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你指的是哪方面?”

      她似乎很快就適應了狀況,即使法師對她來說完全是個陌生人也是如此。又或者,她其實知道自己沒得選。

      “各個方面?!?

      瑞雯平淡地點了點頭:“我很好,我們什么時候開始?”

      “你對此沒什么意見嗎?”

      “......”她沉默了一會,兜帽下的紫色眼睛閃過一縷說不清楚意味的光:“沒有?!?

      她再次重復了一遍自己的問題:“我們什么時候開始?”

      法師指了指她的身后,那里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把椅子。他示意瑞雯坐下,隨后說道:“沒必要那么著急,你已經有了法術的基礎,再加上我的教導...我不想把自己說的太厲害,但事實就是,如果我想教你,你會進步飛快?!?

      “現在,橫在你和真正的法師之間只有一個問題:你的魔力?!?

      這被拋出的問題讓她又忍不住咬了咬下唇,何慎言沒管她的心理活動,他只管接著說。

      “它們都來源于你的父親,這很好,如果你能掌控它們的話。當然,這只建立在你能的前提下??上悴荒?,否則你就憑空多了許多法師一輩子也不敢想的龐大魔力了。但既然你沒法掌控它們...我就得給你上一道保險鎖了?!?

      “有意見嗎?”他看著離他不遠,坐得筆直的少女。

      “沒有?!?

      “很好,看來你也清楚自己長時間動用來自于祂的魔力會發生什么事情?!狈◣熭p描淡寫地揭過這件事,隨后打了個響指。

      瑞雯舉起自己的雙手,她發現,她身體中那一直以來都需要她費盡心思去壓制的邪惡魔力盡數消失了,與此同時,就連靈魂上那種一直被人攥在手心的感覺也消失的無影無蹤。法師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抬起了雙手。

      一頂虛幻的猩紅王冠出現在了他的手上,在片刻之間便從虛幻化作了真實。法師將那頂王冠給她戴上,說道:“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不知道?!?

      “很好,其實我知道你不知道,只是問著玩玩兒?!彼麗毫拥匾恍?,繼續說道:“我來告訴你這是什么?!?

      “這是一份饋贈?!?

      “擁有它,你就能使用來自我的魔力。你可以揮揮手移山填海,也能隨意掌控他人的生死——當然,前提是你通過了我的考試。畢竟,給你力量,但你不會用也是白搭?!?

      “我不喜歡藏著掖著,我就直說了吧。這不僅僅是一份饋贈,還是一份保險...只要你有一丁點被三宮入侵的跡象,這頂王冠就會啟動我給它的另一個功能?!?

      瑞雯看上去對此無動于衷,但她黑袍下的手已經捏成了一團:“...是殺了我嗎?”

      出乎意料的是,法師臉上惡劣的微笑轉變成了另一種笑容,瑞雯從未見過那樣的微笑。他摘下少女的兜帽,讓她與瞳色相同的紫色頭發暴露在陽光的照射下,揉了揉她的腦袋:“不,是一個警報?!?

      “然后,我就會趕到現場,替你把你那個老爹揍一頓——當然,能殺了更好?!?

      這句話很自大,但瑞雯能感受到法師體內的魔力。他就算刻意收斂,不散發任何魔力,光是站在那兒都像是一顆太陽??紤]到這種情況,她覺得法師的確有底氣說這句話。

      -------------------------------------

      “你好,這里是露易絲·萊恩的語音信箱,請在滴的一聲后留言...”

      克拉克·肯特帶著那副沉重又老土的黑框眼鏡,他坐在自己的辦公桌上,小心翼翼地說道:“嘿,露易絲。是我,聽著...我知道我們之間出了點問題,但,我覺得還有補救的空間。我的意思是,你聽到消息后能給我回個電話嗎?我定了一家墨西哥餐館...周六晚七點,可以嗎?”

      他掛斷電話,握著手里的鉛筆漫不經心地旋轉著。他在回家后好好想了想法師的話,何慎言說的沒錯。有些問題如果不去解決,那么就永遠都會是個問題。這次或許是個機會,他可以坦誠自己的秘密身份...說實在的,他對此感到緊張。

      他從未對外人說過自己就是超人這件事,知道這件事的人在世界上寥寥無幾,更何況,他要說的人是自己早已決定要共度一生的對象。

      克拉克·肯特嘆了口氣,他的一個同事經過了他,有些驚奇。

      “嘿,肯特。你怎么還在這兒???”

      “怎么了?這還沒到下班時間???”同事的話讓他有些迷糊。

      “不不不,你沒看佩里說的話嗎?他在周二的晨會上就說了,我們今天提前放假!”

      “老佩里轉性了?”克拉克有些驚訝,在他的印象里,他的上司佩里·懷特是個巴不得全部人都加班的老板,盡管人很不錯。但他的口頭禪就是‘記者從不下班’。

      “誰知道,總之,我要去享受生活了!肯特,祝你周末愉快?!?

      “好的,你也是?!笨死藢λ⑿α艘幌?,維持著自己老好人的形象,實際上心里已經開始盤算了起來。

      我定的時間是明天,那么,打個電話過去告訴餐廳我要提前,怎么樣?如果,如果餐廳同意了...那么,我就以超人的身份去見她,去告訴她我是誰。

      是的,克拉克,不需要擔心,就像何先生說的那樣...只管去做就好了。

      他的心臟為自己大膽的決定怦怦直跳起來,氪星人的心臟極端強大,卻沒讓他在對待感情的態度上和肉體一樣強。

      是的,我要打電話告訴那家餐館,將時間改為今天...我現在就要做。

      他撥打了電話,滴滴聲從未像現在這樣漫長,不安的情緒在他的心中交替盤旋。

      但,他運氣不錯。那家餐廳的老板帶著笑意告訴他:“年輕人,你運氣不錯。今晚還有位置,我看看...我幫你訂到今晚八點,可以嗎?”

      “可以!謝謝你!”

      他滿心歡喜的掛斷電話,環顧四周,發現報社中只剩下了自己一個人。他不再猶豫,扯開了胸口的衣服。

      超人飛了出去,他面上帶著微笑。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