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灰燼向著臺階下方走去,那里是城門,又或者說,是城門之一。在打開那房間里的大門后,便會看到一片環狀的山崖。

      他站在山崖處,拿出那面小環旗,剛想舉起,身后卻傳來了一個女子清冷的聲音。

      “您...是灰燼嗎?”

      灰燼轉過頭,看見一名貌美的女子懷中抱著一團強大的靈魂看著他。她很漂亮,穿著銀色的盔甲,其上有淡藍色的美麗布匹作為點綴。

      他點了點頭。

      女子笑了,很是凄然。她將手中的靈魂遞給他:“此乃......冷冽谷的玻爾多的靈魂。希望他能助您一臂之力?!?

      灰燼伸手接過,他問道:“你是何人?”

      “不過只是一介無名的舞娘罷了,何必多問?”

      灰燼并未多言,他點點頭,再次摘下了手套。舞娘看著他手背上那暗月之劍的紋身,再次笑了起來。只是這次,卻顯得有些解脫。

      她跪倒在地,將自己修長的脖頸展示了出來:“...請動手吧?!?

      “為何?”

      “您不殺我嗎?”

      “為何我要殺你?”

      舞娘并未抬頭,她說道:“冷冽谷...乃是伊魯席爾的別稱。這座城市建立在亞諾爾隆德之下,我與玻爾多,是現任暗月騎士團教宗沙力萬所派出的征戰騎士。替他擋在此地,擊殺所有企圖通過的灰燼?!?

      “而您,既是灰燼,亦是一名暗月之劍。無論如何,都有殺我的理由,不是嗎?”

      灰燼提起了另一件事:“他所求為何?”

      “讓火焰熄滅...他已與那食人的惡徒,幽邃圣者埃爾德里奇達成了協議。如若您到達伊魯席爾還算早的話...大概能看見黯影太陽的尸身吧?!?

      “很好?!被覡a點了點頭,他拔出劍。

      舞娘閉上眼,她連赴死之時都顯得那么美麗。但預料中的疼痛并未到來,她睜開眼,看見灰燼只是將劍懸停在她脖頸的上方而已,并未真正的揮下。

      灰燼淡淡地說:“我雖失去大部分的記憶,記得的事情不多。但看得出來,你并非心甘情愿為他賣命。又何必替他赴死?更何況,你并未阻攔我。再者...我還能感受到黯影太陽的氣息仍存于世,她并未死去?!?

      他拿出一片骨片,與玻爾多的靈魂一起塞進了舞娘的手中,隨后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

      “捏碎骨片...便可去到傳火祭祀場。我雖不知你與玻爾多之間有何關系,但他的靈魂,就由你替他好好保存吧?!?

      “言盡于此?!?

      他擺了擺手,示意舞娘不要再開口說話,隨后便揮動了那面小環旗。

      -------------------------------------

      法師饒有興致地端詳著面前的那幅巨大油畫,他此時身處一間大廳之中,從那早已腐朽的桌子看得出來,這地方以前應該是用來款待尊貴的客人的。但太久沒有使用了,也無人清掃。導致那些美麗的裝潢與華貴的餐具、桌椅都變得腐朽不堪。

      唯獨這這幅油畫還光亮如新。

      畫面中,一名須發皆白,高大健壯,頭戴王冠的老人手中握著雷電,以這雷電向鋪天蓋地的巨龍轟擊而去的恢弘景象。

      葛溫德琳的聲音在他身后響起:“讓卿等待已久,實乃那些謀反逆賊數量太多...啊,卿在看這幅畫啊?!?

      法師回頭看去,葛溫德琳正從大門處緩緩走來,她又帶上了那遮面的金盔,僅將下半張臉露在外面,蒼白的皮膚與不知何時涂抹了胭脂的鮮紅嘴唇看上去對比很是強烈。

      但他的注意力其實沒放在這上面,何慎言看著看著,眼神又不自覺地飄向了葛溫德琳的腿部。

      她步履一停,慍怒地說:“卿到底在看些什么?”

      “沒什么...我只是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用那些蛇尾走路的?!?

      葛溫德琳罕見地陷入了沉默,她生硬的扯開了話題,看得出以前從未如此做過:“卿之前曾說不需獎賞,但吾身為黯影太陽.......”

      法師沒仔細聽她在說什么,實際上,葛溫德琳一開口他就知道她想說什么了。無非是要給自己獎賞之類的,但他此時的注意力放在了另一件事上。

      “......這樣,卿覺得如何?”

      “???好,我沒意見......不,等等,你剛剛說了什么?”

      葛溫德琳的臉頰鼓了起來。

      “所以,卿剛才并未聽吾說話?”

      法師尷尬地笑了兩聲:“哈哈,我在想些別的事情。不如你再說一遍?這次我肯定認真聽?!?

      “不,吾就當卿已答應了?!?

      她拉住法師的手,將他帶離了這大廳之中,來到外面的露臺。一同俯瞰著亞諾爾隆德這座城市。

      平心而論,不論是建在下方的伊魯席爾,還是上方的亞諾爾隆德殘骸。都是法師此前從未見過的恢弘城市,大片大片尖頂的建筑成群落,將他們所站立的這棟宮殿層層包圍。天邊是美麗的淡藍色,有極光在上方顯現,與其他地方截然不同。

      空中甚至飄著淡淡的雪花,天邊一輪彎月在霧中若隱若現,這地方的美麗不需多言。

      只是,街上沒有一個平民。

      葛溫德琳深深地嘆了口氣:“這便是如今的亞諾爾隆德了......”

      “但還是很美?!?

      聞言,葛溫德琳自豪地笑了笑,這笑容如此短暫:“是的,無論何時,祂都很美。只是,又能維持多久呢?”

      “沙力萬的背叛...讓吾想到了一些事?!?

      何慎言注視著前方的美景,他淡淡地回答道:“我給不了你什么建議,葛溫德琳。所以,還是將你的心里話放在心底吧。我只是個過客,很快便要離開?!?

      “離開?卿不是已經答應吾,要當新任教宗了嗎?”

      法師好笑地看著她,但葛溫德琳卻顯得很是認真,她的面容被金盔遮蓋,但法師卻能從她面上看出懇求的神色。

      他輕輕地搖了搖頭:“或許未來還會有人能繼承這份榮耀,成為新的教宗吧。但不會是我,恕我拒絕,葛溫德琳?!?

      “對于你們的歷史,我并是不了解。但就目前看來,付出那樣的代價都要延續的火焰...真的有存在的價值嗎?”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