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篝火中的螺旋劍大放光芒,火焰暴漲,一個身影從火焰中走出。正是灰燼,他手中拿著一把血跡斑斑且彎折的不像話的長劍,但身上的盔甲卻顯得光亮如新,就連背在身后的那面盾牌都沒什么損耗的痕跡。

      “歡迎回來,灰燼大人?!币粋€聲音傳來。

      早早的就站在篝火旁的防火女提起裙子,優雅的行了一禮?;覡a只是微微點了點頭,他從腰間掏出一個布袋,隨后徑直走向了那傳來打鐵聲的幽深通道。

      一個坐在椅子上的黑袍老嫗看見他的到來,低著頭,很是尊敬地問了個好:“灰燼大人......”

      那個正在打鐵的鐵匠,一個身材壯碩的老人看見他的到來,咧嘴笑了起來:“啊,是你??!終于回來了!那把劍還好用嗎?”

      灰燼走到他面前,將滿是血跡的劍遞交給他,鐵匠皺著眉看了一會:“你到底和什么東西打起來了...?怎么劍彎折成這個樣子?喂,我說你啊,這可不是錘子或者其他東西。你要是想用鈍器,我這倒也不是沒有。但既然你要用劍,就給我好好的用??!”

      “看見了一些,不該存在之物。力氣,稍微用大了點?!?

      鐵匠的臉色變得古怪起來:“你沒有在和我開玩笑吧?不會是那種東西吧?”

      灰燼只是默默地點了點頭。

      “嘖...真惡心?!辫F匠嫌惡地砸了咂嘴,隨后用帶著厚重手套的手拍了拍自己強壯的胸膛:“你就放心好了,待會過來取,保證她和之前一樣鋒利!我安德烈的手藝你是清楚的!”

      灰燼的聲音中罕見地帶上了一點笑意:“嗯?!?

      他沿著左邊的樓梯往下走,在那黑暗中有著一個小小的角落,坐著一個瘦小的,帶著奇怪面罩的男人,他腳下鋪著一張破舊的布,其上放著一些諸如匕首、飛刀、火焰壺之類的東西??匆娀覡a的到來,他相當高興地揮起手:“噢!是你??!”

      灰燼站在他面前,默默地遞交了手中的布袋。

      男人接過后打開看了一眼,身體蜷縮了下去,像是失掉了所有力氣一般,就連聲音都變得無精打采了起來,其中有著掩飾不住的悲傷:“是,是這樣啊。那個女人死了啊?!?

      “哈,我早有預料。聽見這個消息,感覺輕松多了啊...那個嘮叨的女人......”

      男人撓了撓頭,他的另一只手緊緊地攥住手中的布袋:“那個戒指,你就拿著吧,就當做是那個,哎,謝禮吧?!?

      灰燼沒多說什么,他一向非常沉默,只是點了點頭。隨后回到了篝火旁,他沉默地坐下,不發一言,由于帶著頭盔,也沒人能看見他的表情。只是從那凝視的方向可以猜得出來,他應該是在盯著這燃燒的篝火吧。

      “...灰燼大人?!?

      防火女在他身邊坐下,輕聲說道。

      灰燼微微側過頭。

      “您有遇到一位奇怪的旅者嗎?”

      “沒有?!?

      “是嗎...如果您遇見他,還請不要與他交流?!?

      “為何?”

      防火女轉過頭,她也看向了那火盆中藉由骨灰燃燒起的渺小火焰:“他...或許會阻攔您傳火?!?

      灰燼只是微微點了點頭,至于他的真實想法,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您答應了?太好了......”

      防火女卻顯得相當高興,但并未持續多久,因為灰燼罕見地開口說了一長串話。

      “傳火...一次又一次,不斷輪回,付出的生命,真的有意義嗎?”

      防火女的雙手將裙子捏得緊緊的:“您...也會有那種想法嗎?”

      “我只是感到迷茫?!?

      灰燼轉過頭,他摘下了自己的頭盔,露出一張相當平平無奇的臉。那張臉與英雄毫無關系,反倒看上去像是一個厭世的中年大叔,其上是滿滿的疲憊:“我...傳火的次數可能相當多。我忘記了很多人,但唯獨記得那些我不得不殺死的人......”

      “可無論我將火焰延續多少次,終究還是會一次一次逼近熄滅。到了如今,世界毫無生氣。我看不到一點希望。你覺得,這樣的世界,火焰還有必要繼續被傳承下去嗎?”

      防火女并未說話,反倒是坐在王座上的魯道斯抬起了頭:“您的問題如果放在以前,應該會值得很多離經叛道的哲學家去思考吧?!?

      他緩緩地說:“不過,對我來說,傳火便是這副腐朽身軀茍活至今的意義啊。但我畢竟只是薪柴而已,您是獵王者,也是那承載火焰力量之人——所以,如若您想讓其熄滅的話,就去做吧?!?

      一直坐在臺階上的那個灰心喪氣的男人也低聲加入了對話:“啊,熄滅火焰啊...呵呵,真是一群傻瓜,就連那個命定的灰燼都不想再繼續下去了,他們卻還傻傻的待在那里......”

      他的聲音中帶上了模糊的哭腔,聲音也越來越低:“我也沒有資格嘲笑他們吧?畢竟,只有我逃跑了啊...”

      灰燼重新戴上頭盔,他不需要名字、不需要身份。最好的話,連感情都可以不需擁有。只要重新戴上頭盔,他就又變回了那個無情的殺戮機器。

      鐵匠安德烈在通道內喊道:“嘿!你的寶貝被我修好了!快過來看看吧!”

      安德烈的手藝無需多言,灰燼拿過劍后直接插進了腰間的劍鞘,這反倒讓安德烈不滿起來:“你這家伙!還和以前一樣對什么事情都不在乎啊,那可是我花了大力氣給你修復好的,這次不要再弄壞了,否則就讓你拿大價錢來修!”

      灰燼點了點頭,他本來正想離去,安德烈卻又小聲說道:“我也沒想到,過去了這么久還能和你見面啊。話說回來,你一直都沒告訴我,你的名字啊。喂,灰燼,你叫什么?”

      這個問題讓他止住了腳步,背對著安德烈,他沉默了。

      “怎么了?”

      “......我,忘記了?!?

      安德烈先是一怔,隨后哈哈大笑起來,但到底是嘲笑,還是其他意味,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是嗎?就連你這樣的英雄都會忘記自己的名字啊,真是個可悲的世界!”

      灰燼只是默默地走向螺旋劍篝火。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