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談話持續了很長時間,維爾婭像是要補償自己似的。從響午一直談到了傍晚,期間門房敲過很多次門,說外面有人想要見她。都被維爾婭拒絕了。

      直到學校準備關閉,他們才從辦公室里走出來。吉米發現走出來的男人和進去的男人不是同一個時,他困惑地瞪大了雙眼。但看見安德森和維爾婭相似卻又不同的面容時,他就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盡管沒和維爾婭談起這事,但他依舊決定自己必須守口如瓶。

      他們漫步在傍晚時分的維吉瑪街頭,這里談不上是一座多么文明且整潔的城市,比起諾維格瑞來說更是遠遠不如。維吉瑪城內分為三個主要區域,最貧窮的是神殿區,圣雷比歐達醫院和烈焰薔薇騎士團的修道院就位在那里。貿易區是最富有最重要居民的家,市政府與主要的市場被安置在這里。城市最古老的部分,舊維吉瑪,最近被改成了非人類種族的少數民族居住區。

      他們路過一個水果攤,這是通往她家的必經之路。原本正要收工的攤販看見維爾婭的到來,眼神一亮,他急匆匆地跑了過來,手里還拿著一個布袋:“維爾婭女士!維爾婭女士!請你收下這個吧!”

      “不,安東尼。我們談過很多次了,你沒必要一直給我送這些蘋果。我知道你做的是小本生意。聽著,拿回去,我真的不需要...”

      他們為了一袋蘋果說了很久,維爾婭最后還是收下了。安東尼看上去對此頗為高興,他已經持續不斷地給維爾婭送了將近兩年的蘋果,并且堅持不要回報。只不過是因為他夫人難產時是維爾婭幫的忙。

      “再見,女士。愿梅里泰莉女神保佑您長命百歲!”那個男人興高采烈地跑回自己的攤位,比自己掙了大錢還要開心。

      安德森沉默地跟在維爾婭身后,他看上去活像是個影子,或者別的什么東西。他不說話,也不發出任何聲音。他的靴子踩在石板路上甚至幾乎沒有什么腳步聲。他只是默默地跟隨著自己陌生的母親,嘗試了解她生活地方的一切事物。

      維爾婭從布袋里拿出一個蘋果,用自己的衣袖擦了擦,遞給他:“吃一個,安德森。凱爾莫罕那兒應該沒有蘋果?!?

      “呃,好的,母親...但您怎么會知道凱爾莫罕?”

      維爾婭沖他眨了眨眼,這時,她看上去頗像年輕時的自己,活力又回來了:“我是個大學教授,還是個學者。安德森,我當然知道凱爾莫罕?!?

      安德森咬了一口,很甜。他沒吃過這種水果,但很好吃。他也說不清到底是因為這種水果本身如此,還是因為那是他母親遞來的。

      他們又走了一會,拐到一間二層別墅門前,這里就是維爾婭的家。是一位富商贈送給她的,因為她免費幫那位富商治好了一種頑疾。

      “你一個人住嗎?”站在別墅門前,安德森突然問道。

      “是啊,怎么了?”

      安德森沉默著,他一把拉過維爾婭,將她拽到自己身后。不明所以的維爾婭瞪大了眼,她看見兩根箭矢落在自己原本站立的地方。

      年輕的男孩發出一聲似人又不似人的咆哮聲,維爾婭又看見一根箭矢穿透了他的肩膀。但安德森似乎根本感覺不到疼痛,他的貓眼在黑暗中熠熠生輝,呲著牙,活像一頭被激怒的狼。

      他從地上撿起一顆石頭,一腳踹開了別墅外圍的鐵門,力道之大甚至讓那門上的鐵欄桿歪斜了。緊接著,他將石頭投擲了出去,一聲慘叫從樓頂上傳來,一個男人跌了下來,他的腦袋被砸開了。安德森撿起他身上的短劍,將維爾婭牢牢地護在身后。

      他聽見后方傳來三個人的腳步聲,很沉重,還有劍與劍鞘碰撞發出的聲音。他能聽見自己越來越響的心跳,與母親不安的細小尖叫。他看了一眼他的母親,發現她正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從那男人的尸體上撿起弓弩拿在手里。

      他露出一絲微笑,隨后轉過身,短劍在月色下如同一道銀色的閃電,一閃而過,帶來死亡。為首的,向他沖來的那個男人在頃刻之間便被切開了脖子。安德森看見第二個男人,他很高,手里拿著一根狼牙棒。安德森微微側過身體,讓自己的握劍的右手能伸的更長,同時猛地一個下蹲。

      “呃——!”那個壯漢發出一聲尖叫,他捂著自己的襠部倒在地上。安德森跨過他,用力一踹他的脖頸。咔吧一聲,他的腦袋歪斜成了一個致命的角度。生前看到的最后一個畫面是安德森奔向他同伴的背影。

      對上了第三個男人,沒有言語,他只是用一記簡單的直刺刺穿了他的腹部,隨后旋轉腕部,用力往下一劃。

      熱騰騰的腸子和臟器暴露了出來,鮮血飛濺,有不少沾染到了安德森的臉上。他面無表情地抹了一把鮮血,轉過頭看著別墅,站在房頂上的那兩個放哨的男人已經跑了。他們動作很快,只留下一地的尸體和站在血泊中的安德森與維爾婭。

      片刻之后。

      別墅內。

      維爾婭臉色蒼白地用短劍割斷了箭矢,取出還殘留在他肩膀內的一部分箭桿后。她心疼地摸了摸傷口附近的肌肉,得到一陣顫抖。但安德森依舊一聲不吭,就好像被箭矢刺穿肩膀的人不是他一樣。

      酒精消毒,白布包扎。維爾婭非常嫻熟地完成了這一切。安德森穿上他染血的襯衣,說道:“這里不安全,母親。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回去?!?

      “我知道...但我沒想到他們居然真的敢這么做?!?

      維爾婭的臉上帶著后怕,隨后轉為憤怒。她不知道安德森為何劍術如此高超,但她知道一件事,如果安德森并未這么厲害,那么今天死的不只是她,還有她十六年未見,剛剛才重逢的孩子。

      這個臉上帶著傷疤的女人在燭火的照耀下,看上去活像是一頭張牙舞爪的母狼:“我要讓他們付出代價?!?/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