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先生,克拉克少爺失蹤了?!?

      正在教導瑞雯如何運用魔力的法師停了下來,他轉頭問道:“你確定嗎?”

      阿爾弗雷德滿面愁容,不管是從私人的角度還是為世界著想,不管是克拉克·肯特還是超人,他都為他感到擔心。

      “是的,先生,布魯斯老爺用來監控克拉克少爺的生命定位器消失了,一起消失的還有他的母親,瑪莎·肯特。還有他的女友,露易絲·萊恩?!?

      法師轉過頭,他對瑞雯說道:“看來我們要進入自由練習時間了,我的學徒?!?

      額頭上多出猩紅色荊棘紋路的少女輕輕點了點頭,即使她不再需要壓抑自己的感情,但這么多年已經成了習慣。顯然不是一天兩天改的過來的,不過這樣也好。一個能強迫自己保持冷靜的法師能夠在任何情況下占據優勢。

      他走向阿爾弗雷德,和管家一起朝著地下的蝙蝠洞走去。他一邊走一邊問道:“能確認這個消息的準確度嗎?”

      “百分百確認,那個檢測器是克拉克少爺自己做出來交給老爺的。用的是氪星科技,就算是幾年前他飛上太空進行遠行時,我們都仍然能監測到他的信號。但現在卻完全消失了,且不是生命報警,而是信號源消失...”老人面帶憂色的回答。

      “很好,我明白了。呼,事情還真是一樁接一樁啊,不是嗎?”法師吐出一口氣,他說道。

      “不提這些了,阿爾弗雷德。你的老爺怎么說?”

      “他想要行動,杰森把他按住了?!?

      “好小子,干得不錯。就讓那個異裝癖乖乖的坐辦公室吧,這件事...由我來處理?!彼p輕地說。

      -------------------------------------

      克拉克·肯特第一時間感受到的不是疼痛,而是某種詭異的虛無。

      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身處一片黑暗之中,四周靜悄悄的,即使以他的超級聽力來說,也沒聽見什么東西。

      手被捆上了,他嘗試著用力,卻發現他一直以來無往不利的力量在此時失去了作用。那繩子似乎能吸收動能,他的力量用上去如同泥牛入海。

      如此先進的科技......

      在擔心之余,他不免感到一絲荒謬,甚至覺得可笑。

      居然有人拿繩子捆住了超人的手腳。

      他微笑起來,舉起手,嘴里吹出一股氣流,霎時間便將那特制的黑色繩子化作了堅冰。隨后眼中射出了熱視線,輕而易舉地破壞了繩子。腿部也被他以同樣的方式解開了束縛。

      他站了起來,想要飛行。但他的生物立場沒像以前一樣回應他,相反,一股粘滯感撲面而來。

      千百倍于地球的重力壓在了他的身上——但超人還扛得住。

      超人面色如常的站了起來,這點程度對他來說是毛毛雨。盡管他從沒自認自己是人間之神,但這個稱號按在他身上最合適不過了。

      黑暗中,一個聲音開始對他說話:“你好,卡爾·艾爾?!?

      “是誰在說話?”超人高聲喊道:“如果你打算和我交談,就現出真身吧?!?

      那聲音低笑了兩聲,他回答道:“相信我,卡爾·艾爾。你不會想看到我的臉的,噢,我對你死去的父親發誓...你絕對不會想看到的?!?

      超人并未生氣,這種事還不足以讓他失去理智:“如果你的打算就是用這種卑劣的手段在語言上惡心我的話,你不會成功的?!?

      聲音的語氣越來越輕柔:“你確定...你真的想知道我是誰嗎?”

      不等超人回答,黑暗褪去,熒光亮起,一個他怎么也想不到的人站在原地,對著他微笑。

      超人蹬蹬蹬后退幾步,他的超級視覺在一瞬間穿透了那個人的身體——他的確存在,且的確是個地球人。不是什么幻象,也不是機器人套皮之類的東西。

      那是他的生父,喬·艾爾。

      那張與他相似的臉,克拉克·肯特是忘不了的。正因如此,他反倒更加困惑。因為他知道,喬·艾爾不可能做出這種事。

      難道是他飛船上的那個人工智能?但他的性格與真正的喬·艾爾一模一樣...沒理由做出這種事。而且,真正的喬·艾爾已經死了。

      早在氪星爆炸的那一瞬間,他就已經死了。

      “怎么?不打算和我問聲好嗎?我們好不容易父子重逢...你就這樣對待我?”那個頂著他生父的臉的東西假惺惺地說道。

      超人握緊拳頭,第一次感到生氣。

      他沉聲回答:“你不是他,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但你絕對不是他。我認識的喬·艾爾不會綁架我的母親,我的女友。甚至一聲不吭將我帶來這個地方,綁住我的手腳?!?

      那個東西被激怒了:“你的母親?!你的——母親?!你的母親是勞拉·艾爾,是一位氪星人!和那個垂垂老矣的該死的地球女人有什么關系?他們只是猴子!”

      超人的嘴邊露出一絲嘲諷的笑:“你看,你絕對不是他。喬·艾爾親口對我說,氪星人并不比地球人高貴。我們都是一樣的,一個人身份的高貴與否與他的血統毫無關系...與他的內心息息相關?!?

      那個生物冷靜了下來:“隨你怎么說吧,卡爾·艾爾。事實就是如此,我就是喬·艾爾,你的親生父親?,F在,讓我來告訴你一件事?!?

      他話音落下,四周白色的空間再度變化,從一個空無一物的空間變為了黑暗的宇宙。數百艘氪星戰艦漂浮在宇宙之中,超人的眼睛穿透了墻壁,他能看見這幾百艘戰艦上滿載的氪星人士兵,他們全副武裝,殺氣騰騰。

      那個東西張開雙手,以一種狂熱的語氣說道:“看看,卡爾·艾爾!氪星的重建就在今日!只要我們拿下地球!”

      他用手一指超人的背后。超人不需要回頭便知道,他身后就是地球。

      “看來這件事無法避免了?!笨死恕た咸亻]上眼睛,在這一刻,他不是超人。

      再睜開眼睛時,強烈的憤怒已經充斥了整張臉:“在我殺了你們所有人之前——你最好先告訴我,你把我的母親與露易絲弄到哪里去了?!?

      那個生物只是嘲諷的一笑。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