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實際上,可能不僅僅是會飛那么簡單。

      對風的改造是一步步進行的,法師以前沒做過耗費時間這么長且如此潛移默化進行的改造。這件事對他來說倒也顯得頗具樂趣。

      風清楚這件事,但她還不知道這件事會對她造成的影響。這頭狼可能只是覺得自己吃的越來越好而且胃口越來越大了而已。

      望著趴在地上吃著那一盆龍心的風,何慎言輕輕笑了笑。他開始理解古一與西索恩的某些心態了,有時候,你必須得給自己找點樂子。

      -------------------------------------

      沙漠會吞噬你。

      是的,沙漠會吞噬你。

      恕瑞瑪人都知道這句話,但很少有人真的見過那場面。

      霍恩比是其中之一,他是少數直面過那場面還能活著回來繼續訴說自己的遭遇的人。他失去了自己的右腿,這在恕瑞瑪基本等同于宣告他的死刑。但霍恩比口才不錯,他索性輾轉于各地的酒館內,當了個吟游詩人。

      他劫后余生的經歷和恕瑞瑪本地的傳說故事在酒館內頗具人氣,這也讓霍恩比的生活沒那么艱難。至少他有得賺,能夠養家糊口——只有一個人的家還不好滿足嗎?

      今天也一樣,他在酒館里說著故事。

      “那個生物有著紫色的外殼,它丑惡的六只復眼在黑暗中凝視著我,我能看見那畜牲眼中的惡意。我別無選擇,只能拔腿就跑......”

      酒館內,霍恩比坐在高臺上說著這段故事,臺下的人們喝著酒,聚精會神的聽著。

      一個男人喊道:“嘿!吟游詩人,那東西大不大?”

      “很大,有小牛犢大小。而且它們非常多,還會飛。我的腿就是被它們從黑暗中飛出來扯掉的。黃沙在上,我從未想過它們的爪子如此尖利?!?

      另外一個人說道:“天吶,這也太可怕了。我希望你說的只是故事?!?

      霍恩比答道:“先生,只要您不靠近那片區域,我相信這對你們來說就只會是一個故事?!?

      “再說一遍,吟游詩人,再說一遍那地方在哪!”

      “法拉杰賽。記住了,先生。永遠不要靠近那地方,尤其是在晚上?!被舳鞅揉嵵仄涫碌恼f道。

      他不知道這些醉醺醺的漢子在聽完他可怕的故事后會不會當真,但他不想再看到有人被那些東西吞噬了。

      法師坐在臭烘烘的酒館里,風趴在他腳邊。對于各地風土人情的考察其實也算得上他研究的方向之一,世界之間這些相似卻又不同的地方很是有趣。這個吟游詩人倒是意外之喜,他身上有著那些東西的氣息。

      法師本以為他就像是所有那些接觸過彼界之物的凡人們一樣,會被腐化,因此身上才有著它們的氣息。沒想到這個男人意外的好運,他不僅神志正常,還能依靠自己過去的不幸經歷混口飯吃。

      雖然他可能根本就不想以這種方式謀生就是了。

      但這依舊是個值得注意的問題,在他的視界里,那吟游詩人身上有著一縷飄忽不定的紫光,圍繞著他的身體上下飛舞。這明顯是個獵殺標記,法師有些疑惑。

      通常來說,彼界之物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吃掉的對象——除非你大到甚至讓它們都一時吃不完,它們才會把你拖進星空的彼端,慢慢分食。

      但這個凡人有何能耐?能讓虛空暫時放過他,只是做下一個標記?何慎言突然意識到,他對虛空的認知可能有誤。彼界之物與虛空或許相似,但絕對不是同一種東西。虛空...可能已經擁有了智慧,而不是彼界之物那樣純粹的無理性生物。

      他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如果他的猜測屬實,那么虛空必須被徹底清除。

      最后看了一眼那吟游詩人,法師伸出手將他身上的那縷氣息摘除,就像揮揮手彈走面前的灰塵。在下一個瞬間,他已經來到了法拉杰賽,那吟游詩人所說之地。

      他低頭對風說道:“你得先回去一趟了,風?!?

      后者對他報以一聲疑惑的叫聲,何慎言耐心地說道:“不,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很危險。雖然就算你被腐化我也能把你救回來,但......回去吧?!?

      風沒再堅持,她任由法師將她送回了位于艾歐尼亞的法師塔。戒與慎正在那修行。

      恕瑞瑪的夜空非常美麗,與艾歐尼亞不同。這里沒有植物與建筑的遮擋,繁星仿佛就在眼前。在他與星空之間再無其他阻攔,法師緩緩飄起,他的黑袍開始鼓動,眼中再次燃起赤紅的光。

      吟游詩人沒有說錯,沙漠之下的確隱藏著可怕的東西。

      他朝著天空伸出手。

      群星在他的意志下緩緩散開,接著又重合在一起,來自古老卷軸之中的禁忌法術在今日重見天日。

      “群星已然歸位——”

      古樸而拗口的語言從他的口中說出,龐然星光從天而降,照射在法師身上。恕瑞瑪的夜空中憑空出現了一顆巨大而明亮的星辰,散發著藍色的明亮光芒,使黑夜變得如同白晝。

      藍光代替了他眼中的赤紅魔力,法師低下頭,看著已經開始躁動不安的沙漠表面,揮下了手。

      星光大盛。

      純粹的毀滅融化了沙漠表面的黃沙,風暴開始聚集,又在下一個瞬間消散。在這樣的偉力面前沒有任何生物能夠存活,除了何慎言一人。法拉杰賽沙漠的表面徹底消失了,只剩下一個巨大的、至少有幾百米深的圓形深坑。其中還燃燒著藍色的烈焰。

      一個拼造的生物從深坑中緩緩爬起,它無非被形容,因為任何凡人在看到那東西的第一眼都會失去自己的理智。它的外殼散發著瑩瑩紫光,用兩條節肢站了起來,朝著天空中的何慎言發出一聲狂吼,聲音嘶啞而難聽。

      法師心中一沉,并非因為這怪物。他剛剛用的法術對于一般的彼界之物而言是絕對的毀滅。但對虛空來說,它們居然已經開始適應了。

      是的,他沒看錯。那如同高樓一般巨大的生物的幾丁質外殼上的紫光已經開始轉變為藍光,它不僅從那打擊中幸存,甚至還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直接適應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