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怎么做到的?”

      夜晚,獵魔人和法師走在一條蔥郁的林間小道上,不要誤會。他們不是在郊游或者干其他的事。這里是皇家林園,他們正在這兒‘打發時間’,以等待即將開始的宴會。

      杰洛特沒穿他的馬褲和皮甲,而是換上了一身令他的皮膚非常不舒服的衣服。內衣、襯衣、束腰外衣層層疊疊,緊到不能再緊,讓他覺得自己活像是頭被綁起來的豬。何慎言就輕松許多,他的穿著根本就沒什么變化?;蛘哒f,他的那身衣服本來就很適合這樣的場合。

      “你怎么做到讓我們進宮參加這場宴會的?帕薇塔公主十五歲了,她要進行婚配,辛特拉的人們都知道。但你是怎么把我也弄進來的?我的意思是,就算是童話故事里都沒有讓獵魔人和公主配對的說法?!?

      何慎言聳了聳肩,他邁步踩過松軟的泥土,落葉在他腳下被碾碎,發出沙沙的聲音,他說:“只是一點小戲法,杰洛特。你看,這場宴會其實有更深層次的意義?!?

      “什么?”

      “王后不僅僅是要給她的女兒選一個得意夫婿,實際上,她還要借這個機會和史凱利杰群島的人們進行結盟?!?

      “你從哪兒弄來的消息?”

      “我是個法師,杰洛特。法師們天生就會這套?!彼苈逄靥袅颂裘?,接著說道:“不過這其實不是重點,我也根本不關心她的政治訴求。我只關心帕薇塔公主?!?

      這次輪到獵魔人挑眉了:“你想當辛特拉的國王?羅格納王幾年前死去,而王后不想要其他的伴侶...你還有這愛好?”

      “不,杰洛特。我怎么著也不會對一個十五歲的少女感興趣,那樣未免也太無恥了?!?

      “你這一句話將今天來參加宴會的八成人都罵了?!?

      “誰在乎?”法師無所謂地笑了笑。

      “好吧,說回正事,杰洛特。我來參加這場宴會,甚至花了點力氣給我們倆弄了身份只有一個目的?!彼难壑虚W過一縷紅光,獵魔人不知為何突兀的感到渾身一涼。直到法師輕輕地說出下一句話才好轉過來:“...我要弄清楚燕子的真相?!?

      “燕子?”

      “是的,想必你聽過那個預言吧?”

      “伊絲琳妮的預言?別告訴我你也相信這個老巫婆的話...”

      “我沒見過她,不知道她是不是老巫婆。但就目前來看,她的預言很準確,杰洛特。一個已被證實預言真實性的預言者說出的任何話都不能掉以輕心,更何況...這關系到你的世界與我的世界?!?

      杰洛特沒說話了,他早就知道法師來自另一個世界。何慎言從沒遮掩過這件事,他甚至就差把我是其他世界的人這幾個字寫在臉上了。但他不明白,宴會怎么就突然和世界安危扯上關系了?

      就在這時,一個侍者走過來,對他們恭敬的彎腰行禮,那夸張繁復的禮節讓杰洛特皺起了眉:“兩位先生,宴會即將開始。需要我帶你們去宴會廳嗎?”

      “不,不需要,忙你的去吧?!狈◣煋]了揮手,讓他離開了。

      他自己則走到了杰洛特前方,幾個轉彎就在這堪稱迷宮一般的皇家林園中走了出來。杰洛特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趨,令他驚訝的是,四周那些來來往往的賓客都對法師投去尊敬的目光,更有甚者甚至要上來親吻他的手背,但都被他一一拒絕了。

      還有另外一件事更令他感到驚訝,沒有人注意到他的貓眼和白發。

      法師走在前方,他的聲音從前往后飄到了獵魔人的耳朵里:“一點障眼法,杰洛特。我為你捏造出的身份是我的朋友,一位來自東方的男爵,三十好幾的單身漢。你搞不好會在宴會后被幾個貴婦人邀請去喝茶呢?!?

      “你的身份呢?”

      “我就是我,一個法師罷了?!?

      “少來,一個法師可不止于讓他們這樣。你肯定做了些其他的事情?!?

      法師神神秘秘地笑了笑,再次讓杰洛特砸了咂舌,他就差在臉上寫上謎語人去死五個字了。

      他們是除了早已在那張高大的靠背王座上坐好的王后以外,第一對到達宴會廳的賓客。

      這間宴會廳從各個角度來說都稱得上金碧輝煌四個字,窮極奢華,獵魔人注意到就連那些蠟燭架都是金色的,椅子的扶手甚至鑲嵌了綠寶石。注意到他們的到來,王后非常高興的站了起來。

      卡蘭瑟是一位以勇武出名的王后,她的鐵腕和她的美貌一樣著名。人們稱她為辛特拉的雌獅并非沒有理由的。至少,在杰洛特看來,她身上的確具有一種特殊的氣質。

      她灰色的頭發一絲不茍地梳至腦后,在如今的這個世界上,有身份的女士與良家婦女們都會將自己的頭發包裹在頭巾之內,又或是結成發髻。披頭散發是女術士與妓女們的證明。前者是以這種方式突出自己的與眾不同,且與世界對抗。后者這么做的意味,我就不多說了。

      那雙祖母綠的眼睛里洋溢著高興的色彩,她站起身來,大聲呼喊著法師的名字:“請來我的身邊落座!何先生!”

      法師拒絕了這種殊榮,他禮貌地微笑著:“不,謝謝您的好意。但我希望與我的朋友待在一起,他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場合,有些不適應?!?

      卡蘭瑟將目光放在了杰洛特身上,他不知道自己在法師的障眼法里看上去是什么樣的。但王后亮起的眼神讓他知道,自己起碼并不難看。王后對他一笑:“請坐吧,先生。如果您是何先生的朋友,那您也是我的朋友。我得承認,以您的相貌來說,至今為止仍未與任何女性定下婚約,簡直不可思議?!?

      杰洛特只能盡自己的全力,露出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他一邊和法師選了個角落坐下,一邊悄悄地對他說:“你到底給我捏造了個什么身份?還有,我的臉又是什么情況?”

      “你的臉沒什么變化,杰洛特。我只是把你的貓眼和白發去除了而已,你現在是個黑發碧眼的英俊男子。至于你的身份...你在年少時受過情傷,因此不再與任何女士交談,甚至拒絕見她們。你整天在自己的房間里寫詩作畫,送給一個早已死去的人?!?

      獵魔人面無表情:“那我還真是癡情?!?/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