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超人到底有沒有和他不知道自己秘密身份的女朋友解決問題,何慎言是不知道的。雖然他對這件事的后續非常感興趣嗎,但目前顯然有更多要緊的事情做。

      比如搞清楚人間為什么又出現了惡魔的氣息。

      坐在韋恩大宅里的法師抬起頭,他正吃著阿爾弗雷德烤的曲奇餅干。老人的手藝好到甚至能得到甜食界的最高嘉獎:這個不甜。

      他剛剛將一塊曲奇放進嘴里,正在細細品味其美好的味道時,他遍布全球的精神力觸須向他示警了,有惡魔的氣息。

      而且非常特殊。

      法師站起身,他拍了拍手。阿爾弗雷德非常有眼力見地走了過來,將他從會客廳一直送到了大門口,還遞上了一把一看就價值不菲的黑色大雨傘,哥譚狗大戶的家底可見一斑。他的儀態也是無可挑剔,甚至讓何慎言有種賓至如歸的錯覺。

      何慎言站在門口,看著外面的傾盆大雨,微微笑了笑:“不,阿爾弗雷德。謝謝你的好意,但我不需要雨傘?!?

      “那么,先生,今晚需要為您預留一份晚飯嗎?還是說您想吃熱的,我也可以等到您回來現做...”

      “不不不,你還是早點休息吧,阿爾弗雷德。我只需要一小會兒就足夠了?!?

      說完,他打開一道傳送門離開了。

      -------------------------------------

      痛。

      疼痛如潮水般襲來——隨后將她淹沒。

      她低頭看向自己的右手,那里空空蕩蕩。她咬緊嘴唇,嘗試著溝通體內殘余的魔力用以給自己釋放一個治愈法術。但失敗了,那些曾經焦躁不安無時無刻都想著沖出她體內的魔力此時安靜的如同死去,她不知這是好是壞,但目前來看,肯定是壞事。

      暴雨沖刷著她的身體,沒什么力氣的少女甚至有些站不起來。她裹緊身上寬大的黑色斗篷,用左手扶著巷子骯臟的墻壁站了起來。

      “轟隆——!”

      一道雷聲響過,她瞳孔微縮,看見巷子口站著一個黑袍的男人。那一瞬間的光芒照亮了他的臉,蒼白,眼神中不帶一點溫度,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惡魔?”話音落下,男人在瞬息之間出現在了她面前。少女本能地就想調動魔力施法,但那些魔力依舊沒有聽從她的指揮。

      仿佛被某種東西掐住了脖子,少女緩緩漂浮了起來,她臉色漲得通紅,嘗試著呼吸,但沒能成功。

      何慎言皺著眉,他有些摸不準這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她身上有著惡魔的氣息,且非常濃郁。

      法師看著她,眼中亮起兩點星光,她發出一聲慘叫。何慎言全當充耳不聞,他看見了這女孩的靈魂,其中遍布邪惡的魔力,深沉地無與倫比的黑暗甚至令他一度想到西索恩。但西索恩還保有人性,這些魔力的原主光是從氣息上來看就知道不是個什么好東西了。

      要殺了嗎?

      法師沉吟了一會,還是暫時將她放了下來。隨后干脆利落地用魔力將她震暈了過去。

      韋恩宅。

      阿爾弗雷德挑起眉:“先生,我沒料到你會做出這種事?!?

      “我很喜歡你的幽默感,阿爾弗雷德。但現在不是說笑的時候,這個女孩...不,暫時稱她為東西(thing)好了,我不確定她到底是什么?!?

      阿爾弗雷德指了指昏迷的,臉色慘白的女孩。她正顫抖著躺在床上,渾身滾燙。他說:“顯而易見,先生,這是個普通的女孩?!?

      “是的,從外表上來看的確如此。但她的靈魂可不僅如此,阿爾弗雷德。有些時候,眼睛是會騙你的?!狈◣熖鹗?,一道藍光閃過。阿爾弗雷德感到眼睛微微刺痛,他再次低頭看去時,手中的毛巾已經因為太過震驚掉在了地上。

      那個少女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皮膚赤紅,頭上有著兩對眼睛的惡魔,其中一雙已經睜開了,正盯著阿爾弗雷德。那雙眼中透露出的惡意幾乎形成了實質,貪婪的目光仿佛舌頭一般在老人的皮膚上舔舐著。

      他甚至都能聽見這個東西的低語:“你們...逃不掉的...她是一樣,你們也是!”

      “放輕松,祂沒辦法越過界限?!焙紊餮耘牧伺陌柛ダ椎?,讓他清醒了過來。同時收回了魔力,讓他沒法再看見靈魂方面的情形。

      老人再次低頭看去,那個少女又回來了。面容姣好,無論怎么看都是一個人類,但他剛剛看見的那一幕卻使得他現在都遍體生寒。

      “界限?”

      “是的?!焙紊餮运砷_手,給他看了一眼自己右手中的白色花朵,隨后又收了回去。

      “剛剛問了一下其他人...這個女孩我們是殺不掉了?!?

      他嘆了口氣。阿爾弗雷德不僅沒有因為他因為不能殺人而感到可惜這件事譴責他,相反,他還非常贊同的點了點頭——只要你是個理智正常的人,在看到那一幕時,百分百會選擇殺了她永絕后患。

      “不僅沒法殺她,還得好好地教導她,告訴她怎么控制自己體內的魔力...嘖?!狈◣熑嗔巳嘧约旱拿夹?,他搖著頭:“女人真麻煩,是不是,阿爾弗雷德?”

      老人身上的那種幽默感似乎又回來了:“這要看你指的哪方面了,先生。說實話,我不太能容忍您剛剛的話,有些侮辱女性了?!?

      “嘿,只是一句話而已,沒必要給我扣帽子吧?而且...算了,差點忘了她聽得見我在說什么?!?

      阿爾弗雷德沒問他只得是誰,也沒問他剛剛問的是誰。他轉移了話題:“先生,她看上去只是個女孩?!?

      “是啊,怎么了?我又沒瞎,當然看得出來這件事?!?

      “所以,我們要送她去學校嗎?”

      何慎言看了一眼阿爾弗雷德,他說道:“我又不是布魯斯·韋恩,怎么可能說塞個人進學校就進去?更何況他也沒法做到這件事了吧,據我所知。完工的十七家學校全都爆滿了?!?

      法師又看了一眼那在疼痛中煎熬的少女,眼神柔和了一些。他既然做出了決定,就不會再更改。手臂一揮,少女失去的右手便再次長了出來,她身體上的疼痛也有所緩解。法師變出一把椅子,坐在房間的黑暗中,對阿爾弗雷德揮了揮手。

      “她會跟我學習魔法,阿爾弗雷德?!?/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