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先停一停,克拉克?!币粋€熟悉的聲音在超人的耳邊說道。

      話音落下,超人發現那幾百艘氪星戰艦在頃刻之間便被不知名的力量揉成了一團,連同著里面的氪星人士兵一起變成了一個旋轉的鐵球。

      法師出現在他面前,背著手,看上去心情不是很美好。

      “何先生?”

      “是的,是我...唉?!彼麌@了口氣。

      那個生物的臉色變得陰晴不定了起來,原本面對超人都顯得胸有成竹的他在看見這樣的情況時,也沒法繼續維持原本的面無表情了。

      他剛想開口說話,法師就一眼看了過去。瞬間將他變成了一塊堅冰,何慎言慢悠悠地說道:“沒讓你說話,渣滓?!?

      超人飛到他面前,臉上帶著焦急的神色:“先別殺了他,何先生!”

      “我知道,你的母親和露易絲嘛...”法師輕輕拍了拍手,在超人身邊,一塊空間就像是被撕掉了幕布似的,他昏迷著的母親與女友突然出現,兩人躺在一個維生艙樣式的機器中,靜靜沉睡著。

      “事情解決了,克拉克,快回地球去吧?!彼@樣說道,回頭看了一眼被堅冰包裹的生物,沖著他意義不明的笑了笑。

      -------------------------------------

      何慎言回來的很快,非???。瑞雯的自由練習時間不過才過去短短十分鐘,她才剛剛開始溝通體內的魔力,想要試著讓面前的草坪開滿鮮花。

      法師飄在空中,默不作聲地看著她笨拙的嘗試,出聲道:“想法不錯?!?

      瑞雯的動作僵住了一瞬間,她沒抬頭,繼續嘗試著。何慎言繼續看著她的嘗試,一次、兩次、三次。她的魔力運行沒有問題,溝通到運用這個階段也沒什么問題——只有一點不對,她不知如何正確的使用它們。

      他緩緩降落,蹲了下來,指著面前的草坪說道:“看好我是怎么做的?!?

      “用魔力溝通自然,讓草變成鮮花。這種法術原本是德魯伊們的專場。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法師們發現原來我們也能做到這件事。只要——你的心夠決?!彼穆曇艉艿统?。

      瑞雯看見他伸出一根手指,輕輕點在草坪上。一點點魔力從那根手指中涌出,進入地下。泥土中的某種意志被喚起了,它也發出低沉的聲音,回應了法師的請求。于是,在下一秒,奇跡發生。

      韋恩宅的草坪很貴重,是四季常青型的,原本絕對不含任何花種的草坪在此時卻突然開滿了各式各樣的花朵。它們的種類各不相同,瑞雯一種都認不出來。但她清楚,花朵的開放是需要時間的,但這些突然出現的花朵卻在短短幾秒鐘之內便自己開放了。香氣盈滿整個韋恩宅的后院。

      她伸出手,輕輕地觸碰了一下自己面前的那朵白色鮮花。柔軟的花骨朵在她觸碰到自己之前便湊了過來,瑞雯的臉上閃過一絲微笑。

      “現在,換你來試試?!狈◣熭p聲道。

      “但是你已經讓花開放了?!?

      “是的。但那邊還有棵樹,不如我們讓它結果?你喜歡吃蘋果嗎?”法師站起身,示意少女和他過來。

      他們在開滿了鮮花的草坪上漫步,凡是他們踩過的地方,花朵都自己延長了身體,避開他們的腳步。在他們走過后又將自己的身體拉了回來。瑞雯面無表情,但眼中的驚奇卻毫不掩飾。

      “蘋果是什么?”站在那棵樹下,她這樣問道。

      “是一種水果,通常是紅色的,也有其他顏色。很甜,很好吃?!狈◣熁\統的描述讓瑞雯皺了皺眉。

      “我沒吃過這種水果,要怎么讓樹結出蘋果?”

      “那就是你的問題了,我的學徒。法師們是很唯心的,你看,草坪原本開不出花,但我讓花開了出來。這棵樹不是蘋果樹,你也沒吃過蘋果,但那有什么關系呢?只管去做就好了?!焙紊餮詭еσ膺@樣答道。

      瑞雯閉上眼睛,她開始溝通體內來自何慎言的龐大魔力。隨著她的心意,額頭上那荊棘樣式的圖案也浮現了出來,一頂虛幻的猩紅王冠漸漸出現在她的頭頂。

      就像是之前法師所做的那樣,魔力沉入大地,她的精神也開始在其中漫游起來。一個龐大又平和,如同大地一般的意識對她耳語道:“你所求為何?”

      “我...想讓這棵樹結出蘋果?!?

      “為何?”

      瑞雯怔住了,她回答不出這個問題。那個意識沒有催促她,反而溫和地說道:“你為何想要讓這棵樹結出蘋果?是因為你想吃嗎?”

      我想吃蘋果嗎?

      她開始回想起法師的描述,紅色的,很甜。甜是什么味道?

      那個意識非常驚訝:“你以往過的都是什么日子?小女孩,甜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味道之一,那是你們人類獨有的享受。我曾嘗過一次,至今難以忘懷?!?

      聽上去應該會很好吃,她的嘴巴里開始分辨唾液,想象力的好處開始顯現。但她至今為止別說水果,吃過的食物都非常寡淡無味。

      阿查拉斯教派的僧侶們為了加強意志的磨煉,一直吃的都是種沒有味道的圓型物體。他們將其稱之為薩拉,吃下去后有三天左右就不需要再吃任何東西,營養也很豐富,但卻沒有任何味道。

      “如何?”那個意識又問道。

      “我,想讓這棵樹結出蘋果?!彼终f了一邊。

      “為何?”

      “因為我想嘗嘗甜到底是種什么味道,而且,我的老師告訴我蘋果很好吃?!?

      “那么...睜開你的眼睛?!蹦莻€意識這樣說道。

      瑞雯照做了,她睜開眼睛。面前那顆大樹不知何時已經結滿了蘋果,紅通通的。甚至還掛著露水。法師靠在樹干上,手中拋著一顆蘋果??匆娝犻_眼,將蘋果扔了過去。

      她下意識伸出手,接過了那顆蘋果。

      法師邁步走過她,聲音聽上去非常輕松:“嘗一口試試吧,你會喜歡上它的味道的?!?/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