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換我來問問題吧,你的魔法,是從哪兒學來的?”

      法師與洛斯里克王子面對面而坐,洛里安就在不遠處,他安靜地跪坐于地,巨劍橫置于膝間。

      “...乃是我的老師教授與我?!?

      “是誰?”

      “一位無名的賢者?!?

      法師的手指敲擊著椅子的桌面,他在見到洛斯里克王子的第一面便收起了那之前旅游的心態。原因無他,他身上有著濃厚的天使氣息。如果之前那些城內的天使雕像與背后有著羽翼的騎士還能單純的用巧合來形容,但現在,這位王子身上都具有天使們的力量,可就不是巧合的問題了。

      “...看來他們應該快來了?!?

      “...什么?您在說些什么?”

      何慎言伸出手,點在洛斯里克王子的額頭上。一旁的洛里安王子立刻握緊了手中的劍刃。

      陣陣白光從洛斯里克王子的身體中涌出,它們在出現的一瞬間就產生了異象??諝庵虚_始吟唱起圣歌,千百個不同的聲音都以天堂語唱著同一個詞。

      降臨。

      洛斯里克怔住了,隨著那些他再熟悉不過的天使信仰力量的離去,他居然開始發現自己身體上那無處不在、時時刻刻都提醒著他的痛苦開始漸漸消退。一旁的洛里安也是如此,他干澀的喉嚨中發出幾個短詞:“洛斯里克...我...不...痛?”

      法師依然坐在椅子上,那些白光將他面無表情的臉映照的每一個細節都清晰可見。

      他淡淡地說:“先別驚訝了,帶著你的弟弟躲一躲吧,他們快要來了?!?

      “等等——!”阻止了洛里安王子的動作,洛斯里克的雙眼緊緊看著法師,他問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為何...為何,不,哥哥,等一等!”

      洛里安并沒停下動作,他居然站了起來,那因詛咒而無法站立的雙腿再次充滿了力量。他一把拉起自己的弟弟,剛想離開這里,法師卻遺憾地搖了搖頭。

      “看來你們只能在這兒等等了,不過...應該很快就會結束的?!?

      他站起身,那把椅子隨風而逝,產生的飛灰在他四周纏繞。法師的雙眼中再度亮起赤紅的光芒,洛斯里克開始感到口干舌燥、心跳加快。并非是因為害怕,而是在面對無法反抗力量時身體的自然反應。

      覲見廳的墻壁與天花板開始漸漸崩壞,一點一點碎成了最純粹的灰塵。法師的凌空而起,他周身開始纏繞起細小的紅色閃電,那些纏繞著他身體的灰塵速度也開始越來越快,甚至開始發出嗡鳴,光是聽見那低沉的聲音就開始令洛里安與洛斯里克的耳朵流出鮮血。

      看了他們倆一樣,法師搖了搖頭,讓你帶著他跑不聽,浪費我的精力。但他還是給他們倆上了個保護罩,待會還有事情要問,不能讓他們現在死。

      原本破敗而昏黃的天空開始逐漸變得明亮起來,圣歌越來越響亮,一個背生雙翼,渾身冒著潔白輝光的巨大白色生物出現在了天空之中。祂看上去圣潔而美麗,普通人如若直視祂,應該會在第一時間就被洗腦成為天堂的忠實信徒。

      祂緩緩低下頭:“一個跨界法師?有趣,但你來的有點晚,這個世界已經被我們提前發現了?!?

      何慎言還沒說話,一旁的洛斯里克王子就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他認出了那聲音:“老師?!”

      那生物又轉過頭去:“...哦?是你啊,洛斯里克。沒想到你居然還活著?!?

      “您,您怎么會變成這樣?不,難不成這就是化為天使后的模樣嗎?”

      祂笑了起來:“我愚鈍的學徒啊...我本來就是天使,倒是你,居然到現在還傻乎乎地叫我老師嗎?”

      “...什么?”

      “我就把話說明白了吧...我之所以教導你,告訴你傳火的真相,就是因為不想你去傳承那該死的火焰啊——畢竟,如果讓它繼續燃燒,我們要怎么得到這個世界呢?”

      祂的話語中帶著輕松的笑意,洛斯里克看上去已經無法理解現在發生的一切了。

      一直沉默著的何慎言卻也笑了起來:“原來是這樣,那火焰不止能讓世界延續,還是某種能夠將你們擋在外面的自我防護機制?!?

      “你很聰明,法師。但這里的人就不見得了,玩弄凡人們的心智實在太過簡單,甚至無法讓我感受到愉悅。他們輕而易舉就成為了天堂的信徒,甚至不惜為此囚禁他們過往的神明......你不覺得這很有趣嗎?”

      “看在白塔議會的份上,現在離開,你不會受到傷害?!钡k胸有成竹地說。

      聽見這句話,法師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燦爛了:“看來你還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很好,你們的消息傳遞機制真的很落后?!?

      他伸出右手,遙遙一指,那些灰塵便化作一把巨大的、無時無刻不在震動的巨大劍刃,向著天使直斬而去。

      祂不閃也不避:“你以為,這種攻擊能夠——什么?!”

      他看著自己肩膀處那憑空消失了一大塊的潔白光源,震驚地叫喊道。法師收回手臂,那把劍從來不是殺招,即使它威力其實非??刹酪彩侨绱?。對付這種能量生物,真正的殺招是他腳下陰影中的那些觸手。

      早在他揮出劍刃的那一刻,觸手便化作影子跟在了劍刃底部。這個生物明顯不知道有關自己的情報,很好,又能飽餐一頓了。

      “你到底是什么東西?!”祂不可置信地問道,身后傳送門打開,當即便想逃跑。平心而論,祂逃跑的速度真的很快,短短一秒鐘的時間,身體已經沒過了傳送門一半。

      法師微笑著搖了搖頭:“此地禁止傳送?!?

      魔力的波動橫掃而過,他的精神力觸須宛如手術刀一半瞬間切斷了天使與那傳送門之間的能量聯系,祂驚恐地發現自己與生俱來的血脈天賦居然徹底無法使用了,就像是這個法師將它奪走了一般。

      “現在...雖然你有點難吃,不過,有得吃,我還能說些什么呢?”何慎言聳了聳肩,眼中紅光大漲,數十條黑色的觸手從他腳下濃厚的陰影中伸出,纏繞在天使的身軀之上,將祂拖了進去。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