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原本四人的隊伍只剩下三人,漁夫離開了。他說自己還有事情要去做,拉查不知道他回去會面對什么,但從神龍的話語中,他覺得漁夫應該會面對許多危險。

      不過,有了那位僧人的加入,就又變成了四人,

      “愿自然之靈保佑你,漁夫?!?

      在離別的關頭,拉查對他說道。

      漁夫哈哈一笑:“我的全名可不叫漁夫,但用艾歐尼亞的語言說出來太麻煩了,所以這些年才讓你們一直叫我漁夫,就叫我克達爾吧。愿你如同弗雷爾卓德的堅冰一般堅強,再會了,我的朋友?!?

      就這樣,他離開了。

      -------------------------------------

      再次回到村子,已經是九月份。樹木與雜草瘋長,田間到處都是雜草的影子。拉查還看見一些動物在其中跑過。這里只剩下一片寧靜。

      僧人放下手中的包裹,他瞇著眼看了看天空,隨后席地而坐:“等到今晚,便可正式超度了?!?

      戒與慎的目光頗為復雜,他們看著這村子無人的房屋,兩人始終沉默著不發一言。

      拉查推開自己家的房門,到處都是灰塵。但好在沒有鹿或者其他東西闖進來,至少他離開時那些東西是如何擺放的,現在也乖乖的待在原地。

      他嘆了口氣,走到自己的床邊,拿起一個非常破舊的木制風車,說道:“父親,我做到了?!?

      “我成功的找到了愿意超度大家的僧人,至于喚靈...兇手已經死了,我們甚至沒有去找他。原本我都做好了付出生命的準備,但你說得對,準備永遠只能是事前準備?!?

      “我不知道你在那邊和媽媽過得如何,但我希望你們一切都好。很快,我也會離開村子。我不知道我要去哪兒,或許去溯極禪院成為一名行腳僧?我不清楚,希望你們能保佑我?!?

      時間過得很快,夜晚說到就到。

      僧人從冥想中醒了過來,他站起身。早就在一旁準備好的拉查與戒、慎二人迎了過來。拉查問道:“您還需要點別的什么東西嗎?我曾聽過,僧人們超度都需要一些器具?!?

      “不,什么都不需要?!鄙似胶偷男π?,他像是未卜先知一般來到了那片河邊的墓地。

      能量的細流開始圍繞著他匯聚,拉查感到原本有些涼意的夜晚正在變得越來越熱。僧人的身上散發出金光,配合著他那副形象,看上去活像是寺廟里供奉的神明或先祖雕像。

      他雙手合十,虔誠地低下頭。

      附近樹林里開始走出一些動物。鹿、狼、松鼠、甚至就連毒蛇蛇都緩緩爬行而來。卻并未互相攻擊,又或者躁動的鳴叫。它們仿佛是受到邀請前來觀看一般,就那樣站在原地。而附近樹干的枝上站滿了拉查叫不出名字的鳥兒,離他們最近的那棵樹在頃刻之間便抽出了一只新芽。

      僧侶悲傷地嘆了一口氣,脫下自己的麻布上衣:“因他人之錯誤而橫死的無辜者們啊,長眠已久的死者們啊,我請求你們......請求你們投入極樂,去往來生?!?

      拉查感到汗毛豎起,他手腳仿佛麻木了一般定在原地。因為村子里的其他人,那死去的六十三個人的靈魂正在他們的墳堆上緩緩站起。從那簡易的木頭墓碑中緩緩鉆出,虛幻的藍色身體,眼中充滿了對生者的怨恨。

      但他們并未開始活動,而是就那樣僵硬的站在原地。僧人眼中的悲傷越來越濃,他甚至流出了眼淚,像是對他們的遭遇感同身受一般。

      “我雖無法理解你們的痛苦......但我愿意為你們承擔它?!彼]目流淚,身體上的金光越來越濃,在達到了某個極點后轉變成為了白色的熒光。照亮了夜空,不知從何而來的粉紅色花瓣隨著氣流包裹住了這片河灘墓地。

      “只求你們能放下仇恨,邁向極樂?!彼又f道,與此同時,一個怨靈尖叫了一聲,拉查立刻認出了他。那是住在村尾的利特,他撲向僧人,虛幻的身體穿過了他。

      僧人悶哼一聲,喉嚨處出現了一道淺淺的白痕。拉查突然感到一沖顫栗,他為自己那個可怕的猜測顫抖不已——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樣,怎么辦?

      利特就是因為被割喉才死的。

      在穿過僧人后,利特緩緩消失了。他淡藍色的靈體化為一陣白光逐漸飄往天際。

      接下來的半小時,是拉查人生迄今為止最為難熬的時光。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鄉親們的怨靈一個接一個的穿過僧人的身體。他承擔著一切疼痛,割喉、捅心又或者是窒息。

      不管遭到什么疼痛,他都未曾移動一步。只是雙手合十立在原地,戒與慎早已背過身去。他們嘴里不斷默念著經文。

      拉查飽含敬畏地看著這一切,他擔憂地看著僧人。他從來不知道超度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如果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讓他死了怎么辦?那樣的話,拉查將永遠不會原諒自己。

      但僧人沒死。

      待到那六十三個充滿怨氣的靈魂消失后,僧人睜開了眼睛。白光緩緩消散,花瓣飄落在地。動物們都鳴叫一聲,隨后緩緩消失在了樹林中,就連蛇都朝著他吐了吐信子。

      拉查連忙跑到僧人旁邊,想要扶著他。卻被拒絕了。

      “不,拉查。不要碰我,否則你會很疼的?!彼绱苏f道。

      拉查看見,他的胸膛與背后不知何時出現了大片大片的紋身,玄妙的圖案與古老的文字交織著形成一幅文卷。只一眼便讓拉查頭昏。

      僧人對他說道:“你村子里的人死得著實無辜,又因死去太久未曾被超度而飽含怨氣。我別無選擇,只能吸收掉他們死前那痛苦的記憶,保存在我自己身上。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去往來生?!?

      他穿上衣服,咳嗽了兩聲,整個人一下虛弱了許多:“如此這般,事情便算是了結了。我要回到禪院里去了,就此別過?!?

      僧人說完便提著包裹,毫不留戀地離開了。

      直到他的身影緩緩消失,呆立在原地的拉查才想起,他都沒向拉查要過任何回報。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