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法師沒有食言,他真的在十分鐘內回來了,甚至對此顯得毫不在意。

      “首先,我得把你們從這兒弄出去?!?

      拉查聽見他說出這句話,隨后,面前的場景陡然一變。

      對他來說,甚至只是眨了個眼的功夫,他便從那可怕的山洞中回到了熟悉的村子里。村民們都跌跌撞撞的站了起來,卻都閉著眼睛,各回各家了。

      何慎言站在他身邊,說道:“很好,事情完美解決了?!?

      母狼叫了一聲。

      拉查有種自己在做夢的錯覺,但陽光照在頭頂的感覺讓他知道這并非是夢境。不知為何,他不敢直視法師的雙眼,拉查小聲問道:“您救了我們的命,我們該如何感謝您呢?”

      拉查聽見一聲輕笑:“感謝?不,我做這些又不是為了什么回報。你的鄰居們會在醒來當做什么都沒發生,至于你...你想保留這段記憶嗎?我得提醒,有時候,無知是種福氣?!?

      拉查不是個蠢人,他聽得出來這個突然出現的拯救他們所有人的男人在指些什么,實際上,他光是想到那兩只怪物的身形樣貌就有些想要嘔吐了,尤其是它們吃伊爾時的畫面。當時他雖然覺得惡心,但求生的欲望讓他沒有尖叫出聲?,F在處在安全的環境內,惡心與反胃感一下子涌上心頭。

      他面色蒼白地說:“不,先生?!?

      “你確定嗎?”

      “是的,先生?!?

      “好吧?!狈◣熝壑兴{光一閃,拉查的臉色變得奇怪起來,他感到昏昏欲睡,不一會便閉上眼睛真的睡著了。但他的身體卻仿佛有著另外一個意識,自己走回了家。

      母狼又叫了一聲,法師答道:“不,讓這些普通人知道太多沒什么好處。他可能現在覺得自己扛得住,但時間一久,那些畫面會把他變成瘋子的?!?

      他們的身影漸漸向著村口走去,法師還在說:“我以前做過很多次這樣的事...干嘛那么看著我?我又不會對你的記憶動手腳,更何況你的腦子里難不成有什么好看的東西嗎?”

      他得到母狼一聲不滿的嚎叫,法師哈哈大笑起來。

      -------------------------------------

      “均衡...被打破了?!?

      寺廟之中,一個老者抬起頭,他眼中散發著瑩瑩紫光,在他身后站著兩個年輕人。一個白發,一個黑發。他們不出聲,站的筆直,像是兩座雕像。

      一片落葉緩緩飄落,落在老者的肩頭。

      老者拿下落葉,平和地發問了:“殺一人,便要救一人,反之亦然。戒,你對這句話怎么理解?”

      他身后那個白發的年輕人向前一步,答道:“我不理解,大師。但我遵從?!?

      老者笑了一聲,暗啞而難聽,他又說道:“那你呢,慎?”

      黑發的年輕人同樣向前一步,他的聲音聽上去格外平靜:“什么時候出發,大師?”

      老者站了起來,他穿著單薄的布衣,看上去很是枯瘦:“你們啊,一個太沉默,另一個太心急。均衡的真諦隱藏在萬物之中——罷了,還是讓我這個老頭子來解釋吧?!?

      他轉過頭,看著自己的兩名弟子。其中一個乃是自己的養子,另一個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剛剛在提瓦瑟附近有人屠殺了一大批精怪...如果我還沒老得無可救藥,那么,他或者他們殺的應該是一整批山中惡鬼?!?

      戒說道:“該如何處置?”

      “維護均衡,僅此而已?!?

      “我們要出去救人嗎?”慎問道。

      老者再次笑了一聲,不知道是在笑誰:“不,慎。聽好了,過去的十八年里你和戒只是勤練身體,熟讀經書。所謂均衡——便是絕對的平衡。但,我說的那句話,其實還有下半句?!?

      他緩緩說道:“殺一魔,便要殺一人......此乃絕對的均衡。下山去吧,找到那個村莊。將他們全都殺死。此乃均衡之道也?!?

      聽見這句話,慎的反應尤為激烈,他像是無法接受一般瞪大了雙眼:“怎可如此?父親,不,大師,此乃邪魔之舉......”

      他的同伴,自小一起長大的兄弟,戒卻沒多說什么。他握緊拳頭,深深地低下了頭。

      老者沒因為他口中的邪魔二字動怒,他只是自顧自地繼續說道:“不理解嗎?這就對了,慎,等你與戒理解過后,便是我苦說是時候魂歸均衡之時了?!?

      他轉過頭,那雙深陷在眼窩里的雙眼看著這對年輕的,不是血親勝似血親的兄弟,語氣頗為苦澀:“但我們必須維持均衡!明白嗎!不管為此付出多少,又或者背上怎樣的惡名,甚至是永世不得翻身,這都是可以接受的......”

      “因為這和我們要拯救的事物比起來,不值一提?!?

      “現在,下山去吧。我期待你們完成任務歸來的那一天?!?

      兩人默默彎腰行禮,退出了庭院。門外是一條下山的路,他們身姿矯健,步履如飛,宛如在平地上行走一般,很快就到了半山腰的一座涼亭里稍作休息。

      慎狠狠地錘了一下路旁的大樹,他語氣激烈地說道:“均衡......?!這算是什么均衡?!”

      戒坐在涼亭里的長椅上,他的語氣里聽不出喜怒哀樂:“大師說什么,我們便做什么?!?

      “你難道一點自己的想法都沒有嗎?大師就算再怎么德高望重,他說出這樣的話,難道你也要拿起屠刀去做個劊子手?!”

      “不,慎。我并非沒有自己的想法,我只是遵從教派那些古老經書之中的教誨。在過往,有很多與我們抱著相同念頭的人。但最后事實證明了一切:世界需要均衡?!?

      戒說得很是平靜,可他放在背后的右手卻握得緊緊地,甚至有些顫抖。

      慎像是看著陌生人一般注視著他,緩緩地搖了搖頭:“你真的明白我們現在要去做什么嗎?”

      “我們是要去殺人!殺死一群無辜的村民,他們什么也沒做錯。死的那群食人惡鬼罪有應得!”

      戒低下頭,不再去看自己兄弟那雙飽含悲傷與不解的眼睛。他的聲音很低沉,但足以讓慎聽清:“我們是要去維護均衡...僅此而已?!?/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