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內瑟斯嚴肅地站在塔頂,這座在沙漠地底沉睡數百年之久的巨塔對他而言并不陌生。在古老的時代,古恕瑞瑪帝國會在征服一個區域后豎起一座這樣的塔,作為證明,也作為某種安全措施。

      其上會被施加強大的魔法,由重兵把守。還有數不清的法師每年輪換,為塔上的魔法提供魔力。這巨塔便是帝國武力的證明。

      但,到了現在,塔除了依舊完好以外,魔法早已失效。實際上,看見塔依舊完好就足夠讓內瑟斯驚訝了。

      他看著面前那顆巨大的藍色星星,犬首人的臉上除了嚴肅別無其他。

      是星靈們的手筆嗎?它們怎么敢再一次出現在恕瑞瑪的大地上......

      他握緊手中的權杖,憤怒不可遏制地在心中生長。恕瑞瑪帝國的第一次衰落便是因為虛空入侵,而那可憎的東西第一次出現在世界上便是因為它們。

      那時,恕瑞瑪的發展在瑟塔卡女皇的帶領下逐步攀上高峰,他們一點一點擴大疆域。在天神戰士與瑟塔卡的帶領下,帝國無往不利,一度占據了世界上大多數的位置??稍谒麄冇龅桨ㄎ鱽啎r,一切都改變了。

      艾卡西亞人自然不愿意被征服,內瑟斯理解這點。但他們受到了星靈的蠱惑,不知從哪里找到了它,找到了那位于瓦羅蘭之外的貪婪化身,純粹的邪惡。

      虛空。

      在瘋狂的艾卡西亞人釋放虛空過后,這個國度在頃刻之間便毀滅了。

      恕瑞瑪不會對此無動于衷,他們在艾卡西亞抗擊虛空多年。凡人們對這種超出他們認知之外的力量毫無反抗能力,因此只能由天神戰士,即飛升者們前去戰斗。在那場大戰中,恕瑞瑪勝利了,但也失敗了。

      原因無他,作為飛升者之首的瑟塔卡女皇死去了。

      這對帝國的打擊是致命性的,飛升者們誓死守衛的王權領袖隕落。虛空的威脅也不再迫在眉睫。內瑟斯曾經在帝國的大圖書館里查閱過有關這方面的資料,那些僅存的殘卷都對這件事忌諱莫深,從那些只言片語中,內瑟斯得到了一個讓他無法相信的真相。

      飛升者們開始了一場內戰,席卷了整個大陸,波及了所有的凡人,也因此得到了一個蔑稱:暗裔。

      這或許是人之常情,但內瑟斯不愿相信這點。他們得到了如此高貴、如此強大的力量,便理應帶領著凡人們前進??伤难哉Z無法改變數千年前的歷史,在那個時期,飛升者們的內戰毀滅了一切,帝國于頃刻之間崩塌。而星靈們再次出手了。

      它們交給了凡人狡詐的詭計,囚禁了那些僅存的飛升者。帝國一度沉寂數百年之久,好在瑟塔卡女皇的血脈并未讓她的國家失望,恕瑞瑪再度站起......卻又在一場背叛中分崩離析。

      回憶起這段痛苦的過去,犬首人的眼中不可避免的閃過一絲悲痛。他從那百米之高的巨塔上一躍而下,輕巧地落在沙子上。朝著那星光降臨的區域緩緩走去。

      他必須前往現場,恕瑞瑪衰弱至此。他或許是僅存的天神戰士,就算已經沒有人再信仰他,而那個他為之奮斗的帝國也已消失。但此處仍是恕瑞瑪。

      -------------------------------------

      何慎言在進入工作狀態后基本就不會再管其他事情,這件事是個不算秘密的秘密。無論是斯特蘭奇還是托尼都知道這件事,他們也盡可能的在法師進入到這種狀態時不去打擾他。畢竟那時候的他看上去真的很嚇人。

      他此時飛在百米高空,俯瞰著腳下那個正朝著他咆哮的怪物。手指輕輕一點,數不清的黃沙便從地面上飛起,在他面前形成了一把巨大的劍刃。那些微小的沙子以一個頻率瘋狂的震動著,任何擋在這把劍面前的東西都會在瞬間被毀滅。

      那個怪物也不例外。

      它的幾丁質外殼被輕而易舉的切開,沒有鮮血流出,外泄是純粹的紫色能量。它們流到地面上,眨眼間便形成了一些聚在一起的圓形的紫色卵莢。何慎言的表情更加陰沉了,黃沙巨劍穿過了怪物的身體,將它牢牢釘在地上。

      他的魔力化作一道巨大的深紅鎖鏈,將這怪物捆綁了起來,使得它動彈不得。法師緩緩落近地面,他注視著那在數十秒內便極速鼓動起來的卵,厭惡地搖了搖頭。

      揮揮手毀去一些,只留下一個。

      “記錄:生長速度極快,且對任何環境都具有適應性?!?

      他看著那卵,一旁的怪物鳴叫起來。何慎言看了它一眼,握緊右拳,四周的空間破碎,一個黑洞出現在原地,將怪物吞噬了進去。

      他開始等待,在一分鐘后,卵的鼓動達到了某個極端,噗的一聲輕響,一只有人手掌大小的蟲子從中爬了出來。

      它的紫色幾丁質外殼與那怪物如出一轍,頭部頂端有著六只復眼,有著三對爪子和一對尖銳的刀刃。

      “記錄:剛剛出生便已對凡人具有不俗的殺傷力?!?

      那生物緩緩飄了起來,它的口器張開,朝著法師發出尖銳的鳴叫。精神力觸須舉著它翻來覆去,何慎言操控著觸須扯下它的一只爪子,這生物沒表現出一點點疼痛。

      “記錄:我覺得可以下結論了,這種東西是純粹的生物兵器...”

      他突然嘆了口氣:“真沒想到我又要和蟲子打交道了,該死?!?

      那小小的虛空生物被他隨意的用魔力崩解成了碎片,深坑中依舊燃燒著藍色的烈焰,法師雙手合十,魔力震動。仿佛時光倒流一般,不知從何出現的沙子便再次將這地方掩埋了起來。

      他布下了超過十個大型的凈化法術和警戒法術,如果那些東西再次出現在這里,法師會第一時間得到消息。

      做完這一切后,他轉過頭,在不遠處的黃沙之中,一個犬首人正朝著他緩緩走來。這頗有既視感的一幕讓何慎言搖了搖頭,他說道:“還真巧啊,這么晚了難不成你不睡覺的嗎?”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