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那位學者的住處并不難找,甚至談得上非常顯眼。艾歐尼亞人大多采用木制建筑,少數人會選擇自己燒制的磚塊。但這位學者住的地方是一整座黑色的尖頂塔,高聳入云,非常壯觀。

      “好吧,拉查。你覺得我們應該上去碰碰運氣還是現在就離開?”漁夫嘆了口氣,問道。

      “怎么了?你為什么這么說?”

      “因為他住在這種地方,要價肯定很高。而我們沒什么錢?!?

      就在這時,從他們身后走過來一個年輕人。他滿頭白發,很健壯,但比起像塊城墻似的漁夫還是遠遠不如。他手上抱著一個木箱,對兩人說道:“勞駕,請讓讓,我要過去。另外,何先生不收錢,你們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上去找他幫忙,我可以幫你們帶路?!?

      拉查與漁夫對視一眼,漁夫說道:“那我們就卻之不恭了,先生,感謝你的幫助。怎么稱呼?”

      “戒?!蹦贻p人淡淡地說道,隨后來到那扇厚重的橡木門前,他用腳踢了踢木門。那扇木門上的銅把手搖晃了起來,他們聽見木門發出了聲音:“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用腳踢我?”

      “這是你自找的,門。你明明就看得到我,但你就是不開門?!苯浠卮鸬?。

      在他身后,不管是漁夫還是拉查都瞪大了眼,他們可沒想過會看見這種場面。

      “好啦,你干嘛這么兇?我只不過想跟你開個玩笑而已......”門嘀嘀咕咕著打開了,后面是一整片黑暗,本應該是天花板的地方現在倒映著美麗的星空,數不盡的繁星與各類星球在其上緩緩旋轉,有離得近的甚至能夠發出聲音。

      面對這般奇異的景象,戒卻嘆了口氣,不耐煩地說道:“今天是誰當班?算了,不管是誰,趕緊把眺望模式關掉。我們有客人!”

      黑暗中傳來一個聲音:“誰???戒?哦,不好意思,我忘記將模式調整回來了?!?

      拉查與漁夫看到那景象瞬間便消失了,拉查感到一陣遺憾。他看到一把掃帚搖搖晃晃地在地板上跳了過來,對戒說道:“你今天又去哪兒了?慎又受罰了,他還是搞不清楚先生告訴他的精神領域實際運用?!?

      “只是出去買了點東西而已,他又受罰了?哈,活該?!苯錈o情地嘲笑著他們提到的那個慎,隨后放下了手里的箱子。

      他轉頭對二人說道:“你們來這兒有什么事?”

      漁夫將自己的態度放的很低,他不是個白癡。這樣的景象可不是學者能做到的,那位素未謀面的何先生必定是個強大的人,八成是位法師。

      他低頭,恭敬地說道:“我們想要找一位喚靈師,聽說何先生是位知識淵博的學者,同時還是一位周游四方的旅者,便想來此詢問?!?

      戒思考了一會兒,他說道:“喚靈???其實這事我就能做,不必麻煩何先生了。他最近在忙著研究一些東西,你們想為誰喚靈?你們的親人嗎?逝去多久了?”

      拉查與漁夫再次對視一眼,拉查上前一步,他嚴肅了起來:“這件事可能會牽連到一些其他的人,您確定您想知道嗎?”

      在拉查與漁夫的推測中,這件事會牽扯到許多人——大部分都是漁夫的猜測,他從尸體上的傷口辨認了出來,兇手有多個,且慣于用刀。下手干脆利落,男女各不相同。而且實力應該都非常強,且經常做這種事。那天晚上,別說慘叫聲。漁夫甚至都沒聽見腳步。

      他們猜測過許多人,但都覺得沒有理由。到底是誰會去殺跟他們無冤無仇的人呢?何況是連小孩都不放過?在漁夫的理解里,只有復仇能讓人這么沒有底線。

      戒皺起眉,他也嚴肅了起來:“向我說說吧。不管是誰,我都會為你們主持公道的。殺人償命,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拉查簡單的將事情說了一遍,而后,戒的反應讓他感到非常的奇怪。

      他的臉色先是陰沉,隨后變得愧疚起來。最后是因羞愧導致的漲紅,在得到村子的名字后,他更是直接跪倒在地。

      戒從腰帶中掏出一把短刀,他雙手奉上,遞給拉查。低著頭沉聲說道:“實不相瞞。鄙人在幾個月前乃是均衡教派的一員,如果不出意外,閣下村子的慘劇應當便是教派所為?!?

      拉查大吃一驚。

      他從沒想過求助能求助到兇手頭上,但這個人的態度讓他怎么也沒法接過刀。他畢竟只是個年輕人,但漁夫就干脆的多。

      漁夫拔出劍,問道:“你是否參與了屠村?”

      戒回答的毫不猶豫:“沒有,我嘗試過,但我下不去手?!?

      他抬起頭,看著漁夫,那眼中居然帶著一抹解脫,隨后又將腦袋深深地低了下去,擺出一副引頸受戮的姿態:“請動手吧?!?

      漁夫沒讓他得償所愿,他收回劍刃。隨后淡淡地說道:“冤有頭,債有主。這不是你們艾歐尼亞的古訓嗎?你既然沒有殺人,只是教派的一員,我們又為什么要對你動手?我可不想死后面見先祖時告訴他們我殺了一個無辜的人?!?

      戒依舊跪倒在地,他深呼吸后,說道:“我可能并不無辜,您有所不知,我雖沒有動手,但他們是在我之后進入的村子。我沒發覺他們的到來,也沒能阻止他們。從這一點上來看,我依舊有罪?!?

      “得了吧,小子。你是在遷怒自己,我看得出來,你做不出來這種事的?!睗O夫搖起了頭,他接著說道。

      “能做出那種事的人,要么是瘋子,要么是不覺得自己瘋了的瘋子。我還是分辨得出正常人與瘋子的。至于你,你正常的很?!?

      他轉頭對拉查說道:“看來不需要喚靈師了。艾歐尼亞的那句話還真沒說錯,緣分真的很奇妙,你說呢?”

      拉查點了點頭:“但我們還得找一位僧侶為大家超度,否則他們會給我們托夢的?!?

      戒猛地抬起頭:“我可以幫你們這個忙!”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