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哈,就由我這不像樣的老師為弟子演示一下咒術的用法好了?!?

      老咒術師的右手燃起一道火苗,卻沒有灼傷他的手,相反,他頗為懷念的看了看這火焰,說道:“唉,上一次使用你是什么時候呢?真是不像話啊?!?

      他說完,手中那小小的火苗猛地爆發開來,四散的火焰之中,柯弭庫斯走了出來,他順著灰燼豎起的樹干,跌跌撞撞地跑了下來。最后狼狽地跌坐在滿是泥土的地面上,剛剛豎立的形象一下子就崩壞了。

      但他卻像是個沒事人一般,拍拍屁股就站了起來。

      “那么,正式介紹一下吧?!彼哪樕兊脟烂C了起來。

      “聽好了,我的弟子。我是來自大沼的柯弭庫斯,乃是咒術師。所謂咒術——其本質便是對火焰的憧憬,任何情況下都不要忘記這一點啊?!?

      他正經的模樣也沒持續多久,很快就又變回了那副笑瞇瞇的模樣:“不過話說回來,這句話也不是我說的啊。是那位傳說中的咒術王,禮拉曼的一句話。他本人的外號可是叫做大火球呢?!?

      灰燼沒和他談論太久,老咒術師是個相當靠譜的同伴,雖然他本人并不怎么著調。但至少和灰燼繼續往前走的那段路上,大部分的敵人都是他殺死的。

      很多次,灰燼的劍刃還未擊中目標,他手中咒術之火燃起的火焰便將敵人吞噬殆盡了。

      坐在一座篝火前,柯弭庫斯的臉被火焰映照的紅彤彤的:“話說回來,我的弟子,你這是要去哪兒???”

      “獵殺薪王?!?

      簡單的四個字卻讓柯弭庫斯想要說出的話吞回了肚子里,他突然沉默了一會:“...原來,即使是在這樣的年代也有人會去選擇傳火啊。不過,我的弟子,你可是我見過的余灰里唯一一個選擇傳火的人咯?!?

      “人各有志?!被覡a平淡地說道,他正用磨刀石磨著手里的長劍,出門在外,如果不考慮回傳火祭祀場,這樣的武器保養是必須的。

      身為戰士,對武器不好就相當于忽視自己的性命——那和自殺沒什么兩樣,甚至可能更為凄慘。

      “你說的很對啊,不過我呢,倒沒什么志向。能找到一個弟子已經是非常幸運了?!?

      灰燼從腰間的布袋中掏出一枚骨片遞給他,說道:“使用這枚骨片,可以,返回,傳火祭祀場?!?

      “噢,不必擔心我。別看我這樣,但我其實身子骨還很健朗啊——畢竟也是個不死人嘛,哈哈哈哈哈......”他又講了個拙劣的笑話。

      灰燼似乎輕笑了一聲??洛魩焖菇舆^骨片,說道:“那么,祝你的旅途有火焰的陪伴啊——差點忘了把咒術的火焰傳承給你...我真是個不像樣的老師?!?

      老咒術師的右手之中再次燃起火焰,從中分出了一小簇,小心翼翼地交給了灰燼。

      “怎么樣?很奇妙吧?這火焰無論如何都不會傷到我們自己,雖然是虛幻之火,可也能在某個瞬間變為真實啊?!?

      他有些感慨地說道,而灰燼則是看著自己手中的咒術之火陷入了沉思,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這火焰對他來說非常熟悉。

      “那么,我就先行一步了!傳火祭祀場再見啊,我的弟子,在外要小心。切莫被火燒光了,就算是虛幻的火焰,亦可傷人啊......”他絮絮叨叨地說著話,隨后捏碎骨片離開了。

      灰燼收起那咒術之火,在篝火旁低著頭,仿佛睡著了一般。

      -------------------------------------

      “這就是洛斯里克現在的模樣嗎?”

      何慎言與葛溫德琳二人站在洛斯里克的高墻上方,向下望去,滿目絕望的景象。這個世界或許真的已經到頭了,但或許又沒有,誰知道呢?

      “是啊,堅持傳火數個世紀的國度也會隨著火焰的消逝而走向滅亡,就像這世界一樣?!?

      “就算卿這么說,傳承火焰也是必須之事——”

      法師打斷了她:“肯定有其他辦法能讓你們逃離這輪回的,葛溫德琳?!?

      她卻輕輕地搖了搖頭:“卿有所不知,如若我想,早在數千年前便可終結這可悲的輪回??苫鹧婺松幌⒅?,只要未曾真的熄滅,便會再度燃起。我已知曉,或許看顧這火焰,永遠孤寂地坐在那宮殿之中便是我的命運吧?!?

      沒有選擇和她爭辯,法師只是指了指下方那些平民的尸體:“你可以接受你的命運,那他們呢?”

      “我可不覺得,他們會認為這樣的命運是好事啊。葛溫德琳,為了傳火,你們究竟犧牲了多少?如此漫長的歲月中...又有多少人像他們一樣死去了?”

      葛溫德琳的面色變得蒼白起來,她緊緊地抿著嘴,不發一言。法師卻沒有放過她的想法。

      “既然你談到命運...呵?!彼湫σ宦?,轉而說起了另外一件事:“教會我魔法的老師被我殺死了,她說這是命運。我必須殺了她,隨后用一個無辜的女孩去拯救我們的世界。她說這是命運,別無他法,是命中注定的。但我對此有不同的意見?!?

      “她說她看了很多種未來,其中沒有一種世界被拯救了,唯一的一條路便是她為我選的這條......葛溫德琳,換做是你,你會怎么做?”

      葛溫德琳沉思了一會兒,她的白發隨著微風輕輕飄蕩:“如果這是命運的話...我會選擇繼續下去?!?

      “是符合你性格的回答...但我想,如果這真是命運的話,她有想過我拒絕的可能嗎?”何慎言轉過頭來,眼中閃爍著瘋狂的光。

      “我們的每個選擇都會造成不同的后果,或許在其他的世界里,這一刻的我選擇了沒來由的殺死了你。世界線就此改變。難道命運能想到這一點?”

      “卿不會這么做的?!备饻氐铝蘸V定地說。

      法師回歸平靜,他注視著前方,淡淡地說:“所謂命運——什么都不是。如果把自己的每個選擇都歸結于命中注定...那么生命還有什么意義?她要我在一個世界與一個無辜的女孩中選一個...我哪個都不選,葛溫德琳?!?

      “我哪個都不選?!?/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