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法師仔細地觀察著她手中那紅色的光點,它們在瑞雯精神力的操控下逐漸從魔力轉變為一張精細的網,一張能夠封鎖當前區域全部元素活動的大網。

      “唔...還不錯,但你應該能做得更好?!焙紊餮渣c了點頭,他隨手將結界驅散,說道:“再來一次,用你最快的速度?!?

      瑞雯點了點頭,少女深吸了一口氣,她紫色的頭發無風自動,緩緩飄起,眼中亮起了與法師同樣的赤紅色光芒。

      在她手中,紅光一閃即逝,法師先是怔住了一會兒,隨后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干得不錯?!?

      她在一秒內完成了這個法術,意義非凡。至少在她的這個層級,法師們大多都是借由溝通元素之靈進行塑能法術的。畢竟他們的魔力較少,不足以支撐他們進行純粹的魔力流轟擊。但瑞雯不同,她有著來自法師的饋贈。

      也就是說,在她使用了這個法術禁止了元素活動后,與她同級別的法師們將會失去全部的大威力攻擊手段。但瑞雯卻能夠用來自何慎言的能量去轟擊他們。

      伸出手,他揉了揉少女的頭頂。自從第一次這么干之后他就喜歡上了這種感覺,瑞雯的發質太好了,就像是擼貓似的。他笑著說道:“干的非常好,我的學徒。作為獎勵,你有什么想要的東西嗎?”

      瑞雯面無表情地回答道:“蘋果?!?

      “...什么?”

      “蘋果,老師。我想再吃一次蘋果?!?

      “...你可以重新想一想,我的學徒。當我說獎勵的時候,我指的是任何事情——”

      瑞雯打斷了他,眼中帶著一股執拗:“不,老師。我只想再吃一次蘋果?!?

      法師沉默了一會,他問道:“你真的只想要一顆蘋果?”

      “是的,老師?!?

      何慎言伸出右手,他閉上眼,魔力的光點在手中凝聚。一點點化作了一顆金色的蘋果,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華貴的光輝。

      “這是什么?”瑞雯問道。

      “這是一顆金蘋果,我的學徒。吃了它,你就能夠長生不老、百毒不侵。甚至能夠抵御天災,擁有與神明同等的力量?!?

      “它的味道和蘋果一樣嗎?”

      法師沉默了一會:“...不,恐怕,它的味道很糟糕?!?

      “那我就不要這顆金蘋果?!鄙倥畧詻Q地說。

      “你確定嗎?”

      “是的,老師。我知道這意味著什么,但我覺得,我不需要那些東西?!彼粗◣?,又看看那顆金蘋果,像是在注視著什么難以理解的東西一樣。

      少女只是平靜地說:“強大的力量...長生不老,又或者是成為神明。這些我統統都不需要,老師。我只想再吃一次蘋果,當然,如果能吃到比它更好吃的東西就最好不過了?!?

      何慎言嘆了口氣,他知道,如果把這場對話比作一次較量。那么,他已經輸了。失敗的滋味對他來說非常罕見,卻并不那么糟糕。有時,人們會心甘情愿咽下失敗。

      他只是淡淡地微笑起來:“比蘋果更好吃的東西,我倒知道很多。如果你想的話,我可以給你露一手?!?

      他話音落下,一套魔法廚具與其上布滿餐具的巨大圓桌便出現在了韋恩宅的后院。

      -------------------------------------

      “我不得不承認,何先生。您的手藝已經遠遠超過了我?!?

      阿爾弗雷德擦著嘴,他面前堆著四張空空蕩蕩的盤子。老人通常來說吃不了這么多,但法師的廚藝顯然和他的魔法水平是一個等級的。阿爾弗雷德很久沒吃的這么爽快了。

      “你喜歡就再好不過?!焙紊餮杂靡粡埌撞疾林?,他很久沒親自下廚了。但好在手藝還在,不至于丟臉。

      圓桌上已經布滿了精美的菜肴,大部分都已經被解決掉了。其中有三分之一都是杰森·托德這個正在長身體的小子吃的。他似乎對豬大腸有別樣的愛好,即使法師委婉的告訴了他這一點,他也沒動搖自己伸出的筷子。

      少年顯得毫不在乎:“我可跟那些上流的富少不一樣,先生。只不過是內臟而已,我在街頭流浪的時候還吃過死老鼠呢?!?

      布魯斯·韋恩的臉色黑了黑,他恰好就是上流的富少,而且也不吃內臟。同時還非?!憛挕鲜?。但他沒說話,只是夾起一片東坡肉送入嘴里。阿爾弗雷德通過他臉上細微的表情看得出來,這人現在非常滿意。

      但他就是不直說。

      而這場特殊宴會的主角,坐在圓桌主位的瑞雯對比起保持著優雅的布魯斯、吃得風卷殘云的杰森二者來說,就像是在他們兩人之間取了一個中間值。她什么菜都吃,但每樣菜都只吃一點點。什么雞鴨魚肉龍蝦海鮮在她旁邊的盤子里都塊堆成小山了,但少女依舊面色如常,繼續伸著筷子。

      何慎言的面色有些古怪,他沒想到瑞雯這么能吃——比起她剛剛十六歲的年齡來說,這個飯量絕對超出了正常人的范疇。

      示意讓他們不要在乎自己,法師自己拿著一杯紅酒緩緩離開了。韋恩家的后院很大,能在這兒放下四只橄欖球隊讓他們互相毆打都不顯得擁擠。也讓他能找到一個僻靜的角落,好讓自己思考一會兒。

      準備工作差不多都完成了,接下來無非是等到布魯斯·韋恩能夠熟練施法,他就可以離開了??紤]到他的天賦,再加上法師的貼身教導。這個時間不會很長。

      至于瑞雯,她倒是個意外之喜。

      法術天賦極高,但這反倒成了次要的了。她很冷靜,時時刻刻似乎都是如此。同時面對誘惑一點都不動心,即使法師拿著金蘋果也是如此。這點很好,實際上,非常好。

      很多有天賦的法師本可以擁有更大的成就,但都是因為忍受不住誘惑而選擇了其他的路。比如倒向惡魔,又或者是屠殺平民用他們的靈魂為自己牟利。當你擁有超越凡人的力量時,世俗的道德就顯得無關緊要了。

      何慎言一口喝完杯中的紅酒,消失在原地。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