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你這條狗很漂亮,先生。就是太兇了?!?

      “...我得提醒你一聲,她是頭狼?!?

      何慎言坐在路邊的茶攤上,他慢悠悠地品著一杯茶,那個茶攤的老板興許是看見現在只有他一個客人,索性開始開口找話頭聊天打發時間了。但他顯然不怎么會選擇話題,又或者只是單純的沒有眼力見。

      他這句話讓母狼沖著他低吼起來,狼一旦做出那種表情,對于沒見過野獸的人來說,威懾力是很大的。野獸齜牙咧嘴之時,鮮少有人敢于直面它們的尖牙。

      茶攤老板的聲音聽上去像是快哭了似的:“...您能讓它別再沖著我呲牙了嗎?”

      “可以啊?!焙紊餮杂趾认乱豢?,他露出滿意的微笑:“但你得自己跟她道歉,記住,是她?!?

      茶攤老板小心翼翼地蹲下身,看著那頭漂亮的白狼,他努力組織著自己的措辭:“呃,這位,這位美麗的狼女士,很抱歉我稱呼你為狗——別咬我,我錯了!”

      他說出狗那個字時,母狼猛地向前一步,驚得他立馬閉上眼睛大聲呼救,但疼痛并未到來。他睜開眼時,母狼正以一種鄙夷的眼神看著他,隨后嗚嗚了兩聲。

      法師笑瞇瞇地看著這一切:“她說你們扯平了?!?

      茶攤老板松了一口氣,他再也不敢說那條狼的話題了,轉而談起了另外一件事:“您難不成是位修行者嗎?是僧人?不不不,我見過的僧人很少有您這么英俊的?!?

      “我?我只是個旅者而已,充其量只是有些特別......談到特別,你知道普雷西典最近都發生了些什么特別的事嗎?”

      提到這點,茶攤老板變得興致勃勃了起來:“您算是問對人了,我在這兒開店差不多十來年了。什么人我都見過,當然,沒見過您這樣的。普雷西典最近發生了什么嘛...讓我想想?!?

      他思考了一會兒,隨后說道:“非要說的話,就是最近老是有些諾克薩斯人到處亂逛,這個算不算?不過他們其實人還不錯啦,就是有點粗野。而老是嘴里談論著力量什么的......”

      “前陣子他們其中一個還因為這件事被普雷西典的一位武術家上門挑戰了呢,說他們在圣地談論如此粗俗之事實乃擾人清修?!辈钄偫习鍝u頭晃腦地說道,他試圖模仿那位武術家的口吻,連說出來的話都變得半文不白了起來。

      法師挑起眉,他點了點頭,隨后一口喝完了杯中的茶水:“感謝你的消息,另外,茶不錯?!?

      茶攤老板自豪地咧嘴笑了起來:“那是當然!我家的茶可是很有名的!您走好??!”

      -------------------------------------

      夜幕降臨。

      慎的呼吸很是不安,他難以維持以往那樣平靜的呼吸方式。蹲在他身邊的戒每過一會兒就能聽見他因為過度緊張而吞咽口水的聲音。

      “你得冷靜下來,慎?!苯涞吐曊f道。

      “我沒法冷靜,戒,我們是要去殺人......”慎同樣低沉地回答他。

      但實際上,戒的反應沒比慎好到哪里去。他感到自己手中的短刀滿是汗水,甚至透過了裹手,將柄都浸濕了。身上的衣服也令人發癢,在他此刻的視線中,世界都染上了一層晦暗的光。

      他們蹲在山崖上,俯瞰著山腳下的那個村莊。他們生活的和諧,此時正是人們用過晚飯,在村口或家中消磨時間準備入睡的時候。孩童們的嬉笑聲不時傳到他們耳中,讓兩人的表情更加凝重了起來。

      慎再次深呼吸了一次:“我們真的要這么做嗎?”

      “此乃均衡之道,你我別無他法......”戒低沉地回應,他對自己感到一陣反胃,惡心到絕望。

      天吶,我怎么說得出這樣的話?

      天完全黑下來時,他們摸進了村子。這里很安靜,他們來到村口的第一間房子,里面傳來一個男人的鼾聲。戒與慎一人蹲守在前門,一人翻窗進入。

      握著手中的短刀,戒從未感到如此難以抉擇。他看著那個熟睡中的男人,捫心自問:我真的要殺了他嗎?這是一個活生生的,無辜的人。他從未做過壞事,最大的惡可能只是在背后說人家幾句壞話而已......

      我真的要殺了他嗎?

      他再次這么問自己。

      片刻后,戒滿手鮮血地打開門從屋子內走了出來,他表情陰沉。慎看著他手上的鮮血,問道:“你真的......?”

      “別問了,該你了?!苯浯驍嗔怂?。

      他們離開屋子,這次輪到慎翻窗進入了。戒在門口站立,他解開左手的裹手,那里有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鮮血就是從那兒冒出來的。他看了一眼,隨后將裹手包的更緊了。

      沒過一會,慎翻窗爬了出來。

      “我做不到?!彼纱嗬涞卣f。

      戒瞪大雙眼,他低聲呵斥:“你在想些什么?這是均衡——”

      “別裝了,戒。我聽得見那男人的鼾聲,你根本就沒殺他吧?!鄙鞔驍嗔怂?。

      這個年輕人抬起頭,他艱難地,一字一句地說道:“我們現在就終止這還未開始的殺戮吧,戒?!?

      “但這是苦說大師的命令...你我都是均衡的弟子,我們必須遵從?!?

      “這是錯誤的命令,不,我不會遵從的。你明白他要我們做什么嗎?他要我們去殺人!殺無辜的人!看看那些人吧,難道你下得去手嗎?”

      慎回頭指了指屋子:“那里面躺著一家三口!那孩子甚至還沒到我腰高——!你下得去手就去做吧!戒!但我是做不到!我寧愿回去受罰!”

      慎說完后,喘著粗氣,深一腳淺一腳地朝著村口走去。像是說完這些話就花費了他全部的力氣一樣。

      沒過多久,戒跟了上來。慎不咸不淡地問道:“你跟上來干嘛?”

      “你少管?!?

      “呵,怎么,你也要跟我一塊回去受罰?”

      “......閉嘴,不然我就揍你一頓?!?

      “你打不過我?!?

      “有本事讓我用拳刃?!?

      兩人一邊爭吵一邊遠去了,但,在他們離開不久后,另一伙蒙面并且身背短刀的人便出現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