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刀劍向著烏奇翁砍去,朝他撲來的士兵足足有十幾個那么多,可見王后是早有預謀。就在那些刀劍即將砍中他之時,帕薇塔的尖叫聲攀至了頂峰。

      隨后戛然而止。

      意識到即將發生什么的杰洛特毫不猶豫地趴在了地上,將自己掩護在餐桌之下。他感到耳中一陣劇痛,聽到了可怕的撞擊聲,還有從許多張嘴里傳出的驚呼聲。然后就只剩下公主那平靜、單調、縈繞不去的哭聲。

      餐桌將菜肴和食物甩向周圍,升向空中,旋轉起來。沉重的椅子或是在大廳里盤旋,或是在墻壁上撞得粉碎。掛毯和窗簾拍打著,揚起滿屋塵云。尖叫聲與長鉤刀柄仿佛木棍般斷裂的悶響從大門處傳來。

      王座帶著端坐在上的卡蘭瑟騰空而起,仿佛利箭般飛過大廳,就在她要撞上墻壁之時,黑袍法師動了動手指。

      她停止了飛行,但尖叫卻未停止,王后已經被嚇得難以維持儀態了。她又哭又笑,指著黑袍法師一會說愛他一會又罵他。

      帕薇塔哀號起來。她的哭喊聲仿佛鞭子,抽打著所有人和所有東西。任何企圖起身的人都跌倒在地,或是緊貼在墻上。烏奇翁也不例外,他倒在地上,不知生死。

      在場還站立著的人只剩下一個,就是黑袍法師本人。

      他無視那足以將人活生生撕裂的魔力,閑庭信步一般走到帕薇塔身邊,將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柔和地拍了拍。不過一瞬之間,她就停止了尖叫,昏睡了過去。那些不斷飛舞的盤子和食物在不停的響聲之中落了下來,有一張碟子砸在了那個丑陋的騎士腦袋上。

      杰洛特不會承認他看見這一幕有些高興的。

      災難停息,傷者的哭喊和人們此起彼伏的喊叫再次充斥了整個宴會廳,黑袍法師舉起手,他用力一捏,人們便驚恐地發現他們失去了自己的聲音。他再次拍了拍帕薇塔,她醒了過來。

      “你還好嗎?”

      帕薇塔并未作答,她在醒來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了不知何時坐在墻角處的烏奇翁身邊,他正靠著墻,費力地脫著自己身上染血的盔甲。她毫不畏懼刺猬的尖刺,深深地擁抱了他,甚至吻了吻他,嘴里喊道:“多尼!噢!我的多尼!”

      黑袍法師看著這一幕,笑著搖了搖頭。

      烏奇翁那怪物般的口鼻軟化和模糊起來,開始失去原有的輪廓。尖刺和鬃毛泛起漣漪,化作黑亮的卷發和胡須,接著出現了一張有棱有角、充滿陽剛氣的蒼白面孔,此人有一只顯眼的高鼻子。

      平心而論,他非常英俊。

      “多尼?!迸赁彼е膼廴?,輕聲說道。

      黑袍法師緩緩走近:“詛咒,是嗎?”

      卡蘭瑟緊抿嘴唇,轉過臉去。

      多尼呻吟著答道:“是的,先生。詛咒,我原本在午夜時分才能恢復真容。但卡蘭瑟陛下顯然也知道這件事,她讓那守夜人的鐘聲來早了一些,因此我摘下頭盔時還是怪物的模樣?!?

      法師回頭看了一眼大廳,覺得這里并不是個說話的好地方。因此,他打了個響指。獵魔人,他,還有卡蘭瑟,以及那對黏在一起的情人便消失了,只留下大廳內的賓客們面面相覷,他們過了一會才意識到自己的聲音被還回來了。

      伊斯特·圖爾賽克陰沉著臉,這跟他的計劃有所不同。男人的手中試圖凝聚起魔力,卻在下一秒遭受到了小小的電擊。他知道,這是個警告。

      “該死...”他咕噥道。

      -------------------------------------

      四把椅子整齊的擺放著,火爐里的木柴噼啪作響。舒適的氣息在這間房間中蔓延。

      黑袍法師做了個手勢,示意幾人坐下來談談。他淡淡地說道:“首先,我們來談談你,卡蘭瑟?!?

      王后的嘴唇緊閉著,她現在儀態全無,看上去除了美麗一無所有。

      “你明知自己的丈夫做了什么許諾,也知道這位年輕人身上遭受的詛咒。但你依舊堅持將你的女兒嫁給其他人...你是個好王后?!彼掍h一轉,突如其來的稱贊讓卡蘭瑟抬起了頭。

      “但你不是個好母親?!?

      他轉過頭,對多尼與帕薇塔說道:“先恭喜你們,但多尼的詛咒還未解決?!?

      多尼揉搓著太陽穴,說道:“這詛咒從我生下來就有了。我找不到被詛咒的原因,也不知是誰下的詛咒。從午夜到黎明,我是個普通人,但黎明之后…你們都看到了”

      “我父親??怂古量讼胙谏w這件事,因為梅契特的國民都很迷信。他們認為王族中出現魔法和詛咒就意味著王朝的末日。于是我父親手下的一個騎士把我帶出宮廷,將我撫養長大。我們兩人周游四方——我們是游歷騎士和他的扈從”

      “在他死后,我獨自旅行。有人告訴我——我記不得是誰了——意外誕生的孩子能讓我擺脫詛咒。不久以后我就遇到了羅格納。剩下的事你們都知道了?!?

      帕薇塔在自己的情人說話時一直依偎在他懷里,用依賴與信任的眼神看著他,還安慰似的摸了摸他的臉。

      “只是一個簡單的詛咒,我可以為你解決,多尼?!狈◣熤皇谴蛄藗€響指,一縷綠光閃過。盡管沒什么異象發生,但多尼狂喜的臉色已經證明了一切。

      “您!”他珍重的放下懷里的帕薇塔,單膝跪地:“您!”

      他說不出話,只有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熱淚盈眶:“我真不知該說些什么好...”

      “不要把我想的那么高尚,多尼?!狈◣煋沃?,他的目光幽深,半邊臉隱沒在黑暗之中,不知為何,一直盯著他的卡蘭瑟看見一縷紅芒閃過,她認為是自己看錯了。

      多尼一愣,但很快就反應過來:“當然!當然!我是個知恩圖報的人!”說這話時,他轉頭看了一眼卡蘭瑟。

      “那么?!狈◣煗M意地笑了。他說道:“我要求的東西很簡單,多尼。和你要求王后的丈夫并沒什么不同。意外律?!?

      “什么?可是,可是,帕薇塔?”多尼求助似的轉頭看向帕薇塔,后者羞紅的臉色讓他意識到了什么。

      法師冰冷的笑聲從他腦后傳來:“你們年輕人真該注意一下,多尼,她才十五歲?!?/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