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恕瑞瑪的黃沙帶著歷史的厚重,這很難得。這地方的歷史過于古老了,以至于就連這些隨處可見的沙子都帶上了魔力的氣息。

      何慎言背著手,風跟在他身邊,他們在沙地上快速掠過,速度快得就像是鬼魅。

      他在某個地方停下,低下頭,看著腳下只露出一個小角的建筑物,法師點了點頭:“看樣子我們到了?!?

      他打了個響指。

      黃沙散開,這座被埋藏在地下上千年之久的巨塔憑空拔起。黃沙抖落,大地震顫,最終,當煙塵散去時,出現在他與風眼前的是一座雖殘破但卻仍然不減榮光的巨塔。

      何慎言吹了聲口哨,他顯然心情非常愉快,不過,現在還不是進入這座塔的時候。

      他拿出金杯。

      “好吧,讓我們來接著解迷——你干嘛那么看著我?”

      風側過腦袋,法師翻了個白眼:“別以為這次我能讓你糊弄過去,再抱怨一次晚上你就沒東西吃了,風?!?

      說完,他舉起金杯,恕瑞瑪劇烈的陽光照射在這杯子上。從杯底的兩個小孔中竄出,巨塔開始震動,與空氣中的魔力發生共鳴。星星點點的魔力熒光從杯中散發了出來,一個女人出現在何慎言面前。

      說是女人其實不太準確,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神去描述,她只不過是個虛幻的靈體,而且沒有自我意識。

      這女人一身盔甲,手中提著一把巨劍。她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像是因為年代過于久遠了一般,法師只能聽清四個字:“王室后裔?!?

      說完,她便消散了。

      “所以下一步是找到這個王室后裔...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先放一放?!?

      何慎言轉過頭,滿天的黃沙之中緩緩走出一個黑影。他犬首人身,手中提著一把奇異的武器。說是拐杖,但太過巨大,且有著斧頭似的構造。但說是斧頭,它的造型又不太像。

      這高大的犬首人開口了,他的聲音低沉粗?。骸澳吧?,是你讓巨塔升起的?”

      法師并未回答,他以奇異的眼神注視著這個犬首人,那目光讓他感到一陣冒犯。犬首人露出尖銳的牙齒,用手中的權杖狠狠敲擊了一下柔軟的沙子。大地為之震顫,他的聲音變得如同洪鐘大呂一般,在沙漠中回蕩。

      “回答我的問題!陌生人!否則你將會得到來自內瑟斯的怒火!”

      法師仍未作答,他黑色的瞳孔被瑩瑩藍光替代了,何慎言興奮地笑了起來:“我必須承認,不管是誰把你們造出來的,祂都是個天才?!?

      “你——!什么?!”內瑟斯惱怒地揮動手中的權杖,便想給這個性格怪異的凡人一點苦頭嘗嘗。他見過太多這樣來到恕瑞瑪試圖褻瀆他們歷史,偷走其中文物的人了。這個雖然比較特殊,啟動了巨塔??梢膊贿^只是個凡人。

      可當他想要讓那凡人腳底的沙子升起,將他包圍之時。卻發現自己居然無法再驅使這些黃沙了。

      “別那么暴躁,我對你們可沒什么惡意。搞不好你未來還得謝謝我呢?!?

      何慎言聳了聳肩,他將手里的金杯扔到內瑟斯的腳底,接著說道:“出于禮貌,我不想翻看你的記憶。所以,你介意直接告訴我飛升儀式到底是什么嗎?”

      “癡心妄想!”

      內瑟斯憤怒地低吼,雖然他無法再操控那些黃沙。但他仍是一位飛升者,一位半神。他依舊可以操控死亡。

      他動了動手指,一股異香傳來。死亡之花在他身后憑空出現,緩緩綻放。但這內瑟斯所掌握的最可怕的力量卻對面前那個凡人毫無用處。

      他真的是凡人嗎?

      內瑟斯開始嘲笑起自己的魯莽來,他在內心狠狠咒罵著自己。你真是迷失太久了,連腦子都扔在沙漠里了!他明顯就不是凡人,搞不好是那些星靈中的一個!

      “哦,你還能操控死亡......我看看,腐蝕、加速衰老、病痛......不錯的詛咒?!?

      他輕描淡寫就說出了內瑟斯驅使的那股力量的真相,更讓他心中一凜。犬首人握緊手中的權杖,如無必要,他不會再次使用這份力量。但如今看來不得不用了。

      正當他打算再次像以往那般喚起靈魂烈焰與黃沙加諸己身時,法師卻與那條一點都不畏懼他的狼緩緩消失了,只留下一句話還在沙漠中回蕩。

      “我可不想被迫殺了你,朋友?!?

      內瑟斯站在原地,他不知如何是好。種種疑問在腦海中盤旋,最終,他也只是默默走進了那座剛剛升起的巨塔之中。

      -------------------------------------

      “飛升者們必須通過太陽圓盤的儀式才能進行飛升。他們會變得極端的強大、長壽、且擁有特殊的力量?!?

      法師坐在椅子上,他面前漂浮著一個光點,法師正對著它說著一些話,記錄著些什么。

      “有理由相信這個過程還有其他我不了解的東西存在,遺憾的是我并不能直接進行這么大范圍的時光回溯。那樣會導致現實崩塌,但目前可以先把目光放在飛升者們身上。掌握了他們的秘密,興許我能給自己找點別的樂子...飛升者杰洛特?聽上去不錯,就是不知道那家伙愿不愿意了?!?

      “沙漠下隱藏的虛空是個問題,純粹的惡意與貪婪,很少見。它們的每一個造物都符合彼界之物的定義,但有一點不同。它們屬于這個宇宙,因此并非來自無盡星海。有趣,難不成是哪個外面的東西跑到這兒來產下了子嗣?”

      “就在剛才,比爾吉沃特海底下的那東西又向我發來了‘通訊申請’,不過我目前不是很想跟她打交道。什么時候抽出時間去一趟暗影島吧,我對那上面的詛咒也很感興趣,說不定能讓我的詛咒法術擴充一些...哈,我在說什么呢?我從不詛咒別人?!?

      他撫摸著風毛茸茸的腦袋,繼續說道:“至于那些遠古惡魔的調查也可以告一段落了。根據書籍、傳說與我探查到的一些東西看來,它們只是古老惡意的具現化而已,并非是我認知中的那種惡魔。但威脅依舊很大...當然,對我沒什么威脅?!?

      “或許可以等到慎與戒成長起來讓他們去處理...我本以為這世界的情況并不復雜,沒想到現實還是給我上了一課??磥砹_德蘭的人們要搬來新家需要等一段時間了?!?

      風頂了頂他的手心,法師低頭一看,她正用渴望的眼神看著自己:“好好好,知道你餓了?!?

      他隨手拿出一份龍心放在地上,風的改造快要完成了。如果不出意外...她會成為這世界上第一匹會飛的狼。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