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超人又坐了下來,他再次戴上眼鏡,變回了那個平凡的小鎮青年??死恕た咸爻烈髁艘粫?,他說道:“我小時候也會問自己,我到底是氪星人還是地球人?!?

      “那時,我經常被學校里的大孩子們欺負,因為我父親是個農民,而我那時又老是穿著寬大的、不合身的衣服。所以他們一直欺負我,直到有一次,我沒法忍受了。我只是輕輕推了推,那個騎在我身上打我的孩子就飛了出去?!?

      “萬幸,他落在了谷倉里,沒有出事。他們也不再欺負我了,只是開始叫我怪胎。我問過我父親,如果我擁有這樣的力量,那么,為什么我還要和普通人一樣繼續這樣的日子呢?”

      “為什么我不能反抗,不能讓他們畏懼我呢?我甚至可以輕松讓父親不再繼續每天起早貪黑的勞作,讓母親換一把舒適的椅子,讓她的腰不再痛?!?

      他抬起頭,誠懇的看著法師:“我父親只是告訴我,如果你想做那樣的事,就去做吧,他支持我,因為我是他的兒子?!?

      “也是在那一刻,我開始理解一件事?;蛟S地球人與氪星人在生理結構上有著巨大的差異,但......沒有誰比誰更高貴。正確的就是正確的,那條路始終都擺在那兒,或許很難。但我愿意在那條路上走下去。因為我的父親就做到了這一點,不論是那一個都是如此?!?

      “真正的氪星,我的氪星。早已毀滅,而地球就是我的故鄉。我是氪星人,但也是地球人。如果非要我選一個,那么,我也選不出來。我是克拉克·肯特,但也是卡爾·艾爾。氪星之子?!?

      他繼續說著,甚至開始微笑起來:“是的,我知道有些人畏懼我。將我稱為一個威脅,我理解他們。但我知道,我永遠不會變成他們想象中的那個模樣,這就是我對于他們言語最有力的回擊?!?

      “所以,何先生。如果你問我,我會不會對這件事感到無法接受?我的回答是絕對不會。他們來自另一個宇宙,他們以侵略他人為生...這樣一個殘暴的帝國,和我心中的氪星截然不同?!?

      法師輕輕點了點頭:“我明白了,克拉克?,F在,去享受你和你女友的小日子吧,順便,注意注意脖子。我會去處理他們的?!?

      克拉克先前臉上正經到不能再正經的表情突然崩塌了,他尷尬地說:“呃,先生,我...”

      何慎言促狹地笑了起來:“我有個問題想問你,克拉克。你的皮膚別說刀槍不入了,就是導彈都沒法讓你疼痛一下。她是怎么做到在你脖子上留下吻痕的?”

      克拉克·肯特沒有回答這件事,他以光速逃跑了,不過一眨眼就消失在了原地,甚至還不忘貼心的幫阿爾弗雷德關上門。

      法師再也忍不住了,他哈哈大笑起來。

      -------------------------------------

      布魯斯·韋恩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他差不多有一周沒從這兒出去過了。頭發亂糟糟的,領帶也消失了,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一臉的胡茬,臉上的黑眼圈更是無比深重。他看上去沒有一點哥譚首富的優雅與英俊,活脫脫就像是一個熬夜宅男。

      但說真的,他的確熬夜,這半個月也的確很宅,盡管這是不得已而為之。

      現場的各種調度與實施起來的難度加在一起超乎他的想象,盡管韋恩集團內并不缺乏有能力的人,但他們的調動是在是一個大問題。更何況,他還要親自面試那蜂擁而來的求職者,每天都要接受到差不多上百封信件。

      他得一條一條的仔細審閱,一條一條的回復。為了省時間,他甚至把每周固定的會議改成了線上的,由于工作的增加,次數也從每周兩次改為了每周五次。

      實際上,別提他了,超負荷工作不僅讓他有些疲憊。他門口的秘書都已經換了四個,全都是因為受不了連軸轉而自行申請調離的。

      “你的咖啡?!?

      “謝謝?!辈剪斔拐f道,隨后端起滾燙的咖啡喝了一口,完全不在意那要命的溫度。

      杰森看見這一幕,忍不住說道:“你難道沒發現那是一杯剛泡好的咖啡嗎?很燙的!”

      “我知道,杰森。但我需要一點咖啡因來讓我的腦子活躍起來?!辈剪斔购敛辉谝獾鼗卮鹚?,眼睛仍然盯著屏幕。

      “是啊,你都半個月沒出去巡邏過的。我看你不只是腦子需要活動活動?!?

      少年的氣話并沒讓他生氣,相反,布魯斯微笑了起來:“如果你想的話,你可以自己出去巡邏。杰森,我為你做了一身新的制服?!?

      “新制服?”

      “是的?!?

      他終于舍得將眼睛從電腦屏幕上移開了,他看著杰森·托德,按動了一下辦公桌上的某個隱秘按鈕。一道玻璃罩從地下緩緩升起,里面是一套黑紅相間的流線型制服,全覆式頭盔,在胸口有著一道猩紅色的蝙蝠標志。

      他淡淡地說:“你要試試看嗎?全都是最新的配置?!?

      杰森目不轉睛地盯著那件制服,過了一會,他才說道:“你什么時候做的?”

      布魯斯停頓了一下,聲音也變得低沉了起來:“很久...很久之前?!?

      “是在我被殺死之后嗎?”

      有那么一陣子,蝙蝠俠沒有說話。他甚至沒有去看杰森·托德,不敢去看他臉上的表情。

      他說道:“是的?!?

      出乎他意料的是,杰森翻了個白眼:“別擺出那副表情,布魯斯·韋恩。我也是才想起來不久,那個復活我的法師技術有問題!我到現在才理清楚我死之前發生的事情,見鬼,這么說真的很奇怪...”

      “但事情已經過去了,更何況,那混蛋已經死了,不是嗎?是你殺的?!苯苌α似饋?,他打開玻璃罩,將制服抱了出來。

      “我?”

      “噢,別想著否認。除了你還有誰能下定決心做這些事?看來我的死也不是全無用處,你不僅終于殺了那幫混蛋,還肯為哥譚做些實事了?!鄙倌晷ξ卣f道,他看上去已經對自己的死亡完全釋然了。

      布魯斯·韋恩看著他推開門離開,向后一靠,躺在自己的老板椅上,微笑起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