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站在門口的傳令官們大聲喊著各位賓客的名號,隨著他們的通報,這些身份尊貴的人陸續到場。宴會很快開始,人們的喧鬧聲一度吵得讓獵魔人難以忍受,直到那些美食佳肴被端了上來。

      他們圍著坐下的餐桌很大,是矩形的,杰洛特目測周圍應該能坐下超過四十人。他們的左邊坐著一位胖胖的總督,獵魔人記不住他的名字。實在太長了,又很拗口。反倒是他們右邊那位陰郁寡言的騎士林法恩倒是很顯眼,無他,除了他以外這里沒人長得那么丑。

      獵魔人覺得他的陰郁寡言和他的長相并無關系。

      法師的目光并未放在在座任何一個人的身上,他抬頭看著天花板上的壁畫,神游天外,沒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唯一證明他還在這里存在的證據,只有他放在桌子上不斷敲擊桌面的右手。

      那些來來往往高聲談話的尊客們沒有一個能引起他的注意,甚至不值得讓他投去隨意的一瞥。不管是騎士、比帕薇塔公主還年幼的王子、從史凱利杰群島遠道而來的客人。他的漠視無疑引起了其中一些人的布滿,至少忙著和盤子里那只豬后腿作戰的杰洛特都注意到了這一點。

      一個魁梧的漢子走了過來,他來到法師左邊空掉的位置上坐下。他穿著粗布衣衫,面孔黝黑,鷹鉤鼻,但并不顯得粗俗。相反,他身上的勇武與那頭紅色的亂發讓這個男人看上去如同一團火焰。他的嗓門也和他的外貌極度相似。

      他大聲的喊道:“您一定就是那位最近聲名鵲起的黑袍法師!就連我這個在遠方群島上成日打魚的人都知道您的大名!可否請您與我喝一杯酒呢?”

      法師靠在椅子上,看了他一眼。端起手里鑲嵌著紅寶石的銀質酒杯,與他喝了一杯。

      男人放下手里的酒杯,他豪氣地大笑著:“您作為一個法師,酒量比起我也不逞多讓??!”

      “你遣詞造句的功力也并不像你說的那樣,是一個整日打魚的漁民?!?

      男人呵呵笑著,他自我介紹道:“我是來自史凱利杰群島的伊斯特·圖爾賽克,來此是為了讓我的侄子見一見公主,他們兩個年輕人要是有共同語言就再好不過了!”

      他說著,指了指桌子另一端正和其他幾個人拼酒的一個年輕人。他雙肩寬闊,滿頭亂發,同樣是紅色的。

      “是嗎?那先預祝你們成功好了?!狈◣熢俅闻e起手里的酒杯,他沒動手,那有著細長黃銅嘴的酒壺就自己飛了起來,為他與伊斯特·圖爾賽克一人滿上了一杯來自陶森特的東之東。

      “感謝您,這就是法師們的能力嗎?請原諒我的好奇,因為在史凱利杰,我們的法師都是些德魯伊,嗨,要是我讓他們這么做,他們肯定會變成一頭熊咬掉我的腦袋!”伊斯特再次一口喝掉他杯子里的酒,笑著說道。

      法師的表情依舊沒什么變化,他連控制臉部肌肉給出一個廉價微笑的力氣都不肯費,以一種倨傲的態度對這個禮貌的男人說:“是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自己一個人安靜一會?!?

      伊斯特站起身來,依舊笑著,拿著酒杯離開了。

      杰洛特有些不解,他對這個人還挺有好感的,不明白為何法師會這樣無禮的對待他。但他也知道,法師不是無的放矢的人。

      果不其然,何慎言轉過頭,對他輕聲說道:“那家伙以為我看不出來他身上的障眼法?!?

      “障眼法?”

      “是的,就像我對你做的一樣。他的真實相貌與心理可與表面上的樣子差遠了?!?

      杰洛特咽下一大口豬后腿肉,他口齒不清地說:“看來這場宴會正在逐漸變得越來越有意思了?!?

      法師頭一次微笑起來,有不少人注意到他的微笑,甚至為此舉杯慶祝起來。有好事者居然還為此唱了一首歌。他對杰洛特說道:“是的,杰洛特。事情正在逐漸變得有意思起來?!?

      眾人有的推杯換盞,有的用手指沾上酒液在餐桌上排兵布陣,討論戰術,更有甚者已經開始跳舞,唱歌。有幾個拿著琴,穿著艷麗的男人彈著一首杰洛特并不認識的曲子。他只覺得這里吵鬧,但就在此時,門口如同雕像一般站立不動的傳令官再次大喊:“尊敬的先生們!”

      “辛特拉的帕薇塔到!”

      賓客們瞬間安靜了下來,有幾個年輕人瞪大了眼睛,恨不得把脖子伸成原本的幾倍長度去看。傳令官拉開那兩扇厚重的鍍金大門,兩名穿著緋紅色緊身上衣的金發男仆在前方開路,在他們身后,一個低著頭的女人緩緩走來。

      或者,更應稱之為女孩。

      她不過十五歲的年紀,穿著一身銀藍色長裙搭配以金鏈腰帶,沒什么金銀珠寶作為裝飾,僅有手腕處帶著一個銀色的手環,上面有一顆大大的藍色寶石。她的頭發與她的母親一樣,是灰色的,梳成了兩條及腰長的辮子。

      這么說吧,她光彩奪目,美麗照人,甚至不需要金銀珠寶來做裝飾,因為她本身就比那些世俗的財寶更加美麗。

      可對于法師來說,只有一點不對勁。

      她只有十五歲。

      在場的男人們大多都用熾熱的眼神看著她,少數幾個年幼懵懂的只顧著吃飯,而另外幾個年老的也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有法師與獵魔人二人沒有用那種眼神看著她,只不過,杰洛特是在忙著對付盤子里的半塊多汁牛排。

      帕薇塔緩緩來到她母親的身旁坐下,卡蘭瑟用滿意的眼神看著她,那不是對待女兒的眼神。她看著她,仿佛看著一件商品。男人的目光則是競拍的價碼,這一切都是加碼問題。對卡蘭瑟來說,她的女兒必須要賣出一個好的價錢才行。

      畢竟,她的女兒和她一樣美麗。

      就在她忍不住微笑之時,一名卷發的仆人和一個穿著金藍色衣服的守衛隊長跑到了她身邊,小聲地說了些什么。她立刻皺起眉頭。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