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離開廣場,他繼續前行,前方是一條長長的樓梯,一上一下各通往兩扇門。法師微微側過身,避過那個巡邏過來的紅色騎士,他手中的長劍看上去樣式精美,且非常銳利。

      失去了意識,身體卻還在進行生前的責任嗎?

      法師決定先向上走,他之前飛在天空中看過這里的構造,那恢弘的王宮是在上方的。如果他想要獲取一些歷史資料,那么應該能在王宮中有所收獲。至少國王們肯定會有幾個幕僚吧?而學者們的共同特點之一便是喜歡收集書籍。

      當然,有些人可能不止于此。

      走進黑洞洞的大廳,他沒看到這里有什么人影。只有一個穿著黑袍的老嫗坐在椅子上,她看上去非常老。坐在椅子上活像是具侏儒雕塑。

      看樣子還有理智。

      法師現出身形,他說道:“你好?!?

      老嫗像是被嚇了一跳,她抬起頭來,兜帽遮蔽了大半張臉,露出的那部分也非常蒼老。她細細地端詳了法師一會,才說道:“陌生的強大之人,不管您所求為何,恐怕目前的洛斯里克都已無法為您提供了?!?

      “是嗎?”法師毫不在意地說道,隨后動了動手指,老嫗身邊擺放著的一把破舊的木椅便飛了過來。他坐下后,緩緩說道:“你可以把我當做一個學者,一個貪心的收集知識的人。我只想了解了解有關你們國家的事。是叫洛斯里克嗎?”

      老嫗沉默著點了點頭,她過了一會,才用一種悲哀的語氣說道:“是的,學者啊。我是洛斯里克的主祭,艾瑪。一個被監視、被放逐之人。只能躬身于這間小小的教堂內等待著余灰的到來?!?

      “我注意到了外面的騎士,他們應該已經失去了理智吧。紅藍二色的裝飾布...是內戰嗎?”

      法師直接的話語卻沒能讓艾瑪有一點情緒上的波動,事到如今,她好像已經完全心死了一般。

      老嫗答道:“是的,學者。洛斯里克...是光榮之國,是英雄之國,是傳火之國?;鹧嫜永m世界,而我們延續火焰??赡俏槐緫永m使命的王子...卻不愿傳火?!?

      火焰。

      余灰、薪王、火焰??磥磉@個火焰在他們的世界里有著別樣的意義啊?;鹧嫜永m世界?

      法師暫且將疑問摁在心里,他繼續問道:“我想進入王城看一看,可以嗎?”

      老嫗疑惑地抬起頭:“那里現在除了危險,什么也沒有。學者啊,如若你還想繼續渴求知識,就請速速離去吧。無論如何,現如今的洛斯里克都已不再是個和平的地方了?!?

      法師不答,他站起身。這地方的種種謎團讓他心癢難耐。

      曾經有位法師說過,法師們的好奇心是世界上最致命的東西。何慎言同意這句話,但他覺得要加以修改——法師們的好奇心是對他們來說最寶貴的東西。

      他回頭凝視了一眼教堂敞開的大門,對老嫗說道:“作為你告訴我這些東西的回報,外面那個監視你的人,需要我幫你解決嗎?”

      老嫗啞然失笑:“感謝您的好意,學者??蔁o論如何,他都是位騎...騎...騎士...”

      何慎言解除了身上用以遮蔽氣息的法術,在老嫗眼中,他此時耀眼到甚至無法令人直視,那龐大的力量簡直比火焰還要熾熱。在平靜的表面下暗流涌動,永無休止地在這學者體內爆發著狂暴的力量。她震驚的甚至連說話都不利索了。能擁有這樣力量的,除了神族,還有誰?

      “現在如何?”

      老嫗深深地低下頭,她的聲音中帶上了哭腔:“您為何如此作弄于我...神明啊,難道是艾瑪在您眼中已不夠虔誠了嗎?”

      何慎言皺了皺眉:“我并非神明?!?

      老嫗執拗地抬起頭:“是考驗嗎?是在考驗我嗎?難道您已不愿再庇護我們這些可憐的人了嗎,也是,無論如何,沒有傳火便等同于背棄了神明......”

      她從喉嚨中發出悲哀的笑聲,從袍子里拔出一把匕首,就要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法師的動作卻比她更快,只是招了招手,匕首就飛到了他手里。

      “所以說你們啊,真是喜歡往別人身上加些莫名其妙的設定...我的確不是神明,女士?!?

      但我比神明強得多。

      艾瑪麻木地看著他,在這個主祭的心中,何慎言就是因為他們背棄信仰而前來降下神罰的神族之一。在火焰逐漸消逝的現在,還有誰能擁有這樣的力量呢?但既然何慎言不讓她死,那她便多活一段時間吧。權當贖罪。

      “在外面監視著你的那個人,他是誰?”

      “他是獅子騎士、忠誠的艾伯特。是王子的騎士之一,知識被他派來監視我這個堅定傳火一道的老婆子而已?!卑敵翋灥鼗卮?,沒過一會兒,她突然又瞪大了雙眼,心中再度燃起希望。

      是的,神明沒有直接毀滅洛斯里克,而他問我這個問題...

      何慎言有些無語,他看著不知道腦補了什么又變得激動了起來的老嫗,沒說話。艾瑪卻顯得非常激動:“難不成,您要親自去勸諫那位王子嗎?”

      法師答道:“如果有必要,我會去見見他的。至于現在...我就先替你把這個監視你的人趕走吧?!?

      他將匕首遞還給老嫗,在其上加了些東西。緩緩走出門,法師看見一個手持大斧與盾牌的白色靈體正站在門外等候著他。

      看見他的到來,靈體深深地低下頭,隨后單膝下跪,語氣急促:“神明大人,王子他...”

      “停下?!狈◣熤浦沽怂?,何慎言淡淡地說道:“我不是神明,明白了嗎?”

      獅子騎士抬起頭,過了一會兒,他又低了下去,還將腦袋埋得更深了:“...是的,我明白了。您現在不是神明?!?

      法師嘆了口氣,你們這地方的人到底是有什么毛???怎么說實話沒人信呢?

      獅子騎士沉悶的聲音從頭盔下傳來:“我懇求您,大人,王子并非不想傳火,他只是...只是...”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