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我開始感到有趣了?!?

      何慎言不知道自己的心態是對是錯,但這一切都的確很有趣。盡管他知道自己不應該對一個精神病人的意識空間感到有趣——但真的很有趣!

      他走進那小糖人所說的辦公室,在桌子上發現了準備好的白大褂與工作牌。他拿過工作牌,發現上面的人并不是他。

      而是一個叫做哈琳·奎澤爾的年輕女孩,她很漂亮,帶著一副黑色的眼鏡,金發從額頭垂下。

      何慎言凝視著工作牌,隨后穿上了衣服,將工作牌掛在胸前。

      他走出辦公室,迎面走來一個巨大的棉花糖,它幾乎占滿了整個粉紅色的走廊??匆娏撕紊餮院?,它用同樣尖細的聲音說道:“你就是新來的醫生吧?往前走,最里面的房間,病人已經準備好了。你只有三十分鐘的時間和她對話并進行治療。小心咯,上一個醫生就是因為超出了時間瘋掉的!”

      說完,它就咯咯地笑著,離開了。法師側過身讓它能通過走廊,聞到它身上那甜膩的香味,皺了皺眉。突然有種想一口吃掉這生物的沖動。

      他轉過頭,看著這生物在走廊里橫沖直撞的模樣,臉上帶起一抹微笑。他知道這不正常,但就目前來說,他還撐得住。進入他人的意識空間就是會有這種危險,好在他的靈魂強度很高,在這兒待上幾千年可能都不會被同化。

      他邁步走過長長的走廊,頭頂上的燈光并非是白色的日照燈。而是鐳射燈球,七彩的燈光讓這地方看上去活像是個夜店。走廊上靜悄悄的,只有他的腳步聲。

      很快,他就到了走廊盡頭的那間房間。門外站著一個姜餅人,他有著一個長長的鼻子,穿著警服,手里還拿著一根電棍——但詭異的是,他腳上踩的是一雙黑色的恨天高,還穿著漁網襪。

      “我看看...嗯,奎澤爾醫生,沒錯。好,進去吧,記住了啊,只有三十分鐘!”它湊近仔細看了看法師胸前的工作牌,隨后打開了門,讓他進去了。

      屋子里面很是昏暗,擺放很簡單,一張桌子,兩把椅子,沒了。桌子的上方有一盞搖搖晃晃的燈,正散發著昏暗的黃色光芒。

      法師走過去,拉開椅子坐下。他凝視著對面的黑暗,嘴邊掛著一抹似有若無的微笑。

      一個女人從黑暗中探出頭,她化著妝,將臉弄成了慘白色,煙熏妝與刻意涂得非常鮮艷的嘴唇讓這張美麗的臉多出了一些沖突的魅力。

      她像是個瘋子似的,滿頭金發肆意披散??匆姾紊餮?,她做了個鬼臉,隨后又躲回了黑暗之中。

      法師伸手拿過頭頂的燈,照亮了女人所做的位置。她穿著一身束縛服,是很常見的那種雙手被捆在寬大衣袖內的類型,兩條大腿就從衣服下端穿了出來,沒穿鞋,腳指頭在椅子上一扭一扭的。

      “你好?!焙紊餮暂p聲說道。

      女人不答,又做了個鬼臉。她看上去不是很想說話。

      “能請你先離開一會兒嗎?我要和哈琳·奎澤爾談話?!狈◣熣滤男嘏?,放在桌上,依舊輕聲細語著。

      女人說話了,她的聲音意外的好聽,非常輕柔且清脆:“她不在這兒,你來錯地方了?!?

      “是嗎?那我應該去哪兒找她?”

      “我也不知道,但肯定不是這里!”這句話似乎又觸碰到了她的某個開關,女人大笑起來。何慎言凝視著她慘白的面容,和那明明是在笑卻顯得毫無感情的雙眼。

      他說道:“你為什么會在這兒?”

      “因為她需要我?!迸舜鸬?。

      “誰?”

      “哈琳·奎澤爾。你不是要找她嗎?”

      “她為什么需要你?”

      “嗯...讓我想想?!迸税櫰鹈?,她開始回想。

      何慎言就像是真的進入了心理醫生的狀態,他耐心地看著女人,不發一言等待著她開口。隨著女人的思考,四周的環境也開始逐漸變化。最開始是墻壁,它們在一陣不安中開始顫抖、震蕩。隨后是天花板上的燈,它在啪的一聲后碎掉了,室內再度陷入黑暗。

      亮起時,已經變成了另一幅模樣。

      何慎言依舊穿著那件白大褂,他站在這間狹小的屋子中,四周的景象已經從昏暗無光的詢問室變為了一間三居室。

      一個男人背對著他坐在一把綠色的臟兮兮扶手椅上,手里拿著啤酒喝著。他一口接一口的灌下啤酒,電視上播放著午夜時分電視臺的特殊節目,火辣的畫面卻沒能讓他感受到一些刺激。

      男人不滿意地站起身,他砸吧砸吧嘴,扔下手里的啤酒瓶。砰的一聲巨響在夜晚分外刺耳,他穿著拖鞋走到冰箱門口,想要再拿出一瓶啤酒來喝。但里面已經空掉了。

      這個發現讓男人的面容變得扭曲起來,他向屋子里走去,一腳踹開一扇房門,里面傳來尖叫和哭喊聲。過了一會,他拖著一個被毆打到奄奄一息的女人的頭發走了出來。

      她痛苦的掙扎著,想要讓男人放開她。但得到只不過是更用力的一拳,男人狠狠地一拳打在她的臉上,將女人的鼻子打出了血。面對這樣的情景,他醉醺醺的臉上卻開心地笑了起來。滿口黃牙間滴落口水,他興奮地解下自己的皮帶,一下一下抽著女人。

      她越痛苦,他越興奮。到最后,只剩下女人有氣無力的聲音,她被打到活像一塊爛肉似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男人喘著粗氣,跌倒在地,隨后趴在了女人身上。

      何慎言看著他,移開了目光,他知道,這一切都只是過去的影像...但依舊忍不住為此感到憤怒。

      他走進房間。

      被子被人扯到了地上。一個小女孩抱著懷里的枕頭,驚恐地縮在房間骯臟的角落里。外面傳來女人的哭泣聲與尖叫聲,還有男人的大笑聲與他怒罵女人的聲音。這一切都讓她更加害怕起來。

      就在這時,一雙蒼白的手臂從墻壁后伸了出來。

      之前在詢問室見過的那個女人從墻壁里走了出來,她溫柔地抱起女孩,給她唱起了一首搖籃曲。門外傳來的聲音沒能蓋過她的歌聲,女孩漸漸睡著了,她看著法師,輕聲說道:“你覺得她為什么需要我?”

      法師不答,畫面再度變換。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