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我是不朽的!”

      惡魔怒吼著,它頭頂上猙獰的尖角散發出點點紅光。數十米的高度極具壓迫感,漂浮在它身前的法師看上去只是一個小小的黑點。

      法師敷衍地打了個哈欠:“是的,是的。你是不朽的,你太強大了,你簡直就是地獄之王。唉,我在和一個弱智戰斗?!?

      還沒等惡魔對他這輕蔑的話做出反應,下一秒,它便發出了一聲慘叫。

      在這響徹天地的慘叫聲中,它那碩大無比的駭人頭顱一點點漲大開來,就像是快要爆炸的高壓鍋又或者是一點點吸進水的海綿——總之,在極端的痛苦中,它的腦袋炸掉了。

      那飛散開的血液與肉塊在半個地獄的天空下了一場別樣的雨,頗具詩意。如果不少惡魔還活著的話,它們應該會對這場景感到狂喜,只可惜,現在地獄已經差不多被殺干凈了。

      法師飛過它轟然倒下后如山脈一般巨大的尸體,奎托斯正在不遠處拿著斧頭大殺四方。比起法師的輕描淡寫,他的戰斗就要暴力與血腥許多。

      他不說話,只有怒吼與冷笑。那把看上去其貌不揚的普通伐木斧在他手中宛若某種致命的兇器,一招一式都帶著磅礴的力量感。帶來的結果也是毀滅性的,這片平原上的大部分惡魔都是他殺死的,鮮血早已染紅了他腳下黑色的土地。

      來到地獄已經有五天了,如果法師對時間的感知沒有出錯的話。

      他和奎托斯分工很明確,何慎言專門去找那些體型龐大實力強勁的惡魔,它們要么沉睡在地下,要么就是在某個地方占山為王。而奎托斯則包圓了剩下的所有那些——劣魔、小惡魔、炎魔、魅魔......

      種種這些都倒在了他的斧頭之下,他似乎永遠也不會疲憊,但法師看得出來,他其實已經相當厭倦殺戮了,從很久以前可能就是這樣。他的眼神中帶著揮之不去的疲憊感。

      待到最后一只炎魔的頭顱被斧頭暴力地劈砍成兩半后,法師緩緩降落了。他還飄在半空中,沒直接站立在那被鮮血浸泡到甚至沒過奎托斯腳踝的土地上。

      他說道:“完事了?”

      奎托斯看了他一眼,伸手召回斧頭,穩穩地接住。

      “別那么看著我,我只是不想奪走所有的樂趣而已。畢竟可是有位女神跨過了無數世界叫我給你找點事情做,活動活動身體?!?

      聽到這句話,奎托斯臉上的表情終于有了些波動,但他依舊沒說話。

      “好了,你要先回去,還是在這兒看著我干完這件事?”

      法師的問題注定不會得到回答,但奎托斯已經用行動給出了答案。他收起斧頭,掛在身后,一聲不吭地站在了法師的身后,何慎言打了個響指,讓他也飛了起來。繼續站立在地面可能會導致誤傷——把可能去了也沒問題,一定會導致誤傷。

      “呼......”何慎言閉上眼,他輕輕吐出一口氣,飛上天空。

      隨著他的呼吸,地獄那血紅色的天空開始逐漸暗淡。

      地面上的血液開始沸騰,法師睜開眼睛,赤紅的雙眼中,那溢散出的魔力甚至化作了毀滅性的魔力閃電,它們肆意地宣泄著自己的力量,轟擊在四周的土地上,頃刻之間便讓這片平原開始崩解。

      尸骨與罪惡組成的土地開始漸漸消失,化為純粹的飛灰。紅色的魔力閃電仍未停息,即使威力非??植?,但它們其實只是余波,只是一種自然現象。就像是在冬天呼吸吐出的白霧一樣。

      奎托斯瞇起了眼睛,他看著天空中的法師,他的背影幾乎都令人難以直視。巨量的魔力甚至讓他的心臟開始抽痛,男人不得已移開了視線。

      天空中,法師舉起了右手——隨后猛然下揮。

      隨著他的動作,地獄,這個一切生靈的折磨之所被毀滅了。曾經發生在這里的那些折磨與悲慘故事都不復存在了,罪人們與被騙入地獄的無辜者們的靈魂消失的無影無蹤,連同惡魔們的尸體一起化作了純粹的虛無。

      何慎言與奎托斯站在空無一物的地獄——或者說,曾經是地獄的地方。這里什么也沒有,只有一片黑暗。

      法師舉起右手,他看了看手里黑色的小球,那是地獄的一部分殘骸,隨后扔進了自己的魔法背包。聊勝于無吧,權當是個收藏品好了。

      “女神...對你說,要給我找點事做?”奎托斯終于肯開口說話了,他看上去根本不在乎法師剛剛表現出來的偉力,也沒管那個小球是什么,他只是問了一個問題。

      “是的?!?

      “她還說了些別的嗎?比如...”

      “比如什么?”

      “...不,沒什么。你還有什么事情要做?”

      “暫時沒有了,我的朋友。你可以回你那不透光的木屋里去繼續做你愛做的事情了,砍樹或者劃船,隨你的便?!?

      法師說完后,給他打開了一道傳送門,門后就是奎托斯的家。他只需要踏出一步就能回去,但男人卻始終沒有動彈。

      他緊緊地盯著法師那還帶著一些赤紅的雙眼,問道:“有什么辦法...有什么辦法能讓女神回來?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做?!?

      “這個問題,你不應該問我,奎托斯?!狈◣煷鸬?,他轉手又開了另外一道傳送門,只不過這次,是跨世界的。

      門后是一片安靜美麗的湖泊,奎托斯的瞳孔猛地一縮。

      “去問她吧,雖然她過不來,但你可以過去。就這樣,啊,不...我的確有件事要你幫忙?!焙紊餮猿烈髁艘粫?,他又說道:“鑒于我不知道自己要花上多久才能回去,所以,我要請你幫我照看一個人——一個孩子。到她成年就行,只要保證她的安全就行。具體情況,你可以問問你的女神?!?

      奎托斯點了點頭,他臉部的線條變得堅硬了起來。隨后低著頭進入了傳送門。

      法師看著他離開,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你果然有些事情沒告訴我,瑟雅尼...”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