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葛溫德琳坐在她的王座之上,看樣子是在沉思,直到有人敲了敲門。

      她立刻站起身,手中凝聚出一把弓,她厲聲問道:“門外是何人?”

      法師推開門走了進來,葛溫德琳先是一怔,隨后便散去了手中的弓矢,她微笑起來:“卿為何又折返回來了?莫非是愿意做我的教宗了?”

      “不,我只是想問你幾個問題,女士?!?

      “比如造成不死人詛咒的黑暗之環,到底是從何而來?我在洛斯里克大書庫內的卷軸記載中看到這樣一種猜測,很有趣,你想聽聽嗎?”

      “...但說無妨?!?

      葛溫德琳的笑容消失了。

      “在葛溫王以自身作為薪柴,邁入火焰之中以求世界延續之前,那時,火焰即將熄滅。而不死人的詛咒便已在人類之中蔓延了起來,他們的身上,會出現黑暗之環?!?

      “擁有這種詛咒的人類會變得無法死去,但卻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失去記憶、人性、乃至靈魂。成為一具渾渾噩噩的行尸走肉?!?

      “我們有理由做出猜測,會不會是因為葛溫王害怕自己在傳火后沒有后繼者,導致神族的統治斷絕,所以他故意散播了黑暗之環的詛咒,讓不死人出現。同時塞給他們一個虛假的使命,讓一代代不死人前仆后繼,在傳火的路上變成一具活尸呢?”

      “此乃謊言,是那些別有用心之人的誣告!”

      葛溫德琳的手已經握成了拳,甚至隱隱有些顫抖。但她的聲音聽上去卻很是堅定。

      “你得拿出證據來說服我,葛溫德琳。雖然大書庫里的這種猜測相當不負責任,也相當侮辱那位葛溫與一代代傳火的不死人。但他們起碼提出了一種可能的猜測?!?

      葛溫德琳摘下她的覆面金盔,她的相貌不負神族之名,尤其是此刻明明已經氣得顫抖,眼帶淚花卻仍然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的模樣更是擁有一種別樣的魅力。

      何慎言卻完全無動于衷,他只是期待地看著她,想要得知問題的答案。

      “...我父葛溫大王,為何要做出那樣的選擇,沒人知曉。但他的確延續了世界,在這悠長的時間中...我坐在亞諾爾隆德里,看著一代代不死人們來來去去,他們中能完成人物的寥寥無幾。如若我父想要維護統治,又何必挑選他們?”

      “更何況,說是神族的統治...我們實際早已名存實亡了,不是嗎?長兄被放逐,甚至連名字都禁止提起。長姐受人愛戴,卻被遠嫁他方。而二姐...現在還在那個漂泊之地,無法返回?!?

      她抬起頭,強行忍住眼淚,即使說這些話是又揭開一次她的傷疤也是如此:“到最后,只剩下我這個卑微且丑陋的最小的女兒還能維持大局。就連亞諾爾隆德都逐漸消亡,你現在所看見的城市,比起叫它亞諾爾隆德,倒不如叫伊魯席爾?!?

      說道最后,她的聲音忍不住顫抖了起來,憤怒與傷心在其中交織混合:“卿,在我說完這些后,如果仍然那么想,那么便請卿離開吧?!?

      默默記下她說的這些話,法師笑了起來:“不得不承認,我開始有點喜歡你了,葛溫德琳?!?

      她的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染上粉色,甚至就連耳朵都變了色,她結結巴巴地說道:“卿——?!卿在說些什么!怎可、怎可如此無禮!”

      比起她的激動,法師反倒顯得很是平靜:“隨你怎么理解這句話都可以,對我來說,真正使你顯得有魅力的并不是你的容貌——即使你的確非常美麗。而是一些其他的東西?!?

      “好了,我問完了,再會?!?

      他背過身,揮了揮手,便打算再次離開。葛溫德琳卻不知為何,她急忙開口說道:“卿要去哪兒?”

      “......”法師面色古怪的轉過身來,他沒說話,但光是這樣的表現就讓葛溫德琳的臉更紅了。

      “這么說吧,葛溫德琳。不論是你的說法,還是大書庫里記載的說法,對我來說都沒什么意義。我就直說了吧——我并非是你們世界的人,我來自其他世界?!?

      他沉思了一會兒,說道。

      “你可以把我當做任何人——一個狂徒、自以為是的高傲混蛋,又或者是明明身具力量卻什么都不做的懦弱者。但如果非要我選一個的話,就稱呼我為法師吧?!?

      “我在世界之間旅行、游歷。別誤會,并非是我喜歡這樣的生活,而是不得不這么做。我試圖在茫茫星海,無盡世界中找到我的那個世界...這很難,甚至不可能完成,但我就算死,也要死在回家的路上?!?

      “你們的世界遭遇如何,一開始我其實并不關心。畢竟對我來說,只是打發時間。不過就像我說的那樣,或許我是個比較虛偽的人吧,我總歸還是想做點什么......”

      “但我需要一個理由,一個能讓我出手將你們從這無盡輪回中解放出來的理由。是不是聽上去很是高高在上?這就對了,我就是這種人啊?!?

      說完,他哈哈大笑起來。

      “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到處逛逛,看看你們是否值得拯救——僅此而已。別對我抱有不該有的期待,葛溫德琳。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英雄,也并非身兼美德的騎士?;蛟S,我和你的前任教宗比較相似才對?!?

      “卿與那背叛之人...沒有丁點相似?!?

      “是嗎?可是你并不了解我,葛溫德琳?!焙紊餮孕χf道。他眨了眨眼:“有時候,我的心冷得讓我自己都吃驚。我做過的惡事,殺過的生靈多得難以想象。相信我,你不會想知道的?!?

      “卿為何如此貶低自己?”

      “這可不是貶低,我天真的女士。你在這間宮殿中待得太久了嗎?為什么這樣天真...我真的不是什么好人?!?

      葛溫德琳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如果卿真是惡人,為何要出手拯救我?又為何嘴上說著惡言,卻打算拯救我們?”

      “在吾看來,卿是否惡人并不重要,對吾而言,卿......”

      她沒繼續說下去。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