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這場僅有一鍋湯和干硬面包的宴會一直持續到了下午。盡管食材并不豐盛,酒水也算不上頂級,可在場的人都非常盡興。尤其是維瑟米爾,杰洛特感覺很多年他都沒這么高興過了,臉上的胡子一抖一抖的,不停地說著他年輕時那些冒險的故事。

      杰洛特基本一直在狂吃海塞,維瑟米爾的湯是很有一手的。這次他特意少放了鹽,里面大塊的羊肉浮浮沉沉,配上香料,他一口氣就著湯吃了四個面包才停下。安德森也不逞多讓,正是長身體時,而且還經過了青草試煉。他的飯量比起普通人來說大了不少。

      那鍋羊肉湯基本就是他們倆解決的。法師和維瑟米爾基本沒怎么吃,他們倆一直在喝酒。

      老人的臉紅通通的,他突然舉起手里的酒瓶,站上椅子,大聲唱起一首古代的歌謠。何慎言側耳仔細傾聽,歌詞大意是一個來自史凱利杰群島的年輕人為了獲得當地一名妙齡女子的芳心,從而出海,誓要單人捕殺一頭鯨魚回來作為獻給她的禮物。

      然而在這個過程中,年輕人見識到了種種危險,海嘯、風暴、水鬼、還有那水面之下的鬼影。他憑借著勇氣和一腔愛意走到了最后,撿了一條命,卻沒捕到鯨魚。

      歌謠在此戛然而止,沒有說明結局。維瑟米爾顫顫悠悠地坐了下來,他喝的太多了,就算是獵魔人們經過突變的免疫循環系統都不能讓他變得清醒。醉醺醺的老人看著凱爾莫罕重建后的大廳,眼中突然泛起淚光。他開始喃喃自語,念起一個又一個的名字。

      是誰的名字?沒人問出聲。

      安德森放下手里的食物,將老人帶回房間去休息了。坐在大廳里的二人能聽見他越來越遠的聲音,依舊在不間斷地念著他們的名字。

      已逝之人。

      杰洛特突然說道:“你還記得你的那個預言嗎?”

      “記得?!?

      杰洛特抬起頭,他手里攥著半個面包,用一種詠嘆調一般的語氣說道:“于黑夜之中,白狼將會遇見年輕的黑狼。他們會穿過暴風、跨過海洋。他們會將昔日的榮光重鑄,也會為了一只燕子而找遍整個世界...黑狼會奄奄一息,甚至瀕臨死亡...”

      “現在,我找到黑狼了,他的確是在黑夜里出生的。但我不明白一件事,何。預言真的會全部實現嗎?”他說話時,眼睛緊緊地盯著法師。

      法師右手的五指敲擊著桌面,他沉吟了一會:“這要看你怎么看這個問題了。有的人在得到預言后惶惶不可終日,生怕自己的命運和預言中一樣悲慘。另一些人則根本不將其放在心上,他們只是照常生活。預言的確會實現,但到底怎么實現,這是你沒法決定的?!?

      “你要聽聽我的建議嗎?”法師問道。

      杰洛特點了點頭,又從碗里叉起一塊羊肉吃掉。法師看得出他有些緊張。

      “我的建議就是,不要太把預言當回事,當然,也不要完全無視它?!?

      “事在人為,杰洛特。說出來可能你并不會相信,但我其實從不相信命運,不論是過去還是未來,皆是如此。你知道我相信什么嗎?我相信事在人為。而且,如果真的有所謂的命運之神存在的話...那她一定是個丑陋的惡毒老太婆?!?

      法師突兀地轉折讓獵魔人噎住了,他好不容易咽下那口羊肉,他笑了起來,說道:“我同意你的話。命運之神如果真的存在,那她一定是個表子?!?

      他在一陣沉默后提起了另外一件事:“你知道...你知道安德森的母親是誰嗎?”

      “不知道。但我愿聞其詳?!?

      “還記得當時我在利維亞住的那間旅店嗎?她是那間旅店老板的妹妹。一個很好的姑娘,現在成了一位知名的學者?!?

      杰洛特有些不知從何說起,趁著安德森沒回來,他索性將波爾斯莊園的事情完完整整地說了一遍。談起那個忽然出現的男人,和被綁架后懷孕的維爾婭時,他說道:“我后來才發現,原來我在莊園里殺的那個男人就是綁架她的那個混蛋。也是從那時起,我開始懷疑一切?!?

      法師微微側過頭,看了看身后,他平靜地說道:“你帶走她的孩子,有和她商量嗎?”

      “...沒有。但她的哥哥同意了?!?

      “她的哥哥又不是她自己,杰洛特?!?

      “我知道,我知道...但一個少女帶著孩子,你要讓她怎么過日子?”杰洛特的嘴唇有些發白。

      何慎言輕飄飄地說道:“你不是她,杰洛特。沒人有權利替另一個人做決定,就算是為了她好也一樣。況且...你其實是有私心的,對吧?”

      法師的話讓獵魔人低下了頭,他沉默了一會,才說道:“是的?!?

      “將昔日的榮光重鑄...看來是我的問題,杰洛特。我的確不該因為一時興起做那個預言?!焙紊餮該u了搖頭。

      杰洛特緊緊地抿著嘴,他沒有說話。

      鍋里的湯已經見底了。大塊的羊肉被吃完,只剩下幾塊骨頭在里面孤零零的漂浮著。

      法師接著說道:“你突然提起這件事,是想干什么呢?”

      “我想找到維爾婭...”

      “然后呢?你一聲不吭帶走她剛出生的孩子?,F在過了十六年又要將他帶回去嗎?”

      “我知道我這么做很...”

      突然走出的安德森打斷了杰洛特想說的話,黑發的男孩平靜地說道:“我沒有意見,何先生?!?

      “安德森...”獵魔人看著他的臉,有些愧疚。

      安德森只是報以安慰地一笑:“我不怪你,杰洛特?;蛟S我和媽媽都不想離開彼此,但事實情況就是當時她帶著我沒法生存,而且還得受人冷眼?!?

      法師嘆了口氣,這是他今天第二次這么做了。

      他說道:“好吧,既然你們二位都是一樣的想法,那就趕緊吃完飯,穿件得體的衣服。我們去找到你的母親好了?!?/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