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何慎言在吃完了阿爾弗雷德為蝙蝠俠準備的三明治后,蝙蝠俠終于回來了。他穿著一身特制的巨大機甲,藍光從胸口的蝙蝠狀圖案散發出來,撞破了墻壁來到他面前,一拳揮出,試圖用突襲將他打飛出去。

      何慎言甚至懶得動手,他只是淡淡地說道:“停下?!?

      于是蝙蝠俠的機甲就真的自己停下了動作,任憑坐在駕駛室里的他如何推動操縱桿都沒用。

      法師從椅子上站起身,他指了指躺在另一把扶手椅上睡著的阿爾弗雷德,說道:“別那么生氣,我又沒對你的管家做什么?!?

      “......你殺了人?!?

      “是的,而且殺了很多。至少你的那個小游樂園里的大部分人我都替你殺的干干凈凈了,不用謝?!?

      “他們會受到法律的審判...”

      法師打斷了他:“別自欺欺人了,布魯斯。你在哥譚玩這套過家家有多久了?十年?十五年?他們被你打敗關押起來,然后又跑出去又有多少次了?法律?法律在哥譚什么也不是,你比我更清楚這一點?!?

      蝙蝠俠沉默著,機甲的艙口打開了,卻不是他的意愿。法師騰空而起,漂浮著來到他面前,與他對視:“是的,我很清楚你的身份。我也很清楚你在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我甚至知道你現在身上還斷著兩根肋骨?!?

      “多么堅強的意志力。過去的那些日子里你就是拖著這樣一具傷痕累累的身體在黑夜中打擊犯罪的嗎?你簡直太偉大了,布魯斯·韋恩。但可惜的是,你只能感動你自己?!?

      他三言兩語就將蝙蝠俠多年的事業貶的一文不值,可后者并未生氣,甚至連感情波動都沒有。他依舊沉默著,透過目鏡分析著這個男人的身份,試圖找到可以制服他的辦法。

      “我就直說了吧,你在哥譚這么多年,什么也沒做到。你沒讓這座城市變得更好,你只是沉迷在自己的過家家中罷了,甚至為此害死了很多人...很多人?!彼噶酥敢慌阅潜换也忌w著的玻璃罩。飄了過去,一把掀開了灰布。

      里面是一套戰服,紅黃綠三色,有著披風。上面滿是鮮血。

      蝙蝠俠的表情終于有了些變化。

      法師靠在玻璃罩上,對他說道:“將你視作兒子的人殺死的兇手就在你的游樂園里安然無恙地活著...他每時每刻都嘲笑著你,而他甚至不需要做其他事情就能完成這一點。因為他活著就是對你的嘲弄,蝙蝠俠。你是如何忍到現在的?”

      “你不明白...”

      “是的,但或許杰森明白?!?

      “別提他的名字!”蝙蝠俠突然低吼出聲,聽上去像極了受傷的野獸。

      這反而讓法師笑得更開心了:“不,我就要提。你除了站在那兒生悶氣還有什么辦法?”

      “事實上...我不僅要提,我還要讓他自己來說說他到底明不明白?!?

      還未等蝙蝠俠明白他這句話到底是什么意思,純白色的光芒便在洞窟之中爆發開來。一個虛幻的靈魂站在原地,蝙蝠俠在看見他的第一眼便失去了冷靜。那個靈魂有著一張他熟悉到無法再熟悉的面孔。

      “你怎么敢!”他在劇烈的憤怒下甚至短暫的掙脫了法師精神力觸須的束縛,這讓他暗自點了點頭。雖然只是最低等級的束縛,可一個凡人能做到這一點也難能可貴。瑟雅尼對他的描述是正確的,他的確是凡人意志力的最強者...只可惜,是個蠢貨。

      法師揮了揮手,將剛剛出現的靈魂再度送回到他本應去到的地方。他淡淡地說:“我就是敢,而你對此毫無辦法?!?

      “讓我們來談談你吧,蝙蝠俠。讓我們來談談你作為布魯斯·韋恩的那一面?!?

      “你看,你擁有著整座哥譚一半的財富。說一句你站在這座城市的頂端一點不為過,可你這些年卻只是用你的財富為你的秘密身份添磚加瓦罷了。你用那些錢制造戰衣、武器、尖端科技和你遍布哥譚的監控攝像頭與秘密房間?!?

      “但你建了幾所孤兒院?你的韋恩企業每年為那些流浪漢提供過就業崗位和失業補助嗎?你覺得自己是在拯救哥譚...不,你只是在玩游戲而已。在你的心中,你永遠都是那個看著自己父母死在眼前的小男孩?;蛟S你的年齡會增長,但你永遠都是那個幼稚,無能為力的男孩?!?

      “因為只有孩子,才會對眼前的問題視若無睹。每天晚上穿著像個精神病人一樣出去痛毆罪犯——對不起,你可能真的是個精神病人。但你毆打他們有什么用處?你既不能讓法律審判他們,也不能讓他們坐牢。除去那些被你打成癱瘓,用錢養著的倒霉蛋外,這些年你通過正規途徑審判了幾個人?”

      “不要跟我說現在哥譚的法律無法做到這一點,布魯斯·韋恩。你有的是錢,你是整個美國最有錢的那一批闊佬,你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影響力將他們送到牢里去。當然,你可能覺得這有違正義,但你的正義是什么呢?”

      “你的正義就是看著人們在這個大火坑里尖叫受苦,你說你要拉他們一把。但你就是不伸手,反而讓一些人在火坑里越陷越深?!?

      “讓我來告訴你應該怎么拯救哥譚——先別忙著感謝我,如果不是他人要求我甚至不愿意來這里看你們一眼?!?

      “你脫了你這身衣服,然后出去舉辦記者發布會。說你要在全哥譚建一百座孤兒院與福利設施,讓孩子們有學??缮?,不至于讓他們流落街頭,成為幫派的預備役。然后讓那些因為一次搶劫破產變成流浪漢的可憐人們有個工作崗位,就算是掃大街也行。你的錢多的和唐老鴨他叔叔差不多了,相信你也不差這點錢?!?

      “再然后,你要通過法律手段禁止du品的交易與流通,任何人敢碰這件事都必須死刑,沒得商量。其他各類犯罪依次量刑——這些都是后話了,當務之急是,你趕緊把你這身衣服脫了!”

      被法師怒罵三分鐘的蝙蝠俠摘下自己的面具,他神情恍惚地走上了樓。

      何慎言嘆了口氣,他真是厭煩了這個白癡。他說自己要拯救哥譚,但方式簡直錯的沒邊,如果要用普通的方法說服他搞不好會花上很長時間。好在他是個法師——精神控制誰不會???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