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何慎言相信葛溫德琳的目的不只是和他一起找尋理由這么簡單,畢竟這件事法師一個人就能完成。她堅定地跟來,有可能也是因為自己在那間宮殿之中待的時間太久了。

      葛溫德琳如今穿著一身黑衣,原本將近三米的身高也用幻術遮蔽了起來,現在的她看上去只是一位平平無奇的黑袍傳道士而已,法師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又飄向了她的腿部,那里現在是一雙靴子。之前的蛇尾已經看不到蹤跡了

      “卿...為何一直盯著吾的腿部看?”她突然回過頭,問道。

      法師臉色如常,仿佛他根本就沒這么做似的:“只是好奇?!?

      “好奇什么?”

      “你到底是怎么用蛇尾走路的......”何慎言答道。

      葛溫德琳沒再回答他,她扭過頭去。法師看不見她的表情,稍微有些遺憾。

      繼續在前面行走。二人走在滿是積雪的伊魯席爾街道上,平民們被屠殺一空,那些被沙力萬改造的教宗騎士都被處死了,而他們之中那些仍然忠誠還未背叛的早已被投入監牢,現在,恐怕已經化成了怪物。

      又或者是比那更可怕的東西,畢竟在伊魯席爾地下的監牢之中,到底有著什么東西,就連葛溫德琳本人都說不清。

      至于那些剩下的銀騎士,也就是當年追隨葛溫大戰古龍的英雄們也僅僅只剩下了三位,全都被留在了宮殿外保護幽爾???。

      可以這么說,現如今的伊魯席爾是一座無人之城。這里的天空永遠掛著一輪彎月,在極光的照耀下,雪花緩緩飄落。有不少都落在了葛溫德琳的身上,她就像是個很久沒有出過門的孩子似的,一邊走一邊用靴子踢著街道上的積雪,看上去很是高興。

      “卿準備去哪?”她這樣問道。

      “你準備去哪?”何慎言不答,他反問道。

      “這趟旅程不是因為卿才開啟的嗎?打算讓吾來決定目的地未免也太過狡猾了?!?

      “但你現在加入了,我當然要問問你的意見?!?

      他們漫步在伊魯席爾的街頭,葛溫德琳摘下自己的兜帽,她雖用幻術遮蔽了真身,但那張臉卻和之前一模一樣,只是沒帶覆面金冠而已。

      “卿說自己來自其他的世界...其他的世界,是怎樣的?”

      “我去過的世界不多,但沒有一個像你們這般絕望?!狈◣熤卑椎脑捳Z讓葛溫德琳苦笑了一下,她沒有反駁的空間。原因無他,這世界的結果似乎早在火焰燃起的那一刻便已注定了。

      何慎言接著說道:“我沒法用語言描述出其他世界的風景,畢竟我只是個法師,又不是個詩人。如果你想看的話,就自己去看看吧?!?

      “卿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呢?”

      葛溫德琳笑瞇瞇地問道,法師的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扭頭看向一旁的尖頂小教堂,說道:“只是一個邀請而已,不要多想啊?!?

      -------------------------------------

      灰燼從面前那個肥胖高大的女人身體中拔出長劍,他身上的盔甲滿是鮮血,頭頂上傳來一個聲音:“哦?你是...原來你是個余灰啊,歡迎來到我家?!?

      灰燼抬頭看去,一個穿著打扮都非常奇怪的老人站在一個籠子里,被吊在了上方的橫梁上。在他周圍還有不少這樣的籠子,里面被關著的都是些失去了自我意識的不死人。他們只是徒勞無功的將那蒼白且皺巴巴的手指伸出籠子外,隨后無意義的嘶吼著。

      這個老人就處在這樣的環境中,他的頭上帶著黑色的頭巾,遮住了眼睛,同時包裹起了頭部。身上的衣服像是破布與繃帶的組合,灰燼注意到,他一直都笑瞇瞇的。

      “你好啊,無火的余灰。我叫做柯弭庫斯,是位又老又沒用的咒術師——正如你所看到的這樣,是個籠中老鴉?!?

      灰燼不答,他像是被自己拙劣的笑話逗笑了似的,哈哈大笑起來:“不過人生總要有幾次有趣的邂逅嘛,你說對嗎?”

      “這里是,你家?”灰燼問道。

      “是啊,不覺得這里風景很好嗎?不過,硬要我說的話,只有一個缺點,就是鄰居們不太友好啊?!崩现湫g師笑著回答。

      風景很好?

      灰燼扭頭看了看這里永遠昏黃色的天空,和那些在地上死人身體上啄食著的烏鴉與散落一地的殘肢斷臂。且不說這些由他造成的血腥現場,就是那些籠子中被關著的不死人們看上去就已足夠令人心生厭惡了。

      老咒術師自顧自地說道:“無火的余灰啊,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我聽說你們都是能夠接納事物的容器啊,不光是薪王們的力量,還有其他的東西。怎么樣?要不要向我這個沒用的老頭子學習咒術???”

      灰燼抬頭看了看他,扭頭跑開了,柯弭庫斯發出一聲嘆息,他自言自語道:“干嘛這么急?老東西,你的人生也太無趣了......”

      不過灰燼很快就又折返了回來,他不知從哪拖來一根大大的破敗樹干,雖然外表已經腐敗,但其實還算堅固。他用單手將這巨大的樹干舉了起來,老咒術師發出一聲驚呼:“噢!你還真是個大力士啊,這么看來讓你和我學習咒術未免有些屈才了?!?

      “我對,咒術,很感興趣?!被覡a一邊說,一邊完全將樹干直了起來,靠著一旁的墻壁,隨后他便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用自己劍鞘的尾端開始磨平石頭起來。

      “...雖然打擾你是有些不太好,但我還是想問問啊,無火的余灰,你在干些什么?”

      “我想將這塊石頭,磨平,然后,把你救下來?!?

      柯弭庫斯呵呵笑了起來,籠子一震一震的,鐵鏈在空中發出聲響。

      “所以你是答應了?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我大沼的柯弭庫斯居然能在晚年遇見一位弟子,人生真是奇妙啊,你說呢?”

      “當務之急,是,要先把你放下來?!被覡a斷斷續續地說道,他不知為何,只要不說那種古老語言又或者是和防火女對話時都會這樣,像是個機器人。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