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也罷,你帶路吧?!?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我來這世界不就是為了打發時間嗎?

      艾伯特站起身,他被頭盔遮蔽的臉滿是欣喜,卻仍然強迫自己保持聲音的沉靜,只因如若在神明面前失態,那就等同于讓他宣誓效忠之人丟失臉面。

      獅子騎士帶著他在王城內左拐右拐,在經過了幾條密道后,他來到了一間覲見廳,就算讓最挑剔的人來這里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棕色木頭構成的墻壁上滿是復雜的花紋,以金線勾勒,天花板上是巨幅的浮雕,畫著神話中葛溫以雷電獵殺巨龍的畫面。八條潔白的石柱撐起了這大廳,柱子上刻著飛龍與騎士并肩作戰的浮雕。地板鋪著鮮艷的紅色地毯,以銀線在其上繡出種種花紋。

      在天花板的邊緣吊下四盞吊燈,水晶、寶石、黃金與白銀共同構成了這吊燈,其中還有永不熄滅的魔法火焰正在緩緩燃燒。

      但,這里沒有椅子。

      甚至連桌子都沒有,更別提采光用的窗戶了。

      獅子騎士恭敬地退出了大門,他頭都不敢抬,比起騎士來說甚至更像是個仆人。

      法師的聲音回蕩在這空空蕩蕩的大廳內:“幻術的造詣不錯?!?

      隨著他話音的落下,這里奢侈、金碧輝煌的景象開始逐漸崩塌,天花板上的浮雕變得殘破不堪,石柱變得腐朽不堪,讓人懷疑是否會在下一秒便開始崩塌。地毯更是直接消失不見,只剩下某種黑色與紅色混合在一起的東西于地面之上肆意鋪灑。

      至于吊燈...魔法火焰依舊在其中燃燒,但撕下幻術的偽裝過后,它們其上的那些寶石全都不見蹤影了。

      一個全身隱藏在黑袍下的人就站在法師面前,他坐在一張破舊的木椅上,很是瘦小。被兜帽遮蔽的臉只露出蒼白的下巴,嘴唇上毫無血色。比起王子來說更像是街邊的流浪漢。

      “如何...?還滿意嗎,神明大人?這便是我,洛斯里克王子,洛斯里克圣王的模樣了。呵呵,是不是很失望?我只是一個體弱多病的無用之人...甚至還是個無法行走的殘廢?!?

      似乎是察覺到了法師的些許不屑,他自嘲地說道。

      “第一,我并非神明。第二...你的魔法很奇怪,是在哪兒學到的?”

      法師并未直言自己對他的不屑并非是看輕他的殘疾,而是對他的法術。

      “您真的與他們都不同...居然并未質問我為何不去履行使命嗎?”

      “哦?好吧,那你為何不履行你的使命?”

      洛斯里克王子頓了頓,他像是有些不知所措:“......因為我已背棄了火焰,神明大人啊,如若您想取走我的生命,便盡管動手吧?!?

      何慎言伸出手,召出一把椅子,他施施然坐在法師對面,不去管自己身后那個越來越接近的龐大身影。他有些好笑地說:“我已經說了很多遍,我并非神明。但你們洛斯里克的每個人似乎都覺得我是,我能知道這是為什么嗎?”

      洛斯里克王子指了指法師手里正在把玩著的短杖:“就算是神明,也會說謊啊...您手中握著的短杖,不正是那位黯影太陽的力量證明嗎?”

      “你說這個?這只不過是一件禮物罷了?!?

      “呵呵,您說是那便是吧...”

      洛斯里克王子抬起頭,讓法師得以看見他的完整面容。那蒼白而毫無血色的臉上看不到一點點與健康有關聯的東西,只有病弱、痛苦、殘缺與絕望。他低沉地敘述著:“我雖為王子,可自打出生便不受重視......”

      “我是被預定好的薪王,主祭艾瑪養大了我——她時時刻刻告訴我傳火是多么榮耀的一件事,人們甚至開始稱呼我為圣王??墒?,我沒有朋友,沒有親情。甚至連自己的感情都不被重視。我不過只是個傳火的工具?!?

      他伸出手,指了指法師身后的黑暗,那其中爬出一個巨大的身影。他是洛斯里克王子的三倍大小,即使趴在地上也顯得像個巨人:“...我的哥哥,洛里安王子卻被人們視為國家的英雄,他討伐惡魔、立下功績。作為英雄被歡迎回國,他擁有一切?!?

      “而我...我只是個終其一生都被困在房間之中的犧牲品而已,我甚至無法行走,時刻都需要躺在病榻上。而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拒絕傳火。所以,受到了詛咒?!?

      他發出難聽的笑聲,洛里安王子爬到他的弟弟面前,他戴著一頂焦黑色的遮眼王冠,銀色的長發披散,一手拿著一把宛如熔巖鑄成的龐大巨劍。用另一只手輕柔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但我的哥哥...他卻甘愿與我一同承擔這命運的詛咒,分擔我的病痛。即使為此付出的代價是與我一樣不能行走,甚至無法發聲、失明?!?

      洛里安王子伸出手,將他的弟弟托付而起,放在自己的背后。右手的巨劍燃起混沌的火焰,洛斯里克王子的聲音從他背后傳來:“...我們的命運已然融為一體,神明啊,如若您想要我去傳火的話......”

      法師打斷了他:“再說一次,我真的不是神明。另外,如果你不想傳火,就不傳吧,與我何干?”

      “...什么?”洛斯里克王子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畢竟火焰關系著神明們的統治,他從未想過有一個神明會這樣說。

      “那是你的選擇,我向來尊重他人的自由意志。如果你不想,那就不想吧。又有什么關系呢?”

      洛斯里克王子反倒激動了起來:“不...不,這不對!”

      “哪里不對?”

      “你,你怎可如此?!你可是神明!”

      何慎言笑了:“你這人真的很奇怪,你說你不想傳火,我難不成還要強迫你?另外,你最好不要讓我再說一遍...我,真的,不是,神明?!?

      他一字一句地說,眼中赤紅的光芒一閃而過,洛里安王子偉岸的身軀僵硬了一會,他從喉嚨中發出嘶啞的啊啊聲,拍了拍身后的洛斯里克王子。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