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維爾婭今天一整天都有些心神不寧。

      十六年過去,她的紅發早已不再鮮亮。她很久沒有過這種感覺了。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她撫摸著臉上那一道隨著時間流失已經變得不再明顯的傷疤,突然低下了頭。

      在她的桌上,有一張小小的素描畫像,是她自己在學習了畫畫后畫的,技法粗糙而拙劣。畫的是一個面貌模糊的嬰兒。她沒見過他的臉。

      當初那個在偏遠小國利維亞里的酒館老板之女已經成為了舉世聞名的學者,她能甚至在泰莫利亞的首都維吉瑪大學里擁有自己的一間辦公室。這對于她的性別來說是令人難以置信的。

      不是沒人說過一些關于她性別的閑話,比如一個女人憑什么能坐在大學里給學生們講課。諸如此類,數不勝數,更難聽的比比皆是。但,凡是見識過她能力的人都閉上了嘴,她的推崇者們樂此不彼的對那些對她含有偏見的人展開罵戰,雙方之間的口誅筆伐在報社上也是一道風景線。

      她的哥哥馬洛里轉行做了一名商人,早已結婚,衣食無憂。但對于他當年一聲不吭就將自己孩子送走的事情,維爾婭依然心存怨言。她雖然說不上恨,但和自己哥哥的聯系是越來越少了。

      畢竟,就算那孩子的生父是一個人渣??伤皇?,而那孩子也是無辜的。

      時間能沖淡一切事情。她不認同這句話,她很想再見見那個帶走自己孩子的獵魔人,也想見見自己的孩子。但她從沒嘗試去找過。

      維爾婭找過很多有關獵魔人的書籍,她認真的看完了每一本。那上面關于青草試煉的死亡率與和怪物作戰的危險性讓她不寒而栗。如果按照時間來算,今年她的孩子應該剛好十六歲。

      如果他還活著的話。

      維爾婭不愿去找他的原因就是如此,她不愿在苦苦尋找后卻得知他早已死去的消息,甘愿欺騙自己他還活著。

      門外有人敲響了她的房門,那聲音讓她從回憶中驚醒了過來。門房用他一貫洪亮的嗓門大聲喊道:“維爾婭教授!有人想要見你!”

      “是誰?”

      門房推開門,他看上去圓滾滾的,很討人喜歡:“我不知道,教授。是一個年輕的男人。嗯,很英俊,教授。真的很英俊?!?

      “噢!我的吉米,不要再提他英俊不英俊的事情了?!本S爾婭啞然失笑,在如今的世界,她知道自己三十六歲的年紀不結婚多半會被人認為是沒人要。因此她的門房分外關注這方面的問題,吉米不想讓他的教授受到這方面的非議。但他對于一名陌生男人如此夸贊,還是讓她忍不住想要笑出聲。

      “請他進來吧?!本S爾婭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發型,確保她沒有為自己的學者身份丟臉后,開口說道。

      “好的,教授?!奔卓s回頭去,關上門。不一會,兩聲清脆而有節奏感的敲門聲響起了。

      “請進?!?

      門被推開了,維爾婭必須承認,吉米沒有說謊。他真的很英俊。

      年輕男人很高大,穿著一身黑袍,在邊緣繡了金線,看上去既低調又不失身份。這反倒讓維爾婭警惕了起來,她在過去打發過很多這樣的人。他們大多都有求于維爾婭,想讓她用自己的學術影響力為自己的家族牟利。她都拒絕了。

      男人來到她對面坐下,露出一個禮貌的微笑:“你好,維爾婭教授。我叫做何慎言?!?

      “何-慎-言?”維爾婭念了一遍他的名字,發音很古怪,她問道:“你來自東方?”

      “大差不差?!焙紊餮孕α诵?。

      “你來找我有什么事?”

      “是這樣,”何慎言做了個手勢,他那雙平靜的黑色眼眸不知為何讓維爾婭有些心慌:“我想問問,你想見見自己的孩子嗎?”

      有很長一段時間,維爾婭臉上的表情和她沉重的呼吸讓何慎言覺得維爾婭快要忍不住讓門房將他轟出去了。

      但這個不再年輕的女人忍住了。她閉上眼,又睜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不知道你們是從哪兒弄來的消息,但你們最好不是在以此要挾我想要得到些什么...”

      她冷冷地說:“因為我敢保證,如果你們打算拿這件事來做文章的話,我寧愿死都不會讓你們得到你們想要的東西,上次是這樣,這次也是這樣。我也不管你身后站著的是誰,就算是國王我也無所謂!你聽明白了嗎!你們簡直是無恥!”

      何慎言有些驚訝,不僅是因為維爾婭表現出來的勇氣和決心,更因為她的那句你們。這表示一直有人在威脅她。

      有趣,是什么人需要通過威脅一個學者來得到些利益?

      他暫且摁下這件事,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打了個響指。

      一道散發著藍光的傳送門出現了,從中走出兩個人。第一個穿著皮甲,一頭白發。第二個看上去要年輕許多,滿頭黑發。

      “這是什么意思?”維爾婭問道。

      杰洛特開口了:“我就是當年帶走你孩子的那個獵魔人,維爾婭女士。我...很抱歉?!?

      維爾婭怔住了。

      你很少能在人類的臉上看見這種表情,希望與各種情緒交織在一起,沒有哪個畫家能完全把握這種神情。她的嘴唇顫抖著,手捏著椅子的扶手,指頭泛白。她看向一直未說話的安德森,不知該如何開口。兩行眼淚順流而下。

      她在看見安德森的第一眼就早已確定了,這就是自己的孩子。如果你要問她為什么,維爾婭也說不出個什么所以然來。每個母親似乎都有這種特別的能力,她們總是能在千萬個相似的背影中一眼認出自己的孩子,即使已經很多年素未謀面。

      何慎言側過頭,他帶著杰洛特走回了傳送門,將空間留給這對不幸卻又幸運的母子。

      杰洛特站在凱爾莫罕空曠的庭院中,他問道:“我是不是做錯了?”

      法師沒有回答他,這種事沒有人說得出對或錯。他只是拍了拍獵魔人的肩膀,示意他跟自己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