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瑞雯與安德莉婭的第一次見面并不如何美好,盡管兩人其實性格差不多。但那句話是怎么說的來著?同性相斥啊。

      不過法師對她們之間的小小摩擦一點興趣都沒有,他現在有個全新的研究課題要做。

      哈莉·奎因。

      準確的說...是她心中的那些聲音。

      此時此刻,何慎言正面無表情地看著哈莉在他的法師塔內跑來跑去,活像是個沒長大的孩子似的到處奔跑。他有些頭疼地說道:“停一停,哈莉?!?

      “你這地方很不錯??!法師!”哈莉壓根沒管他,興奮地到處亂跑。在他用來冥想的房間里撥弄著那些小小的星星,又或者是躺在黑暗的星空中,試圖向下墜。

      “我簡直就像是在宇宙里一樣!”她咯咯笑著,顯得非常開心。

      何慎言開始懷疑自己做這個研究到底是為什么了,為了打發時間嗎?那我為什么不進行一次長冥想呢...見鬼。

      但他已經做了決定,就不會再回頭。

      法師嘆了口氣,說道:“要怎樣你才肯安靜下來配合我的研究?”

      “研究?”

      “是的,實際上,你什么也不需要做。你只用躺在那兒睡一覺就好了?!?

      哈莉的眼睛轉了轉,她說道:“好,我答應你。但是...”

      “但是什么?”

      她扯開那件棒球外套,里面什么也沒穿。法師再次嘆了口氣:“好吧。雖然不知道你為什么非得這么干,但既然你堅持的話...”

      她興奮地尖叫起來,隨后朝著法師撲了過去。

      -------------------------------------

      但實際上,何慎言什么也沒做?;眯g是很基本的一項法術,他將開始對自己上下其手,同時嘴里喊著些奇怪話語的哈莉·奎因扔在一旁。隨后截取了一部分她內心中那些雜亂的聲音,開始研究起來。

      隨著研究的深入,他非但沒解決自己的疑惑,反而眉頭越皺越緊。

      “活見鬼,難不成真是我想的那樣?”法師的臉色變得驚疑不定起來,他實在不敢確定自己的猜測。哈莉心中的那些聲音世界上都來自于各個不同的世界,在她那次特別的瀕死體驗后,這些聲音便能夠被她聽見了。

      硬要說的話,哈莉就像一座收音機,能收聽成百上千個不同的頻道,但這些頻道往往都一轉即逝,只有少數一些頻道能留下來,持續不斷的對她放送聲音。

      盡管這女人可能從來沒仔細聽過。

      他隨手調出其中一段,一個嘶啞的蒼老女聲用古英語緩緩說道:“火已漸熄,然位不見王影。當傳承火焰熄滅之時,鐘聲將響徹四周,進而喚醒棺木中古老的薪王們?!?

      “不過,王者們一定會舍棄王位吧...而無火的余灰將紛至沓來,那是無名、成不了薪,且被詛咒的不死人?!?

      她干枯的嗓子古怪地笑了起來:“不過...也正因如此,灰燼才會如此渴求火焰吧?!?

      是傳說嗎?

      從這聲音講述的話語中,法師幾乎可以感受到那撲面而來的厚重感。就算是他也沒辦法隔著無盡星海去了解另外一個世界的事情,但某種直覺告訴他,這不是傳說。

      他開始思考另一件事。

      那女孩快五歲了,她的名字叫做希瑞拉,希瑞菈·菲歐娜·伊倫·雷安倫。據說親近的人叫她希里。法師希望自己永遠能夠只用希瑞拉稱呼她。

      距離她成年還有很長一段時間,上古之血的傳承者們不需要等到成年才能顯現完整的魔力。但法師需要讓她成年,只有那時才能保證她完全激發了自己的血脈。

      好,那就做吧。

      他閉上眼,曾經被禁止使用的諸界之音法術再次經由他之手展現了出來,只不過這次,卻有了些小小的改動。

      -------------------------------------

      破敗。

      由亂石堆砌而成的建筑物尖頂朝著天空高高豎起,以自己的存在肆意嘲笑著這片世界。法師皺起眉,他感到非常的難受,這世界給他的感覺如同一個垂死之人正在他耳邊呼吸。舉目所見,皆是破敗。

      天空是昏黃色的,他看不見正常的顏色。但這里卻很安靜,非常安靜。他邁步走上前方長長的臺階,石頭建造而成的圓形建筑物一道黑黝黝的門,法師走了進去。他最先看見的是五座高高的王座,尺寸各不相同,都在旁邊點燃著矮矮的蠟燭,像是已經燃燒了很久。

      這里也很安靜,他注意到地面上落著厚厚的灰,在這擺放著五張王座的屋子中心,有一個散落著厚厚骨灰的火盆。法師看了看,隨即移開目光。

      他走下樓梯,打算看看這兒有沒有活人能讓他搞清楚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么。

      但,就在這時,王座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陌生的旅者啊,你來此地所求為何?”

      法師抬頭望去,發現其中一張王座上坐著一個頭戴王冠,身穿破爛長袍的男人。他很瘦,幾乎到了病態的程度。臉頰的肉都縮了進去,兩只眼睛疲憊而無神的看著他,頭頂上的王冠也黯淡無光。而且,他似乎失去了雙腿。

      “只是隨便逛逛?!?

      “旅者啊,切莫怪我多言。但還是請你速速離去吧,我這經由火焰焚燒過后的雙眼能夠看清你...你并非薪王,但無火的余灰們可沒法擁有我這雙眼睛?!彼従徴f道。

      法師不答,他扭過頭再次看了看這地方,才問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魯道斯有些疑惑:“旅者啊,難道你來的地方比我的故鄉庫爾蘭還要偏遠嗎?這里是傳火祭祀場...是無火的余灰們短暫休憩之所,也是那位...哦,她來了?!?

      從傳火祭祀場的黑暗伸出緩緩走出一位女性,她穿著樣式精美卻顯得有些老舊的長袍,帶著遮蓋雙眼的白色皇冠,全身上下都被遮蓋的嚴嚴實實,哪怕優雅地疊在小腹前的雙手也帶上了棕色的袖套。她的頭發看上去似乎有些褪色了,說不清是白色還是灰色。

      “陌生的旅者...歡迎您來到傳火祭祀場。我是防火女,也是這里的看守人?!彼齼炑诺靥崞鹑菇?,躬身一禮。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