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哦?你也是個無火的余灰???嘖...真是麻煩?!?

      身著厚重黑甲,頭頂鳥嘴頭盔的騎士煩惱地敲了敲自己的頭盔,他肩膀上扛著一把厚重無比的大錘,坐在樹干上向灰燼說道。

      “哼,給你個忠告吧,你要是頭腦還正常的話,就乖乖回到你的棺木里去待著吧,這兒可是游魂們的聚集地啊。你也能聽見它們那毫無意義的嘶吼吧?被咬上一口...可是很痛的?!?

      “......但是,如果你想要逞英雄的話,就往前走吧,進入那座巨人塔吧,哼,真是有夠蠢的,就跟那個女人一樣......”

      灰燼仍未說話,他低頭看了看騎士身后那身處地下的黑暗監牢,騎士警惕地看了過來:“喂,你可不要多管閑事啊。你不會還有偷窺監牢的興趣吧?還真是高雅的愛好?!?

      “下面關押的那個女人...是誰?”灰燼終于開口了,他問道。

      騎士笑了,笑聲嘶啞而難聽:“哦?你對那個女的感興趣???我勸你放棄吧。那個女的連防火女都當不了,根本一無是處。虧我把她帶到這里......該準備的都準備好啦,居然這副德行,看那樣子,她已經是個廢人了吧?!?

      灰燼搖了搖頭,問道:“你的,名字?!?

      “...你還真是個奇怪的灰燼啊,話可真多。不過我也沒資格說你就是了。我是卡利姆的伊果,記好了?!彬T士擺擺手,平淡地回答。

      灰燼點了點頭,隨后離開了,片刻之后再回來時,身后已經跟了一個女人。她穿著一身白袍,乃是粗布制成,帶著兜帽,小心翼翼地扶著灰燼的手臂,跟在他身后。

      伊果見狀,更加煩躁了。

      “嘖,你這人還真是不聽勸啊。居然救了她...哼,反正我也監視的煩了,算了?!彼酒鹕韥?,扛著大錘,看似漫不經心地說:“記好了,我是卡利姆的伊果,只要你仍然在保護那個女的...我就是你的同伴。在遇到危險時就呼喚我吧,干嘛那樣看著我?”

      “這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所以說你們灰燼就是腦子有問題啊,哼,就只有那段時間啊......”

      灰燼說道:“我,聽見了她的啜泣聲。她說在地底有蟲子與黑暗在啃咬著她。你為何,將立下誓言守護的對象,扔在那種地方?”

      “這跟你有什么關系?喂,不要覺得我說了幾句好話你就能蹬鼻子上臉了啊?!币凉膽B度愈發惡劣,白袍女人也扯了扯灰燼的手臂,示意他不要再繼續說下去了。

      然而灰燼根本不聽,他很少有如此嚴肅的時刻,甚至連語言都換成了某種更加古老的種類,說話也變得流暢了起來:“爾乃騎士,應當謹遵誓言。所謂誓言,是比金石更加堅硬,更加牢不可破的東西?!?

      他平淡的敘述讓伊果沉默了,灰燼繼續說道:“放著自己宣誓守護的對象在地底忍受黑暗的侵襲、蟲子的啃咬...你作為騎士,不合格啊?!?

      良久,伊果難聽地笑了起來:“你說得對,我是個半吊子的騎士。她也是個半吊子的圣女,唉,說什么成為傳火女侍奉傳火的灰燼啊...這樣的世界倒不如毀滅了算了。居然淪落到需要靠我們這樣的人去幫助,你說對嗎?”

      “伊果......”女人囁喏著喊道。

      他的態度又變得兇狠了起來:“閉嘴??!你這個沒用的女人!說什么要成為防火女,你這不是根本就沒做到嗎?!”

      “我太軟弱了,伊果,對不起...全是我的錯?!?

      懶得繼續聽下去了,灰燼從腰間的布袋中掏出兩片返回骨片,一片遞給伊果,一片遞給女人,他說道:“如若,不嫌棄??梢允褂霉瞧?,去到傳火祭祀場?!?

      “你這人到底有沒有搞懂???現在根本就不是...喂,你哭什么?”伊果的態度突然變了,他放下手中的錘子,問道。

      不等女人回答,他便拿過了灰燼手中的返回骨片,隨后將她拉到自己身后,對灰燼說道:“雖然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我答應了。記住了啊,我是卡利姆的伊果,她是卡利姆的伊莉娜。哼,希望下次見面你還記得我們。再會了,奇怪的灰燼?!?

      -------------------------------------

      “這便是吾的妹妹,幽爾????!?

      葛溫德琳向何慎言介紹道,他們面前站著一位半龍少女,皮膚介于白暫與粉紅之間,在眼睛四周有著像是鱗片一般的東西。她與葛溫德琳不同,并非白發,而是金發。耳朵也尖尖的,與葛溫德琳相似之處或許就只有她們腳下的蛇尾了。

      她穿著一身白色的長袍,頭上披著白色的,質地輕盈的薄紗,還在額頭帶著一副銀冠,顯得很是圣潔。

      何慎言的目光又不由自主地飄向了幽爾??ǖ耐炔?,而一旁的葛溫德琳早有預料,她故意提高聲調,說道:“幽爾???,快來。這位便是挫敗那可惡小人陰謀的新任暗月騎士了?!?

      女孩站在他面前,優雅地低了低頭:“啊,感謝您的幫助。那可惡的僭越者沙力萬將我囚禁與俘虜之塔上,好在有您......”

      “恕我直言,葛溫德琳。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法師有些不理解為什么葛溫德琳要讓他等一等,隨后就招來了她的妹妹。

      葛溫德琳對他一笑,隨后鄭重其事地說道:“吾妹,幽爾??牶??!?

      “吾乃暗月騎士團之團長,現以此名,命汝為代理團長。在吾不在之時全權處理騎士團事宜?!?

      “暗月騎士團乃是吾等之父葛溫,吾等之姐葛維艾薇雅之影。是征討逆神賊低之劍,汝可知曉?”

      幽爾??ㄏ仁且徽?,隨后同樣鄭重地點了點頭:“我知曉了?!?

      “很好?!备饻氐铝盏膽B度軟化了下來,不再像之前那般鄭重,她一把抱住少女,拍了拍她的后背,聲音輕柔:“我很快就回來,幽爾????!?

      幽爾??ㄇ由貑柕溃骸敖憬?,您要去哪兒?”

      “我要和這位法師一起去找尋一個理由...幽爾????!彼卮鸬?。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