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當天傍晚,杰洛特終于找到了一間愿意接待新客人的旅店。這間旅店很小,位于鬧市區的一個僻靜角落。從外表看上去不過只是一座二層的木質建筑物,表面刷上了白色的油漆。刺鼻的油漆味還未散去,顯然是剛剛完工沒多久。但獵魔人和法師都不在乎那么多,前者是對居住條件沒什么要求,后者則根本不需要睡眠。

      值得一提的是,這間店的老板娘是一位精靈。這讓杰洛特有些驚訝,辛特拉是北方諸國的其中之一。矮人、精靈、半身人和侏儒們在這兒只能算得上是二等種族。他們被稱作‘非人種族’,至于待遇嘛......

      你可想而知。

      杰洛特很是客氣的詢問了這位精靈,他們能否在此獲得兩間房間。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他才去門外的馬樁上栓了馬。旅店沒有打雜的小廝,因此還得他自己去搬草料放在馬槽里,考慮到這里很便宜的價錢,獵魔人也就沒把這當一回事。

      他回到店內,法師已經挑選好了一個僻靜的角落——對這間旅店來說,任何地方都很僻靜。但法師似乎就是偏愛一些能縱觀全局的角落,杰洛特要了兩瓶黑啤酒和一些事物,他在法師對面坐了下來,揉了揉自己因為騎馬太久而感到有些酸痛的腰部。

      “真見鬼...我得掙點錢換個新馬鞍了,舊的這個老是讓我腰痛?!?

      法師沒說話,他雙眼盯著滿是油污的桌子,施了個法,讓桌子變得干凈了起來。杰洛特不明白他為什么要這樣做。在旅程中,他們經歷過更糟糕的環境,而法師對此泰然處之。

      注意到他的不解,何慎言輕輕笑了笑,他說道:“別急,杰洛特。一會就有好戲看了?!?

      “你只不過是清理了一張桌子,能有什么好戲...等等,那是什么聲音?”

      旅店的后廚傳來一聲巨響,好像是什么東西被扔在了地上。獵魔人警惕地朝那邊望去,他的手已經摸到了背后的劍上。但法師阻止了他,沖著他搖了搖頭,示意他耐心等待。

      不一會,那位精靈老板娘就端著手中的盤子走了過來,盡管她可能并未有什么誘惑客人的想法。但精靈天生的美麗依舊讓她將這段小小的路程走的婀娜生姿,杰洛特再次過程中發現了另一件令他汗毛豎起的事——老板娘的衣服和身高未變,但那張臉卻有了極大的變化。

      我們都知道,精靈們是一種美麗且長壽的種族,他們有尖耳朵與輪廓鮮明的面貌,極具優雅的身姿,他們的牙齒都沒有尖尖的犬齒,且還擁有高超的智慧與優越的魔法天賦。但他們的美麗是有限度的,至少不會令人感到攝人心魄。否則精靈們的下場就不是國家破滅了,而是作為人類的寵物——哪方面的?我也不知道。

      但這位——姑且先將其稱之為老板娘吧。這位老板娘的面貌和之前杰洛特見到的并不像同一個人。她之前雖然也很美麗,但現在的她,杰洛特完全無法用語言形容。

      她穿著一件普通的、非常樸素的碎花連衣裙。暗金色的頭發在腦后束成一個發髻,碧藍色的美麗眼睛在燭火的照耀下反射出令他心驚的魅力。更別提那張臉了,幾者相加帶來的魅力堪比一顆炸彈,獵魔人以莫大的意志力強迫自己轉過頭去,不讓她察覺到異樣。

      但已經晚了。

      她放下手中的盤子,隨后問道:“我臉上是有什么東西嗎?獵魔人?能讓你這樣盯著我看?”

      法師接過她的話:“他可能只是感到好奇而已,女士。而且,我也很好奇。為何一位像你這樣美麗的女士會在這里當一個破舊旅店的老板呢?”

      她的變臉速度之快讓人嘆為觀止,在意識到自己臉上的那個小戲法失效之后,她立刻便想開始施法。藍色的危險光芒在她的手中凝聚,法師輕笑著,像是開玩笑一般伸出手,隔著空氣輕輕點了點:“禁止?!?

      光芒熄滅了。

      “你...”她的臉色開始變得陰晴不定起來,隨后在幾個呼吸內迅速轉變為誘惑的微笑,她散開自己腦后的發髻,讓暗金色的頭發披散開來,有些披散到她潔白而優雅的脖頸上。這個女人以一種優雅的姿態坐了下來。

      何慎言拿過啤酒喝了一口,他說道:“不要誤會,女士。我沒什么惡意,也并不貪求你的美貌,我只是感到好奇?!?

      杰洛特也拿過啤酒,他借用喝酒的動作掩蓋自己的笑容——他已經意識到了,有好戲看了。

      “現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讓你為我講講你們是如何施法的。啊,請原諒。我很難在書店與圖書館里找到有關法術方面的記載,少數幾本提到你們的書籍里也都是惡言。而我從市井里聽到的有關你們的稱呼則包含了禮貌的‘智者’到不太精確的‘狗娘養的,他們最好得瘟疫’之間?!?

      女人微微一笑,她迅速鎮定了下來,像是之前那劍拔弩張的場面從未發生一樣:“您看上去是個禮貌的人,但一定非常喜歡開玩笑?!?

      “不,實際上,我是個大多數時間都很無趣的人,相信我?!焙紊餮試烂C地皺起眉。這讓女人臉上的微笑消失了。

      “您大可不必如此羞辱我...我的魔法技藝對您來說甚至不值一提,您輕而易舉地就以一種我無法理解的方式切斷了我與混沌能量之間的聯系。我相信我的生命也可以被您以同樣輕松的方式結束,所以,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想從我這兒得到什么?”

      杰洛特又喝了一口酒,他想,法師們說話真是彎彎繞繞的,還好何跟他們不太一樣。

      何慎言嘆了口氣,他來到這地方后就老是嘆氣:“說真的,我沒有其他意思。我甚至不知道你是誰,而我對此也不感興趣。我只想聽你講講有關這方面的事情罷了...僅此而已。如果你不愿意,可以拒絕?!?

      女人在一陣沉默后,緩緩開口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