件事讓他在眾人面前丟了臉面,而他一向是鎮上的一霸。

      但當他看見杰洛特那雙毫無感情的貓眼時,他原本準備好的那些怒罵獵魔人不守信用的臟字都被他吞了回去,準備好去推搡獵魔人的雙手也收了回來,那副油膩的笑容再度在他臉上掛起。

      “大師...我可以提高價錢,您看,不如兩百克朗如何?您只需要和那個巫師談一談就夠了!”

      “沒什么好談的?!苯苈逄卦俅胃蓛衾涞鼐芙^了他,他看了看四周的人群,對禿頭男人說道:“你最好讓他們都從哪兒來的回哪兒去,否則別怪我沒提醒你。這座塔的主人的脾氣可沒我這么好?!?

      禿頭男人的臉色變得漲紅了起來,但依舊沒有釋放出來,而是拉著杰洛特離人群稍遠了幾步,他小聲地說道:“大師,我只有這么一個女兒。她原本就快要和一位事業有成的本地商人結婚了!可是那個巫師卻橫插一腳,他一定是給我的安德莉婭下了什么魔咒!”

      “她可是我的女兒,我了解她。她從來不會違逆她的父親的?!倍d頭男人越說越生氣,甚至開始咬牙切齒起來。他沒注意到獵魔人的臉色已經變得古怪了起來,也沒注意到原本一直在大聲叫嚷的人群們逐漸安靜了下來。

      直到一道陰影籠罩了他。

      禿頭男人回身抬頭看去,一個黑泡男人浮在空中,靜靜地看著他,眼中突然閃過一抹赤紅的光芒。

      他緩緩落地,步伐不急不慢。禿頭男人卻開始節節后退,像是在面對什么可怕的東西一樣。他的步履蹣跚,一個不小心摔倒在地,吃了個滿嘴泥。與此同時,那些被潑在塔上的污穢之物開始一點點剝落了下來,它們朝著潑出它們的人急速飛去。

      這個將錢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男人坐在泥濘的路面上,他做出一副為了愛可以放棄一切的姿態,閉上了眼睛:“來吧!巫師!看來奪走我的女兒對你來說還不夠!來吧!殺了我!”

      法師側過頭看了一眼獵魔人,杰洛特不著痕跡地移開了幾步,免得血濺到自己的身上。但法師并未動手。

      他微微搖了搖頭:“盡管我對你的貪婪與愚蠢早有預料,但依舊沒想到你能為了一點點錢做到這個地步?!?

      “你知道我可以直接殺了你嗎?我甚至可以將你的靈魂囚禁起來,折磨你上萬年之久。你覺得我有這個能力做到這件事嗎?”法師的聲音風輕云淡,他不急也不惱,甚至還掛起了微笑。

      男人咽了口唾沫,一種莫大的恐懼讓他尿了出來。他顫抖著,想要逃走,但另一股力量卻止住了他的顫抖,強迫他開口說話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