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哈莉穿著一身合身的西服走進韋恩大廈,她帶了一副不知從那兒弄來的金絲眼鏡,一頭金發剪成了利落的短發。妝容也沒像從前那樣夸張,而是顯得她非常精干的淡妝。

      她走到前臺,很有禮貌地掏出槍:“你好,我是來面試的?!?

      坐在里面的那位女士看著黑洞洞的槍口,連按動按鈕呼叫警衛的膽子都沒有:“你...你...你...”

      哈莉皺了皺眉,她推了推眼鏡,繼續保持著那副冷淡而顯得自己非常專業的語氣:“我是來面試的?!?

      前臺女士看上去都快哭出來了,就在這時,從旁邊伸出了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走了哈莉手中的槍。突然出現的布魯斯·韋恩說道:“我來處理這件事,你先去喝杯咖啡讓自己冷靜一下吧?!?

      真的哭出來的前臺女士飛速跑走了,布魯斯·韋恩帶著他的經典微笑,將哈莉·奎因帶進了自己直達頂層辦公室的私人電梯。

      “你到底有什么毛???”電梯里,蝙蝠俠壓著嗓子問道。

      “哎?怎么是你?布魯斯·韋恩呢?”哈莉做出一副驚奇的模樣,她故意傻里傻氣地說:“我怎么沒看到布魯斯·韋恩?你把他弄到哪兒去了?蝙蝠仔!那可是我未來的老板,你最好快點把他弄回來!”

      “夠了!”蝙蝠俠怒喝一聲。

      他陰沉地說:“你最好告訴我你到底想干什么,哈莉。否則我不介意打你一頓,然后把你扔進阿卡姆...”

      “阿卡姆已經沒了,蝙蝠。我知道這件事,你不用再試探我了?!惫虻谋砬樽兊闷届o了下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里面的人也都死了吧?”

      “是的,你的老相好也在死亡名單里。感覺如何?”蝙蝠俠絲毫不退讓地回答。

      哈莉像是突然泄了氣似的,她氣鼓鼓地說道:“你這人真沒意思,蝙蝠。我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但我一直都沒告訴別人,結果我來你公司想要面試,你卻一點都不給我面子...有錢了不起???”

      蝙蝠俠的眼角抽動了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氣,提醒自己要忍耐一下,畢竟哈莉是個精神病。他說道:“聽著,就算你真的是來面試的。你也不能拿著槍對準前臺!她是無辜的!”

      “我沒想開槍?!?

      “萬一走火了怎么辦?!”

      “槍里又沒子彈?!惫蛞桓睙o所謂的態度讓蝙蝠俠的頭更痛了,電梯門打開,他帶著哈莉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坐下。

      他說道:“好,我就當你是來面試的。來,說說吧?!?

      “說什么?”哈莉眨著自己的眼睛,一臉的無辜。

      “...面試都要自我介紹的,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啊,我上一份工作是大學畢業后直招進去的。不然你以為哪個正常人愿意在阿卡姆瘋人院里當心理醫生?我又沒精神??!”

      蝙蝠俠看上去快要忍耐到極限了,而哈莉也意識到了這點,她的表情變得正經了起來。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蝙蝠仔。但我的確想要重新開始?!?

      “在我浪費了那么多的時間在他身上之后,我意識到了一件事。當初想要完全了解他的我是一個傻子。沒人能完全理解他的精神狀況,除非你和他一樣?!?

      “你看,他有一套自圓其說的世界觀與人生觀,他堅信混沌是一切的主宰。并且樂衷于讓所有人都了解到這一點,他的所作所為無疑給這座城市帶來了許多痛苦。但我不同,蝙蝠仔。即使是在我最墮落的那段時光中...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里,我都沒有殺過任何無辜的人?!?

      “我殺的人都是黑幫、瘋子。這點你不能否認吧?”

      蝙蝠俠點了點頭,示意她接著說。

      “我在一年前就已經離開了他,這段時間里我也沒有出去重操舊業。你應該是知道這件事的,蝙蝠仔。每個人都應該有一次重新開始的機會,不是嗎?你得相信我一次?!?

      如此真心實意的話很少出現在她身上。哈莉·奎因是一個標準的精神病患者,她上一秒能和你一起吃飯,下一秒就能操起那把厚重的木錘幫你做個開顱手術。蝙蝠俠很清楚這一點,正因如此,他不得不把她的話嚴肅對待。

      他緩緩說道:“你說得很對,哈莉。但有一件事,你犯了罪,殺過人。韋恩集團原本是不接受有犯罪記錄的員工的,雖然我現在更改了這條規定。但...我要怎么相信你不會和以前一樣,因為一點事情就暴起殺人呢?”

      “這里的人可與你之前遇到過的都不一樣,他們都是好人。沒有犯罪記錄,兢兢業業的上班。我就直說了吧,哈莉。你要我怎么相信你,一個前科累累的犯罪份子,小丑的前同伴,會真的洗心革面?”

      他的話近似不近人情:“我能讓你說完話,而不是當場將你扔到監獄里。就已經足夠說明我對你的容忍程度了,哈莉。我相信你也明白這一點,不要得寸進尺?!?

      “所以,你必須先證明你已經完全從那種對小丑的病態迷戀中醒過來,我才能讓你在韋恩集團工作?!?

      哈莉摘下她的金絲眼鏡,用楚楚可憐的眼神看著蝙蝠俠:“可是,蝙蝠仔。我真的沒辦法了嘛,求你了!好不好嘛!人家只是想要一份工作啦~”

      蝙蝠俠的眼角再次抽動了一下,他終于忍不住爆發出聲。

      “這不是什么見鬼的過家家!哈莉!我們談論的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如果在以前,你已經被我扔進監獄了。你對小丑的迷戀正是導致你...”

      他沒繼續說下去,坐在他對面的那個女人正在流淚。

      她明明在微笑,但那雙藍色眼睛中的眼淚卻始終未曾停歇,順流而下,打濕了她的衣領。她卻像沒意識到這點似的,笑著說:“我知道了,蝙蝠仔。我的確已經沒病了,但我理解你的懷疑?!?

      “只是我咎由自取而已,我明白。但我已經...”

      她沒能說完,終于忍不住哭泣了起來。

      布魯斯·韋恩沉默地看著她,突然意識到一件事。哈莉·奎因那個瘋瘋癲癲的小丑女外殼只不過是一層保護性的、像是刺猬似的護甲。在這外殼之下的,那個聰明的,憑借自己努力考上大學贏取心理學博士的女孩始終都被掩蓋著一層迷霧。

      沒人知道她的真實性格,就像也沒人知道她為什么會對小丑那么迷戀一樣。

      他知道她的生平,父親酗酒,母親與她時常被毆打。終于有一天,她放學回家,看見母親已經殺死了父親,自己也死在了沙發上?;蛟S父母雙亡的相似經歷讓他對哈莉有了更多的包容,但其實,在內心深處,他知道不是這樣。

      真正讓他能對哈莉容忍至今的原因,是他知道哈莉曾經將自己與小丑搶銀行得到的錢全部以匿名形式捐給基金會,是哈莉曾經在某個萬圣節上街給窮人們四處散發食物??墒?..

      可是,如果一個人被外殼包裹,甚至逐漸連外殼里的柔軟本體都變成了那外殼的形狀。他又怎么去相信哈莉真的會改過自新呢?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