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再次回到人間,就算是以法師的心智,都免不了有點恍如隔世的感覺。

      惡魔們的慘叫聲仿佛還在耳邊,但很快就被車水馬龍與人們的嘈雜聲掩蓋了。如果你問他,更喜歡那一種,何慎言很難做出選擇。前者雖然刺耳,但會讓他感到愉快。后者雖代表了人間,但有些時候聽這些聲音還不如去聽聽死亡金屬來得實在。

      他眨眼間便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城市中的一棟高樓上,俯瞰著下方的景色。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除了一個人。

      一個身影正朝著他快速飛來,紅色的斗篷在身后獵獵作響,胸口處大大的s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他停在法師面前,問道:“你看上去不太好啊?!?

      “你是怎么得出這個結論的?”

      “感覺?!?

      超人的回答讓法師有些哭笑不得:“你怎么比我一個法師還要唯心?我很好,克拉克。但話說回來,你是怎么發現我的?”

      “你或許用法術掩蓋了自己的行蹤,但心跳聲不會欺騙人。我在聽見你的心跳聲后就直接飛來了,你可能不太清楚,何先生。但你已經有超過三個星期沒露面過了。順便一提,布魯斯已經趁著這段時間開始研究一些東西了,雖然我不該說這件事的...但誰叫他說我是個天真的白癡呢?”

      忽略了后半句話,何慎言問道:“你記住了我的心跳?”

      “實際上...我記住了每個人的心跳聲。你、布魯斯、阿爾弗雷德...很多人?!?

      “超級大腦還真是方便...不過下次別這么干了,被人記住心跳聲,嘖...”何慎言搖了搖頭,他瞇起眼看向超人身后,問道:“那又是誰?”

      超人甚至不需要回頭,就知道是誰。他回答道:“噢,那應該是我的堂妹??ɡた咸??!?

      他話音落下,另一道影子就停在了他們面前。她留著干凈利落的金色短發,沒有穿制服,而是格子襯衫加上t恤的搭配,還穿了件洗到褪色的牛仔褲,腳上的鞋子也已經很舊了。她臉上甚至還帶著一副老土的黑框眼鏡。

      以她的身份來說...這身衣服真是樸素到令人難以相信。

      “呃...你好?”注意到何慎言的眼神,她朝著法師打了個招呼,淺淺地笑了笑。

      “你好?!?

      “好了,堂哥,瑪莎叫我告訴你晚上回家吃飯。她給你打了三個電話你都沒接,你要倒霉咯。再見,先生們!我還要趕著去上課呢?!?

      說完,她就飛走了。

      超人的臉色開始變得奇怪起來,如果綠燈俠在旁邊,多半會這樣評價:“他和毀滅日作戰時臉色都沒這么糟糕過?!?

      他在自己右手的手腕上點了點,一塊腕表就那樣憑空出現了??死恕た咸孛嫒缢阑业胤粗约和蟊砩巷@示的通話記錄,罕見地說了句臟話:“見鬼...肯定是因為信號的問題,我沒接到電話。這下完了...”

      “瑪莎?”

      “噢,那是我的母親...”他心不在焉地回答,嘗試著回撥了一個電話。但那頭的人并未接起,而是直接掛斷了。他的臉色變得更加糟糕了,何慎言感到有些好笑。原來就算是堪稱無敵的超人都會因為沒接老媽電話而感到害怕啊。

      但這還沒完,他的腕表響起了嘀嗒的聲音,超人手忙腳亂地接通了:“喂,是的,是我,老媽...什么?我沒有故意不接你電話!絕對不是因為不想回家吃飯!真的沒有,你相信我...露易絲?帶她回去吃飯?不不不,我們還沒到那一步...不帶她回來我也別回去?”

      “喂?喂?有人在嗎?老媽?”他抬起頭看著一臉笑容看戲的法師,嘴唇顫抖了幾下,問道:“何先生...”

      “無論你現在想要說些什么,我都建議你別說下去了??死?,或許其他方面我能用魔法幫你。但要是直接用魔法說服你的女朋友讓她和你回家吃飯...唔,這個就超出我的能力范圍之外了?!?

      “什么...?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問問你,怎么哄女生?!?

      “...?”

      這次輪到法師震驚了,他臉上的表情甚至不需要說話就能回答超人的問題,那是名為‘你怎么會覺得我知道這種事情’的表情。

      超人也意識到自己顯然問了個蠢問題,但他真的是病急亂投醫。畢竟總不能去問蝙蝠俠吧?那個花花公子八成會告訴他:“我也不知道,克拉克。從來沒女人跟我生過氣?!?

      他甚至都能想到布魯斯說出這句話時那嘴邊似有若無的微笑了,有錢難道了不起嗎?!

      “但是,先生,我的確沒辦法?!背碎_始對著法師大倒苦水起來。

      “我每天要救人,還得上班。不是說我不喜歡工作,實際上,我很喜歡報社里的那份工作。但我不能為了和她約會就提早下班啊,我這周已經因為火災和救了一對輕生的情侶導致遲到兩天了,我可不想被開除...”

      “她就因為我約會遲到了三分鐘就開始對我生氣!還問我知不知道自己錯在哪兒,我認真的思考了一下。確定我沒錯過任何紀念日之類的東西,而那天也不是她的生日。只是一次平常的約會,結果她甚至都沒等到上菜就走了...”

      原來超人也會有這方面的困擾。何慎言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幸災樂禍的心情人人都有,但他還是給出了一點建議。

      “你是第一次遲到嗎?”

      超人遲疑了,法師從他的臉上看見了羞愧:“不,不是第一次...”

      “那問題就很明顯了,克拉克。你只需要找到她,道個歉就好了。有什么難的?”

      “但,我要怎么說呢?能說的理由我都說過了,我總不能直接告訴她我是超人吧!”

      “你還沒告訴她?好吧,雖然我不知道這位露易絲女士到底性格如何。但應該沒幾個人不能接受自己的男朋友是超人這件事的,大膽的去說吧,克拉克。你看,人之間的相處就是發現問題并解決問題,我相信這句話也適用在你身上。如果你不解決,遲早會因為這件事爆發更大的爭吵的?!?

      超人遲疑了,良久,他用力地點了點頭:“好的,我明白了。我會去做的?!?

      看著他遠去的身影,法師臉上帶著笑,在心里說道:嗯,你失敗了別來找我就好。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